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lectro.

Kicity* The Blog

寒星

寒星

从旧世界的高塔走出,电梯门缓慢而可靠地打开时,脚下就是刚才俯瞰的风景。

有别于电车一站外的繁星闪烁,这里街道的的一切都是庞大而肆意的。高塔的文字宣示着原子能时代,巨大的河豚像卡比兽堵塞着天空,过分明亮的街灯照耀几乎无人的街道,以及街道上唯二的路人,我们,一边东张西望,惊呼着三十年前的街机厅和电影院,一边在点评网站上查附近有什么高分地方菜馆。 (更多…)

泉佐野站

在电车上,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女孩子在吃汉堡。她的睫毛很长,每吃一口睫毛都颤动一下。

吃了两口之后,她把汉堡和可乐的袋子放在地上,抱着略显破旧的白格LV包睡着了。她的手在包的上面,捂着脸,有时候电车摇晃,她的身体也好几次差点被晃倒。 (更多…)

水与它们的流向

最近自己是不太愿意读书了。

想了很长时间上面这句话应该怎么说,或者原本这就不是应该说的一句话。它很麻烦。一方面我得否认自己的心力不再适合大量阅读。另一方面我发现自己无法融入阅读的团体之中了。非科研原因的严肃阅读,作为单纯的一个爱好,逐渐从玩物丧志到达了从所未有的高尚地位。艺术电影也是如此,在受到新大众艺术形式的排挤之后,重新积累起了森严的壁垒。这是一个荒原狼所无法接受的。

以上是2017年10月20日未发布《文艺冷战》的主要内容。 (更多…)

信息的界限

前年春天,大概是年尾年初的时候,我在双井的某个酒廊面试IE商学院。因为是一对一的聊天,就从商业到文化聊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还炫耀了一下外套上挂着的市松纹徽章,从而引用2020奥运会的格言“和而不同”,心情自然是极好的。不知怎的,对方话锋一转,问了我一个从未想过的问题:

“你认为你自己是透明(transparent)的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