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ora da Estrela

Kicity* The Blog

北九州流水账

现在回头看觉得九州呆四五天就够了,多的时间不如乘新干线北上,去哪里都好。但既然走完了这么奇怪的一条线,也暂且记一记。大概是佐贺、嬉野、岛原、唐津、小仓、日田、长崎、博多、熊本这样的顺序。

因为想住寺庙在佐贺呆了一晚。和寺庙连通的日式房屋,回廊庭院和内部装饰都非常好看,很淡的檀香味。接待我们的和尚叫Koji,穿着宽大的长袍,走路无声无息,像风一样出现又消失。在这里第一次知道日莲宗,开始了寺庙支线收集任务。另一侧是墓地,入口处有“三界万灵”的碑。后来遇见的大多数寺庙也都有大片墓地,在博多游览的时候问Masato是不是只有佛教信徒埋在寺庙里,说不一定。听他描述觉得日本大多数人信仰泛神论,佛教是融合在里面的。

(更多…)

蒙特里久尼

在谈论蒙特里久尼的时候我很难分清自己喜欢的是这座城市还是在这座城市里的回忆。

我曾在夜晚的月色中攀上钟楼最高的塔尖,试图窥见它的全貌。我辨认出通向大图书馆的无穷无尽的阶梯、阶梯扶手上猫走过的痕迹;破败寺庙里倾倒的神像、蕨类植物之下完整或者狼藉的坟墓;许愿池里倒映的星座、金鱼跳跃的姿态和银币的纹路。各种事物不断断裂又产生新的联系,当下的城市和回忆中的城市交织在一起。像伸手触碰水时破碎的倒影一样,我靠近它,却再也看不清它真正的样子。

Central

C

我曾沉迷于睡梦中。

夜神是我的朋友。在长夜中,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梦。从沃特希普荒原的黑兔子到桑塔莫尼卡十街的墨西哥芬达,在太平洋的彼端和地月转移轨道的中心。我期待着夜幕的降临,拍打着玻璃屏障,举着手机想和你说我的故事。当时我还是是住在曼哈顿西区的小孩,“调高音量,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EMO。”我厌恶着黑夜,就像失去会员资格被两个大汉架着赶出酒廊的流浪汉。我以为我知道全部的你和我自己,却找不到现实的参考文献。

我开始在暗夜行路。

《东京朝日新闻》上有我的报道。我是口无遮拦的NEO-STAR,从不用敬语,读懂了空气也要反其道而行之。虽然有点羡慕他人,但我还是always walk alone。戴着小熊队的招牌条纹棒球帽,脚踩着Adidas Crazy One在竹下通喧哗上等。解决完一切事情之后偶尔会给多年不见的朋友打深夜电话,然后在唯一熟悉的馆子里调一杯Sugar Rush。我急迫地想超越你。我爬到霓虹灯箱的上面,爬到参宫桥学生食堂的露台,爬到天空树的顶端。但是我失去了你的影子。

我决定发动一场圣战。

信仰、勇气和光指引着我。右手高高举起,举着红白蓝的三色旗,引领着的是更多的自己。我冲破了最后的屏障,迎接我的是湿润而清新的海洋空气。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是新生于这个世界的清州剑士,虽然没做过正确事情亦无错误。在道教祠堂的我,握着线香与夜神平视。我听见了椋鸟与隼鸟的叫声。

我遍历了旧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最终又回到了中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对你的感情愈加强烈。

新年快乐

看到坏人被处决的那一刻,心口涌出一种庆幸和许久未至的放松。一年以来,深感力不从心,此刻,终于从中解脱了出来。我曾多次预感自己会在某一时刻被一击致命,与世长辞,所幸,我这人还算走运。

在一片尘土飞扬的废墟之间,我力所能及地清扫着一亩三分的垃圾。原谅我是个极不善于收拾、整理的人,方寸之间也很难理出头绪,我会尽可能地把巨石摞在一边,层层叠叠,有一点似有似无的逻辑。我会把尘埃堆到另一边,有些拾不起来的,索性在那儿扫上两笔,跟自己说那是秋天的故事,可我的故乡又在哪里呢? (更多…)

