Kicity* The Blog

2017.8.7

2

2017.8.7

一直都想写些什么,可思来想去,却总是觉着会发生言不及义的错乱,生得一通笑话,自惭形秽,惹得一身的笑,一身的话

儿时曾试图采集一株木棉籽,想着,在来年春,埋下,三两年,没准就出了芽,生了树,长了花

三年后,家门口果真添了束棉花,蓬松极了,很是欢喜 (更多…)

夜吟

夜吟

1. 和老马吐槽的日常

“这大热天哎呦,真是,就应该在家里呆着!”
“你再说一句,就把博物馆门票钱给我!”
“气温36度,体感温度45度,我跟你跑天津来看大炮,真是服了。”
“不看大炮你不是更白来了么。” (更多…)

Z275

Z

一棵棵白杨树从窗外飞驰而过,我意识到,我即将离开这座城市。

我见过很多城市,极寒的、极高的、繁华的、不毛的、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全城戒备的、海风吹拂的……这座城市并不能排上多么靠前的名次—她诞生在黄河边,生长在风沙里,样貌、气候或是经济都并不出众。离这里不远就是一片无尽的大漠,我刚刚从那里回来,满鞋都是细沙,让我想起拉古那海滩的日落。这是我第一次和沙漠如此亲密接触,让我以后再写排比句时又能多一项了。

但我留恋的,是后排那个无比熟悉,而现在又似乎有些陌生的身影。我想伸手摸摸她,如果可以,再抱抱她,能再亲亲她柔软的脸蛋就更好了—当然,如果可以,我更愿揽她入怀,轻声告诉她,跟我一起走吧。 (更多…)

路上

路上

那是一头壮实的牦牛,哦不,一群,他们的脖子上挂着花花绿绿的缎带,有一头小牛的脑袋上还插了一簇木签子,仿佛是只羊。

跟着牦牛的脚步,沿着天路盘旋而上,历经了上百个发卡弯,也居高临下拍了数十张照片—有一些还真的不错。

云雾就在山的半截,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作为一个吹着干燥的西北风长大的孩子来说是了。仿佛沿着长满绿树的坡一路上去就可以够到它们。终于,我的期盼没有落空,车沿着山路一路上升,钻进了一团团的云雾之中,肉眼可见的水汽让我觉得像是在飞机上一样。从下面看,大概我们已经强行穿进云里了吧。 (更多…)

重庆

重庆

那是一栋老楼,墙皮早已被雨水剥离。她在门口,我在楼梯上面呼唤她的名字。我看到了楼道两侧的开锁广告、自行车和她身上的光。她转过头来用当地语言回应了什么,清脆而怯懦地。那是下午的星期三,到处都是树,我们被它们吞没。

林昊的精神世界 无尽列车 (三)

林昊的精神世界

第一部 无尽列车

第四章 解谜

列车突然剧烈地颤动,林昊被晃得眼睛出现了虚影。在亦真亦幻的车厢内,卖唱的人和自己的投影,简直就要合为一体了。

等到回过神来,林昊已经被吓得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今天一天太反常了,他只想赶快回到家。

“你很快就能回去了。”卖唱的对他说。 (更多…)

林昊的精神世界 无尽列车 (二)

林昊的精神世界

第一部 无尽列车

第二章 约会的一天

顶着黄睿彬的强烈反对,林昊终于主动将丁言约出来玩。只是留恋于从前的回忆,还是真的向渣男迈出了一步,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他。

不管怎样,这个邀约还是让丁言乐开了花。她丝毫没有忘记,之前他怎么躲自己,甚至于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还把基友带来救自己离开。

当然,林昊也没忘记,之前是她背叛了自己。但这些不好的回忆。林昊和丁言都选择了忘记。 (更多…)

林昊的精神世界 无尽列车 (一)

林昊的精神世界

第一部 无尽列车

第一章 没有终点的列车

“列车运行前方,是牡丹园站。”

列车轰鸣,行驶在隧道中,地上和地下都已是深夜。林昊挤坐在两个人之间,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一个5×6的花花绿绿的方格,似乎是一款和他一样无趣的游戏。

其实这款游戏本就不需要怎么动脑子,而他又装了一个辅助器,更是连手都不用动。他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四周,有时会用没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撩一下头发——太长了,会经常遮住眼睛。他的女朋友一见到他就会劝他去理发,而他的基友们一见到他就会调侃他说:

“你女朋友咋还没跟你分手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