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eticalism

AuthorPoeticalism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香菜新地

的的确确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搭配。

底层的青草绿色本以为会带来惊喜的草原风味,原来却是平庸但和冰淇淋搭配起来足够安全的柠檬酱。香菜碎在杯顶铺满一层,入口是一种美式老冰箱速冻蔬菜的凛冽感,细咀嚼是香芹、罗勒、七里香的无机搭配,待和冰淇淋充分混合、在口中充分融化后,才有一丝香菜的气息。

一杯不多不少,在把舌头冻住前刚好就着大盘鸡辣腿堡吃完。

这种平平无奇的香菜新地拔草实录实在难登大雅之堂,难得落笔总要有些升华…其实生活,和这杯冰淇淋,也的的确确是没有什么关系呀。

那就顺祝Pete生日快乐吧。

空想家

他穿上圣堂武士铠甲,挥斩审判者之剑,将鬼族打回地底。
他带着无比信任的队友和军队,战无不胜、攻城略地。
他拉满那并不存在的弓弦,将万道光芒射向对面的城池。

微风与酒

一、嘉兴府
手机铃声响起,仿佛坐上开往青森的东北新干线 Hayabusa
有了些许闲暇的时光,便怀揣满满的碎碎念启程,徜徉于绿树之中,飞驰在田野之间,高楼变成了一栋栋低矮的江南民宅。溪流、湿地、木桥、小舟,幻影般出现又消失。

自然行者


他走在树林间的羊肠小路上,林中点缀着些许的洋槐和垂柳,而更多的便是一棵棵白杨树,杨城也是因此而得名。它们肆无忌惮地生长,夏天迎向太阳,冬天迎向从西伯利亚呼啸而来的风霜。

YANG的列岛横断(五) 大海以南 雪山以西

Y

那些广为人知之美,我们势必要抓住,那些往往被人们所忽视甚至所遗弃的美,我们也要领教一二。况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
下了全日空,换好JR Pass,坐上成田Access来到东京,满眼已经都是熟悉的景色,不需要谷歌地图也可以找得到路,我真的来过不少次了。
酒店定到了饭田桥这样一个小站旁边,从车站出来去到酒店的路途还有些艰辛,街上景色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只记得那点缀在胡同之间的小店和门口三三两两的人,仿佛宽敞与繁华专属于银座与新宿。
入住放好行李,去文具店逛一逛洗洗审美,吃一碗一兰拉面,本次行程中东京的部分就这样结束了。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