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city* – "Platinum"

One Small Step_

Kicity* The Blog

YANG的北上铁路纪行 上野-仙台-青森-札幌-小樽-室兰-洞爷-钏路

Y

东北新干线-隼 新函馆北斗
新干线的名字一向中二,隼还算是其中有那么一点意境的。
青函隧道修通后,北斗星寝台特快一度成为东京去往北海道的通勤列车,三年前被新干线取代,北斗星改为超级北斗暂且存续下来,作为开往新函馆北斗的新干线目前修不上函馆本线的接驳方案。东京到新函馆北斗4小时出头,有人说4个小时的火车以内是可以与飞机竞争的方案,我想说,等发行ANA pass那一天再说吧。
隼号我已经坐了三天,从上野坐到仙台,坐仙石线游了一圈松岛湾,又从仙台坐到新青森,无所适从地在青森湾看了一早上大海,以为对面看到了北海道,事实上不过是津轻海峡的某一条海岸线。青森是个好地方,凉快,人少,有大海,还有希望之雨这样中二的自产苹果汁。
从新青森坐新干线继续北上,经过绕口的奥津轻今别,就是连绵不绝的隧道,时明时暗,当我期待着再看到阳光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进入了海底。海底据说曾经有两站,后来废弃了,我想说虽然海底隧道有点长,也不用为了开各停车再停两站吧,这里修个厕所都费劲。
再次见到阳光的时候,我便踏上了北海道。作为夏天而言,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就好象北上与南下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北上听起来浪漫一点,而北海道比起九州四国,听起来也小清新一些吧。停靠完古木内,就是终点站 Shin·Hakodate·红裤头。

  1. 超级北斗 特急札幌
    新函馆北斗就是个接驳站,在我看来和海底站没有什么区别,放眼望去就是山和农田。之前想换一张紧接着的超级北斗的票,发现没了,下一班还剩3张,我就决定先吃一碗北海道的拉面。我不知道是店员听到英语很开心,还是她们天生爱笑,whatever,也没我想象得那么好吃,期待着拉面共和国给我个惊喜吧。到车站发现,原来是札幌啥高中的一片学生包了车,难怪今天的超级北斗那么满。话说,日本中学生真聒噪啊。
    JR Hokkaido … Arigado Gozaimas. Tokyu, Super hokuto, sapporo … 就记住这一句。超级北斗这车拉太多人没劲儿了吧,开得声嘶力竭的 。
    大沼公园,森,八云,长万部,洞爷,伊达纹别,东室兰,登别,苫小牧,南千岁,新札幌,真远啊…过了森站,车便沿着海岸线行驶,倒是有些好看,只不过3个半小时的车程真的累,坐得腰疼屁股疼,到后面已经没有了去稚内的动力。
    洞爷和东室兰是我后一天的两个目的地。室兰本线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火车司机兼职售票的,门口立一个公交车常见投币机,有人下车司机就站起来转个身看着投币,好像有些站上车还要取整理券,很复杂,Jr pass真万能。从母恋下车走路上山,不久就已经满眼是景儿了,还有室兰八景之一的金屏风。日本人真爱收集啊,三景,八景,还有新的北海道/日本一百景,就如口袋妖怪一样,收集癖的圣地。地球岬是一个视野开阔的悬崖,有270度视角,可以看到地球弧度。不过太空旷了,我觉得不如下山路上随手一拍的海岸线好看。本着不走回头路(坐火车不花钱)的念头,我选择了另一条路下山,前往室兰站,路上知晓了一座叫白鸟大桥的桥,去过洞爷湖之后我知道了白鸟可能是大鹅的意思,这座桥就没有那么浪漫了。
    直奔洞爷。JR 洞爷下车后看地图三公里而已,本想徒步去洞爷湖,走着走着发现要进一个1.7公里的隧道,怂了,回去坐道南巴士,真他娘的贵!出租车更贵!万恶的资本主义。洞爷湖对面是一座有雪顶的火山,给湖光山色添彩不少。坐船上中岛,在一片绿树中有一座通红的鸟居,风景如美食,要有对比度才会美味。据说中岛有梅花鹿,但我遇到三条黑蛇,吓得我回到了湖边等船来。
    经过了南千岁之后,我仿佛看到了终点的曙光。一路上看到很多慢车站,从yin那里听闻青春18这个东西,细细琢磨,嗯,是个玩意,下次可以体验一下。
    札幌到了。

函馆本线 普通 小樽
拉面共和国并没有给我太大的惊喜,反而对于北海道铁路有了些许兴趣,可能是因为这边的火车名字,真的太中二了。紫丁香,超级宗谷,超级大空,鄂霍茨克海,大雪,最正常的还是各停列车和快速airport。
于是我坐了个各停车去小樽,真的慢,站也是真的荒,愈发激起了我对青春18的兴趣,但是这些本线一个个看着长,实际一段段的换乘很让人捉摸不透,万一给我撂比如苫小牧这样的地方没有了末班车,那就看一晚上火车吧。
小樽的北一玻璃倒是不如开在一起的六花亭和北果楼吸引人,箱子永远不够大。而到得过早又心心念念拉面共和国的我,终究是没有在小樽呆太久,又因为下午徒步过猛,晚上没有了再出门的动力。宝宝累了。

