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D.P专栏

D

YANG的北上铁路纪行 上野-仙台-青森-札幌-小樽-室兰-洞爷-钏路

Y

东北新干线-隼 新函馆北斗
新干线的名字一向中二,隼还算是其中有那么一点意境的。
青函隧道修通后,北斗星寝台特快一度成为东京去往北海道的通勤列车,三年前被新干线取代,北斗星改为超级北斗暂且存续下来,作为开往新函馆北斗的新干线目前修不上函馆本线的接驳方案。东京到新函馆北斗4小时出头,有人说4个小时的火车以内是可以与飞机竞争的方案,我想说,等发行ANA pass那一天再说吧。 (更多…)

Yang的东京步行笔记 惠比寿-涩谷-新宿-须贺神社

Y

Yin本来想去的是池袋,在新宿御苑成功圣地巡礼,因此出来后想着再巡10块钱的,就右转去了须贺神社。池袋,留着您下回自个儿去吧。

上一次去东京正好是在玩阴阳师的日子,惠比寿是那个骑着金鱼钓啥玩意的老头儿,看着又惠又寿,我觉得一个地方叫惠比寿会不会这个地方的风格像是比如铁胆火车侠里寿星号那种,脑袋上插仨牌子,再戴个交通安全的圈儿。

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那里和一般的东京并无区别。从惠比寿到涩谷再到新宿,都是沿着JR Yamanote大铁道走。东京环状线,走在小巷子里,身边时不时略过一辆辆山手线列车,这条线的列车还挺新的,不像北海道几大特急线路上的各停车那样,有的甚至只有一节车厢,检票都是司机师傅代劳。 (更多…)

原材料价值的核算:As you wish

按实际成本计价的原材料核算:买入后计入在途物资(取得所有权但还没入库),入库后转入原材料+增值税进项,冲回在途物资或预付账款

自制或委托加工完成并验收入库:按生产成本,借原材料,贷生产成本/委托加工物资

投资者投入的,贷实收资本,差额计入资本公鸡。投资、抵债、物物交换都要加上增值税进项 (更多…)

夜吟

夜吟

1. 和老马吐槽的日常

“这大热天哎呦,真是,就应该在家里呆着!”
“你再说一句,就把博物馆门票钱给我!”
“气温36度,体感温度45度,我跟你跑天津来看大炮,真是服了。”
“不看大炮你不是更白来了么。” (更多…)

Z275

Z

一棵棵白杨树从窗外飞驰而过,我意识到,我即将离开这座城市。

我见过很多城市,极寒的、极高的、繁华的、不毛的、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全城戒备的、海风吹拂的……这座城市并不能排上多么靠前的名次—她诞生在黄河边,生长在风沙里,样貌、气候或是经济都并不出众。离这里不远就是一片无尽的大漠,我刚刚从那里回来,满鞋都是细沙,让我想起拉古那海滩的日落。这是我第一次和沙漠如此亲密接触,让我以后再写排比句时又能多一项了。

但我留恋的,是后排那个无比熟悉,而现在又似乎有些陌生的身影。我想伸手摸摸她,如果可以,再抱抱她,能再亲亲她柔软的脸蛋就更好了—当然,如果可以,我更愿揽她入怀,轻声告诉她,跟我一起走吧。 (更多…)

路上

路上

那是一头壮实的牦牛,哦不,一群,他们的脖子上挂着花花绿绿的缎带,有一头小牛的脑袋上还插了一簇木签子,仿佛是只羊。

跟着牦牛的脚步,沿着天路盘旋而上,历经了上百个发卡弯,也居高临下拍了数十张照片—有一些还真的不错。

云雾就在山的半截,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作为一个吹着干燥的西北风长大的孩子来说是了。仿佛沿着长满绿树的坡一路上去就可以够到它们。终于,我的期盼没有落空,车沿着山路一路上升,钻进了一团团的云雾之中,肉眼可见的水汽让我觉得像是在飞机上一样。从下面看,大概我们已经强行穿进云里了吧。 (更多…)

林昊的精神世界 无尽列车

林昊的精神世界

第一部 无尽列车

第一章 没有终点的列车

“列车运行前方,是牡丹园站。”

列车轰鸣,行驶在隧道中,地上和地下都已是深夜。林昊挤坐在两个人之间,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一个5×6的花花绿绿的方格,似乎是一款和他一样无趣的游戏。

其实这款游戏本就不需要怎么动脑子,而他又装了一个辅助器,更是连手都不用动。他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四周,有时会用没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撩一下头发——太长了,会经常遮住眼睛。他的女朋友一见到他就会劝他去理发,而他的基友们一见到他就会调侃他说:

“你女朋友咋还没跟你分手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