以色列游记:阿卡和海法-埃拉特-采法特

申请项目是有点坎坷的。最后收拾好东西赶往机场的时候,觉得一切总算尘埃落定了。然而半路临时被告知因暴雨取消前段航班,不得不换动车去北京,一路拖着28寸行李箱跌跌撞撞地赶上了后一段飞机。

到达以色列后与Amit联系,提醒我们“要是过去太晚可能错过徒步”。我心想最好错过,坐了五个小时动车和十个小时飞机以后只想趴床上用脸蹭被子。

又转了三辆公交车到达Sde Boker。才知道那就是在沙漠里了。 (更多…)

YANG的列岛横断(零)北上

Y

//2018年夏天,南下九州的半年以前

0-1、松岛湾

新干线的名字一向中二,东海道山阳一家子的 希望、光、回声,九州一家子的 瑞穗、樱花、燕。东北新干线的隼还是很cool的,而且作为最快的一趟车,JR PASS能坐真的很棒。

青函隧道修通后,北斗星寝台特快和超级白鸟号成为东京去往北海道最快的车,两年前被新干线取代。记得前不久看过一段视频,讲一个人从东京打车去稚内宗谷岬,司机先打电话问公司可不可以,公司竟然同意了…一辆东京出租车喷涂的车开到宗谷岬,我觉得这很毁当地出租车的三观吧。然后司机开了一天一宿没合眼,终于开到,花了小一百万日元。东京到新函馆北斗,坐隼号4小时出头就到了。有人说4个小时的火车以内是可以与飞机竞争的方案,我想说,等发行ANA pass那一天再说吧。(又想起了名古屋海关小姐姐问我为什么去东京要从名古屋入了,因为我坐火车不花钱…)

隼号我一共坐了三天,从上野经过仙台、青森,开到新函馆北斗终点站。

第一站是仙台,酒店定的有点远,下了车可没少走。作为北上的第一站,迈向东北地区的第一步,还是有些浪漫色彩的。仙台的东北大学是第一个景点,在里面看到了鲁迅的雕像,本想深入学校,突然意识到自己穿得太太太随意了,和学校中的行人格格不入。日本人真的什么时候都是西装革履的,越走人越多,越走越尴尬,就出来了。之后,我坐上仙石线前往松岛湾。松岛湾是日本三景之一,一片群岛点缀在海湾之中。游船快速掠过一座座群岛,还有一些海上神龛,阵阵的柴油味往脑门上窜,身后掀起阵阵浪花,而后一只又一只的海鸟开始聚集,不知道是在找机会从被掀起的海浪中抓鱼,还是想从船上的人手中找食吃。

海鸥海鸥 我们的朋友 你是我们的好朋友 当我们坐上舰艇去出航 你总飞在我们的船前船后 你扇动着洁白的翅膀 向我们 快乐地招手

在松岛湾的群岛中转了一圈后,我发现旁边有一座红色的桥,一直通到另一座岛上,于是我便走了上去,得知这座岛叫做福浦岛。突然有种在玩口袋妖怪的感觉,探索了一片新地图,岛上一定会有些好东西。会冲浪术就好了,松岛湾那些群岛都上不去,上面还看得到很多房子呢,里面说不定就有个技能机什么的。

0-2、津轻海峡

仙台的下一站是本岛的最北边,青森。隼号坐到新青森,换乘慢车前往青森站,然后无所适从地在青森湾看了一早上大海,以为对面看到了北海道,事实上不过是津轻海峡的某一条海岸线。

青森是个好地方,特产苹果,气候舒适,市内环境不错,凉快,人少,港口城市,有大海,还有希望之雨这样便宜又好喝自产苹果汁。尤其是早上,在青森湾附近走一走吧,呼吸一下带着冰川味道的,北方吹来的风。如果想泡温泉,可在青森乘坐青森铁道(非JR)前往浅虫温泉住一晚