超级大空 特急Koshiro
这车经由带广。王府井楼下的丼丼屋前一阵推出了一个十胜带广名物猪肉饭,让我对带广有那么一些兴趣,然而看到带广站我就没想下车,太他娘的荒了,放眼望去这座城市并没有餐厅。
钏路也是够远,下车后狂奔去坐湿原蒸汽火车,为什么Jr时刻表看起来好像是为了换乘着想特意排的,却又只给那么一点时间。
蒸汽火车就一辆,钏路塘路两头跑,一个老大爷司机,一个元气满满的乘务员,十年如一日,迎来一拨又一拨旅客带着Jr pass坐霸王车,还来回坐,还是面带发自内心的微笑递上乘车证明书,真的敬佩,工匠精神!这条路改成Jr无效吧,不然钏网本线真的亏的要去做公交了。
钏路湿原只可登上细冈展望台远观,想走着去到下一站都很困难,那条深山老林里的野路怎么看怎么像有熊出没,只好继续坐火车前行去往塘路,来的还是那辆蒸汽机车。本来想在塘路坐钏网本线直接去网走,然后坐大雪号回来,还能路过旭川瞟一眼,因为昨天休息过猛变得很懒,就原路返回了。路上想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数码宝贝里有些翻译管素娜叫空,因为超级大空就叫super ozora。

超级宗谷 特急稚内
宗谷本线是北海道很有名的一条线,稚内也是北海道一个有些浪漫的存在,北门神社也会让我有买一本手札的冲动。Super soya到达旭川后,经过和寒、士别、名寄这些名字听起来很北海道的地方,会于天盐川,并沿着继续北上,到达最北车站稚内,距离最南的指宿西大山有老多公里。路上能看到一节车厢的各停火车,从旭川不知道要辗转几天次才能到这里,真·发现旅行的意义。
稚内有3个小时的观光时间,腿好的走去寒流水族馆,钱多的坐车去宗谷岬,像我可能就在市内溜达溜达,想到一会还要再坐5个半小时回去,然后明天坐8个小时回东京,真的想买张飞机票直飞东京。
然而我并没有去稚内,上面这一切都是我美好的想象,希望冬天的时候我有一副好腰,送我来一趟。

超级北斗-隼
坐回上野,日铁亏得真的要去做公交了。
东京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Yang的东京步行笔记 惠比寿-涩谷-新宿-须贺神社

Y

Yin本来想去的是池袋,在新宿御苑成功圣地巡礼,因此出来后想着再巡10块钱的,就右转去了须贺神社。池袋,留着您下回自个儿去吧。

上一次去东京正好是在玩阴阳师的日子,惠比寿是那个骑着金鱼钓啥玩意的老头儿,看着又惠又寿,我觉得一个地方叫惠比寿会不会这个地方的风格像是比如铁胆火车侠里寿星号那种,脑袋上插仨牌子,再戴个交通安全的圈儿。

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那里和一般的东京并无区别。从惠比寿到涩谷再到新宿,都是沿着JR Yamanote大铁道走。东京环状线,走在小巷子里,身边时不时略过一辆辆山手线列车,这条线的列车还挺新的,不像北海道几大特急线路上的各停车那样,有的甚至只有一节车厢,检票都是司机师傅代劳。 (更多…)

原材料价值的核算:As you wish

按实际成本计价的原材料核算:买入后计入在途物资(取得所有权但还没入库),入库后转入原材料+增值税进项,冲回在途物资或预付账款

自制或委托加工完成并验收入库:按生产成本,借原材料,贷生产成本/委托加工物资

投资者投入的,贷实收资本,差额计入资本公鸡。投资、抵债、物物交换都要加上增值税进项

抵债的,借原材料、冲回坏账准备,贷应收,然后将差额冲回资产减值损失或增加营业外支出

非货币资产换入原材料,基本同换入存货。有商业实质的交换,如果换入材料可以计量公允价值,就用该价值+相关费用,如果不行,就用换出材料公允价值+费用+-补价;账目处理:借换入原材料(加上相关费用)、进项税、不计入成本的费用,贷主营业务收入、销项(换出材料的)、支付费用的存款;然后再结转换出材料成本,借主营业务成本,贷库存商品;如果存货计提过跌价准备,要借跌价准备,贷主营业务成本进行结转;支付或收到补价的也加上。

生产领用/委托加工/基建零用材料:借各种成本/委托加工物资/在建工程,贷原材料

出售原材料算作其他业务收入,同时结转已售材料的成本(其他业务成本),结转跌价准备

按计划成本计算的,入库时实际成本超过计划成本的超支额为“材料成本差异”借方,结转时应贷记成本差异;材料成本差异率:(月初结存材料成本差异+本月收入材料成本差异)/(月初计划成本+本月收入材料计划成本)

上海小熊软糖

天阴沉沉的,抱着不会下雨的任性,两手空空的我随着外滩的人潮跌跌撞撞。在申报馆附近的第三家奶茶店排了大约五分钟以后,我意识到我好像长高了两厘米。
天阴沉沉的,船上的朗姆酒早已消耗殆尽。举着望远镜的我看着远方不知什么方向的流动的云。向似乎是十点钟的方向徒劳十六天以后,我看了看面前乱跑的兔子。 (更多…)

2017.8.7

2

2017.8.7

一直都想写些什么,可思来想去,却总是觉着会发生言不及义的错乱,生得一通笑话,自惭形秽,惹得一身的笑,一身的话

儿时曾试图采集一株木棉籽,想着,在来年春,埋下,三两年,没准就出了芽,生了树,长了花

三年后,家门口果真添了束棉花,蓬松极了,很是欢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