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THE PEOPLE

可以选择的月河

当我碰上它的一瞬间,我就知道,它就是真理。

或者还没碰上的时候。

它从窗外冲了进来,合乎道理的,就直接闯了进来。没有手脚,手脚会挂住窗框,它摧毁了一部分墙壁。我没注意,墙壁可能没有破碎,和窗户一起,和空气一起,像是钢化玻璃一样,碎裂了,但是又没有渣滓。

At a glance

A

湖面如镜,枫叶似云锦阳光透过,斑驳如稠酒远望秋日深处传来啸叫坐看乌鸦先生喋喋不休

海上的孤岛喷射出火焰嘴里吃着刨冰,脚踝没入温泉古神的祭礼被黑神埋没猫越过温泉,伏于腿间

牡蛎散发着海的香气藤壶倒映着天的水滴老旧的单车穿海而过倒看天空上的岛屿

乘上北行的列车车门内,轰隆作响还有六小时,还有三十七站车内外,风雪连山

转眼飞机展翼怪物走进了西方广场转眼流年展翼热浪掀开了八月的窗

霞关

霞关

这几天一直在想拍外景的事情。一个省力的想法就是主题与日常风景产生对比性。然而,我突然意识到这种做法很难把握尺度。

对于现实的批判是可取的,但对于现实的傲慢是不可取的。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