从新青森坐新干线继续北上,经过奥津轻今别,就是连绵不绝的隧道。海底有两站,龙飞海底和吉冈海底,前者建在本岛最北,后者建在北海道最南,用作避难疏散用,可以从海底坐小缆车一路到地面。在进入海底隧道前,列车便在山岭的隧道中穿梭,时明时暗,当我某一次等待着再看到阳光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进入了海底。当我再次见到阳光的时候,我便踏上了北海道。作为夏天而言,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就好象北上与南下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北上听起来浪漫一点,而北海道比起九州四国,听起来也清新一些。停靠完木古内,就是终点站,新函馆北斗。

0-3、超级北斗 特急札幌

新函馆北斗是个接驳站,孤零零的一座车站大楼,从二楼放眼望去就是山和农田。在2030年北海道新干线修到札幌之前,去札幌要坐3个多小时的特急超级北斗号,沿着海边的函馆本线和室兰本线开向札幌,行进路线真的仿佛北斗星的形状。本想换一张紧接着的超级北斗的票,发现没了,下一班还剩3张,我就决定先吃一碗北海道的拉面。我不知道是店员听到我说英语很开心,还是她们天生爱笑,whatever,也没我想象得那么好吃,期待着拉面共和国给我个惊喜吧。到车站发现,原来是札幌某高校的一片学生包了车,好几辆车,难怪今天的超级北斗那么满。还有,日本中学生真聒噪啊。

大沼公园,森,八云,长万部,洞爷,伊达纹别,东室兰,登别,苫小牧,南千岁,新札幌,真远啊…过了森站,车便沿着海岸线行驶,倒是有些好看,只不过3个半小时的车程真的累,坐得腰疼屁股疼,到后面已经没有了去稚内的动力。

洞爷和东室兰是我后一天的两个目的地,将札幌作为大本营,坐1个小时火车再过来。东室兰站下车,换室兰本线的老破车,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火车司机兼职售票的,门口立一个公交车常见投币机,有人下车司机就站起来转个身看着投币,好像有些站上车还要取整理券,很复杂。从母恋下车走路上山,不久就已经满眼是景儿了,还有室兰八景之一的金屏风,甚至还在6月初看到了未谢的樱花。日本人爱收集,日本三景,室兰八景,还有新的北海道/日本一百景,就如口袋妖怪一样去世界各地收集。室兰的地球岬是一个视野开阔的悬崖,有270度视角,可以看到地球弧度,因此得名,不过太空旷了,我觉得不如下山路上随手一拍的海岸线好看。本着不走回头路(坐火车不花钱)的念头,我选择了另一条路下山,前往室兰站。

室兰站坐老破车回东室兰,然后坐上超级北斗直奔洞爷。JR 洞爷下车后看地图三公里而已,本想徒步去洞爷湖,走着走着发现要进一个1.7公里的隧道,犹如深渊一般,怂了,回去坐道南巴士,真他娘的贵!出租车更贵!万恶的资本主义。洞爷湖的湖水清澈至极,对面是一座有雪顶的火山,给湖光山色再添一分色彩。坐上游船,登上中岛,在一片绿树中看到一座通红的鸟居,与冷色调的湖光山色、蓝天白云遥相呼应,风景如美食,要有对比度才会美。据说中岛有梅花鹿,但我遇到三条黑蛇…果然这座山被封是有原因的。

0-4 札幌!札幌!

朝圣一般地下了车,看着哪儿都好。

札幌的第一站是拉面共和国,并没有给我太大的惊喜,反而在路上对于北海道铁路有了些许兴趣,每一条线路都开到最极端的地方,最北的稚内、最东的根室、流冰漂泊的知床、湿地深处的钏路湿原,当然去到这些地方的沿途风光也是一等一的,而这边的火车名字也很北国风,紫丁香、铃兰、宗谷、超级大空,还有充满俄罗斯色彩的鄂霍茨克和大雪。

