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Poeticalism

P

YANG的列岛横断(三)九州

Y

7、九州南下

在下关拿上行李,坐几站慢车到了小仓,我这就算迈出了九州的第一步。换上新干线,坐一站到博多,吃一碗博多一幸社总本店,我这就算玩完了九州的第一个景点。

在博多没有多呆,吃完拉面我就拉着箱子上了樱花号,坐到熊本。一步一个脚印,一天四个地方,乘降自由。熊本的唯一目标就是熊本营业部长办公室,进去之后发现比我想像中小多了,纪念品可发挥的空间不大,部长也在一个小时前下班了,挑了半个小时,给相关的人买好相应的礼物,我便重新乘上樱花号,前往今天的目的地鹿儿岛。

顺便说一句,熊本的电车年头真够久的,那个操作箱我看着都累。

8、火山在上

列车抵达鹿儿岛中央终点站,这也是我本次旅行狭义上的最后一站。第二天一早,我便买上一张cute,然后坐着市电换渡轮前往樱岛。樱岛是一座活火山,上一次喷发是1964年,之后常年冒着烟,随着风往南飘——还好是这样的风向,不然鹿儿岛市区火山灰会很严重。计划好时间乘船上到樱岛,赶上最早一班樱岛观光巴士,依次到达鸟岛展望所、赤水展望所和汤之平展望所,其中汤之平展望所在山上,巴士开了一刻钟的盘山路,在这里停靠15分钟用来让游客观光。

樱岛火山有两个火口,据我所见都在冒烟,火山在上,这种景象真的不是哪里都能见到的。比起山下,在山上的火山灰非常浓烈,地上厚厚的一曾黑土,头上脸上也都是黑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味。时间到后,巴士就沿着另一侧开下了山,回到港口。樱岛还有一条更远的路,要好几个小时,只有定期观光巴士,或自己开车才能到,路上有一座被火山灰淹没到脖子的鸟居。 (更多…)

YANG的列岛横断(一)东海&北陆

Y

别逃避我们以后要做的事情,多些幻想少一些犹豫的途径
—《以后要做的事》 林俊杰

拖着行李走出名古屋新干线,四处寻找着转乘名铁的入口。我不想走,我还没玩够,最后一天的一分一秒我都想抓住,哪怕是800系车厢外飞速掠过的树影。我很焦虑,我想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我回去就要上班了。

13天前的我,行程与今天正好相反,不过当时的我也并没有像现在留恋这里一样期待这趟旅程。所以说到底,留恋的根本原因还是不想回去上班。

不想上班…重要的问题要说三遍。 (更多…)

原材料价值的核算:As you wish

按实际成本计价的原材料核算:买入后计入在途物资(取得所有权但还没入库),入库后转入原材料+增值税进项,冲回在途物资或预付账款

自制或委托加工完成并验收入库:按生产成本,借原材料,贷生产成本/委托加工物资

投资者投入的,贷实收资本,差额计入资本公鸡。投资、抵债、物物交换都要加上增值税进项 (更多…)

路上

路上

那是一头壮实的牦牛,哦不,一群,他们的脖子上挂着花花绿绿的缎带,有一头小牛的脑袋上还插了一簇木签子,仿佛是只羊。

跟着牦牛的脚步,沿着天路盘旋而上,历经了上百个发卡弯,也居高临下拍了数十张照片—有一些还真的不错。

云雾就在山的半截,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作为一个吹着干燥的西北风长大的孩子来说是了。仿佛沿着长满绿树的坡一路上去就可以够到它们。终于,我的期盼没有落空,车沿着山路一路上升,钻进了一团团的云雾之中,肉眼可见的水汽让我觉得像是在飞机上一样。从下面看,大概我们已经强行穿进云里了吧。 (更多…)

林昊的精神世界 无尽列车

林昊的精神世界

第一部 无尽列车

第一章 没有终点的列车

“列车运行前方,是牡丹园站。”

列车轰鸣,行驶在隧道中,地上和地下都已是深夜。林昊挤坐在两个人之间,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一个5×6的花花绿绿的方格,似乎是一款和他一样无趣的游戏。

其实这款游戏本就不需要怎么动脑子,而他又装了一个辅助器,更是连手都不用动。他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四周,有时会用没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撩一下头发——太长了,会经常遮住眼睛。他的女朋友一见到他就会劝他去理发,而他的基友们一见到他就会调侃他说:

“你女朋友咋还没跟你分手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