然后我坐了个慢车去小樽,列车紧贴着两侧古老简陋的民房开过,真的慢,站也是真的荒,激起了我对青春18的兴趣,这些没开特急的小线路也能看到很多不一样的色彩。但是这些本线一个个看着长,实际一段段的换乘很让人捉摸不透,万一给我撂比如朝里这样的地方没有了末班车,那就看一晚上火车吧。

小樽的北一玻璃很出名,除了大量的玻璃杯,玻璃笔吸引了我的眼球,纯手工打造,每一支的形状和花纹都不相同。开在一起的六花亭和北果楼更吸引人,箱子永远不够大。而到得过早又心心念念拉面共和国的我,终究是没有在小樽呆太久,打算晚上再来看夜景,然而又因为下午去北海道神宫徒步过猛,晚上没有了再出门的动力。这么多天,宝宝终于累了。

札幌的大通公园也是景点之一,是一条贯穿城市中心的、长条形状的街心公园,一旁的顶端是札幌电视塔,上去可以俯瞰札幌的景色。还有狸小路,一条很标准的商业街,两侧松本清和大国等药妆店打着“免税”、“欢迎使用支付宝”等字样的横幅,成箱成箱的白色恋人和薯条三兄弟被打包装箱,被旅行团带回国。除了白色恋人和薯条,札幌的Nama巧克力和札幌啤酒也是值得在当地现买现吃的。Cremia冰淇淋在狸小路也有一家店,店家有一个超大的冰淇淋模型供好奇宝宝们拍照用,冰淇淋500日元,大概比k记贵5块钱,然而不得不说k记做的味道真很正宗了。

0-5、钏路湿原

从北海道回国后不久我看了一集柯南,正好看到白鹤报恩杀人事件,故事发生在位于北海道的鹤舞湿原,怎么看怎么像我这次去过的一个地方。等到剧中死了人,警车赶来时,果不其然车上印着几个大字,釧路警察署。

钏路湿原位于道东,坐超级大空需要4个多小时。这车经由带广,王府井楼下的丼丼屋前一阵推出了一个十胜带广名物猪肉饭,让我对带广有那么一些兴趣,然而看到带广站我就没想下车,太他娘的荒了,放眼望去真不相信这座城市有餐厅。

钏路也是够远,下车后拖着老腰狂奔去坐湿原蒸汽火车,为什么Jr时刻表看起来好像是为了换乘着想特意排的,却又只给那么一点时间。蒸汽火车就一辆,钏路塘路两头跑,一个老大爷司机,一个元气满满的乘务员,十年如一日,迎来一拨又一拨旅客带着Jr pass坐霸王车,还来回坐,还是面带发自内心的微笑递上乘车证明书,真的敬佩,工匠精神!这条路改成Jr无效吧,不然钏网本线真的亏的要去做公交了。

钏路湿原只可登上细冈展望台远观,想走着去到下一站都很困难,那条深山老林里的野路怎么看怎么像有熊出没,只好继续坐火车前行去往塘路,来的还是那辆蒸汽机车。本来想在塘路坐钏网本线直接去网走,然后坐大雪号回来,还能路过旭川瞟一眼,因为昨天休息过猛变得很懒,就原路返回了。

0-6、东京徒步

惠比寿-涩谷-新宿-须贺神社。Yin本来想去的是池袋,在新宿御苑成功圣地巡礼,因此出来后想着再巡10块钱的,就右转去了须贺神社。

上一次去东京正好是在玩阴阳师的日子,惠比寿是那个骑着金鱼钓啥玩意的老头儿,看着又惠又寿,我觉得一个地方叫惠比寿会不会这个地方的风格像是比如铁胆火车侠里寿星号那种,脑袋上插仨牌子,再戴个交通安全的圈儿。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那里和一般的东京并无区别。

从惠比寿到涩谷再到新宿,都是沿着JR山手线大铁道走。东京环状线,走在小巷子里,身边时不时略过一辆辆山手线列车,这条线的列车还挺新的,不像北海道几大特急线路上的各停车那样,有的甚至只有一节车厢,检票都是司机师傅代劳。到涩谷的路程不远,在小巷子里拐来拐去,很快就看到了涩谷站台。从小就对涩谷这个地方十分熟悉是因为数码宝贝,好几集都在这里取景,然而我只是匆匆路过,也只是上到Jr出站口天桥上拍了一张照片,还是不知道这里的风景,人文与特产是什么。

从涩谷去新宿的路上经过原宿,根据yin的说法,原宿那里有一群很酷很萌的妹子叫什么lo娘的,我就放弃了小路,沿着新宿通一路向前,冷不丁看到一个什么shita dori,心里默默匹配了一下,竹下通到了,右转。

但是并没有什么妹子啊!

哦原来现在才不到8点…

在东乡神社绕了一圈,这个神社是供奉东乡平八郎的。我发现日本人真的很敬重这样的神社,进院先鞠躬,走过去洗手,然后走上前,啪啪两下,拜,然后出门前再回身鞠躬。这次本来因为要去北海道,这个地方比较高级,想着搞一个手札去北海道神社甚至北门神社去盖个朱印岂不美哉,但是还是懒了。

从竹下通原路返回,很快就走到了明治神宫前,从外面看着就很大,我前两天从札幌站附近徒步去北海道神社差点给我走瘸了,就想着不进去了,沿着外围继续向前,路过了原宿站,然后继续沿着山手线前往新宿。又是小路,我手里拿着一袋子早上筑地市场吃鱼剩下的东西不知道往哪扔,日本的垃圾处理体系已经入魔了,街上完全没有垃圾桶,却还挺干净,大家都是带回酒店或各家各户自己分类么?看很多影片和动画片,有不好好分类的还会被邻居指指点点。在譬如美国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我曾经把一床被子沿着公寓垃圾道扔(塞)下去似乎也是合法的。美国人对比较优势理论比较有见地,认为人们有垃圾分类的时间不如创造更多社会价值,垃圾分类这种小事留给垃圾场就行了。

新宿很快就到了,上一次在东京我基本见识了新宿的街景,这一次便直接走进新宿御苑,同时有了圣地巡礼的念头。新宿御园的地位有点像中央公园和奥森,但是三个大公园感觉又不太一样,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唯一的感觉就是北京的街道和景色都有那么一些刻意,不够自然,新宿御苑次之,美国的景色最洒脱,可能跟文化也有关系吧。

网上对于新宿御苑圣地巡礼的介绍写得都很详细,却都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点,那亭子在哪。我绕来绕去,终于在日本庭院区找到了。不得不说新海诚写实之恐怖,细节都很到位,两颗高树和一棵小歪树都是一模一样的。

亭子里人还不少。”这些人的公司真是以人为本啊,这样都没有开除他们。”

从新宿御苑大木户门出来右转,绕一绕,就到了须贺神社。新海诚美化了多少,这个地方破得跟布鲁克林似的,毫无浪漫可言,匆匆照过发朋友圈的照片我便离开了。

还是札幌好。

YANG的列岛横断(三)九州

Y

7、九州南下

在下关拿上行李,坐几站慢车到了小仓,我这就算迈出了九州的第一步。换上新干线,坐一站到博多,吃一碗博多一幸社总本店,我这就算玩完了九州的第一个景点。

在博多没有多呆,吃完拉面我就拉着箱子上了樱花号,坐到熊本。一步一个脚印,一天四个地方,乘降自由。熊本的唯一目标就是熊本营业部长办公室,进去之后发现比我想像中小多了,纪念品可发挥的空间不大,部长也在一个小时前下班了,挑了半个小时,给相关的人买好相应的礼物,我便重新乘上樱花号,前往今天的目的地鹿儿岛。

顺便说一句,熊本的电车年头真够久的,那个操作箱我看着都累。

8、火山在上

列车抵达鹿儿岛中央终点站,这也是我本次旅行狭义上的最后一站。第二天一早,我便买上一张cute,然后坐着市电换渡轮前往樱岛。樱岛是一座活火山,上一次喷发是1964年,之后常年冒着烟,随着风往南飘——还好是这样的风向,不然鹿儿岛市区火山灰会很严重。计划好时间乘船上到樱岛,赶上最早一班樱岛观光巴士,依次到达鸟岛展望所、赤水展望所和汤之平展望所,其中汤之平展望所在山上,巴士开了一刻钟的盘山路,在这里停靠15分钟用来让游客观光。

樱岛火山有两个火口,据我所见都在冒烟,火山在上,这种景象真的不是哪里都能见到的。比起山下,在山上的火山灰非常浓烈,地上厚厚的一曾黑土,头上脸上也都是黑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味。时间到后,巴士就沿着另一侧开下了山,回到港口。樱岛还有一条更远的路,要好几个小时,只有定期观光巴士,或自己开车才能到,路上有一座被火山灰淹没到脖子的鸟居。 (更多…)

YANG的列岛横断(二)西日本

Y

4、三过琵琶湖

金泽是雷鸟故里,从金泽经由琵琶湖开往大阪的特急列车也叫雷鸟号,之前这附近有很多列车都叫雷鸟号,最终是统一了名称,叫Thunderbird,日文名Thundo-ba-do,我觉得日本人给列车起名的天赋并没有体现在这趟列车上。

雷鸟号和北海道的各种特急列车有点像,高高的驾驶台,四四方方的大鼻子。从金泽坐上第一班后,在夜色中起航了。天亮之后,琵琶湖也出现在了铁道的左侧,日本第一大湖的湖面一望无际,不时还有诱人的湖滩在向我招手。原定的计划是坐到近江今津,下来看看琵琶湖博物馆,或者有机会坐船游一圈,结果这站下来之后没有找到存放行李的地方,就改变计划继续坐车去近江高岛,在湖边看一看,吹吹湖风,但是下了车之后依然没有找到存放行李的地方,并且望山跑死马,地图上看着不远的距离,在车站上眺望过去,距离湖边还有十万八千里。于是我决定去大津,这个地方比较安全,很多人都是在这座城市进行琵琶湖观光。坐着慢车还要换乘,好不容易到了大津站,倒是有存包的地方,都满了。想想要拖着一个沉重的箱子去游览,实在叫人提不起兴致,并且有京都勾着我,于是直接转身上车,开往京都方向。

好歹在列车上看到了琵琶湖,等下下次特别观光计划的时候,顺路去看看琵琶湖花火大会吧。

5、京都!京都!

京都的第一站是国立博物馆,第二站是拉面,第三站是岚山,这些都是第一批出现在我的行程单中的期望值极高的地方。

作为在日本游览的第一座城市,我对京都有很大的好感,繁华中有着宁静,现代化的车站和博物馆坐落在浓浓的历史当中。国立博物馆最近在办特展[京都之剑],一般展览暂停,我对武士刀一类的东西不甚了解,但一般展览上次也见识过了,这次看一下限时特展也不失为一件坏事。9点半开门,我到的时候队伍已经排出了博物馆,预计要等待80分钟。

凭着信仰的力量,我还是撑到了进馆。三层的博物馆满满的都是各式各样的刀剑,太刀、刀、短刀、剑、还有长枪,可能在我看来,很多刀都长一个样,实在看不出什么区别,但不乏很多人排着长队走到最近的地方,用一个放大镜贴着玻璃欣赏这些艺术品。鉴于每个展览室近看都需要排长队,我走马观花般地看过了一百多把刀,又看到纪念品商店卖的东西和我一年前看到的并没有什么差别,就离开了博物馆,奔向拉面。 (更多…)

YANG的列岛横断(一)东海&北陆

Y

别逃避我们以后要做的事情,多些幻想少一些犹豫的途径
—《以后要做的事》 林俊杰

拖着行李走出名古屋新干线,四处寻找着转乘名铁的入口。我不想走,我还没玩够,最后一天的一分一秒我都想抓住,哪怕是800系车厢外飞速掠过的树影。我很焦虑,我想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我回去就要上班了。

13天前的我,行程与今天正好相反,不过当时的我也并没有像现在留恋这里一样期待这趟旅程。所以说到底,留恋的根本原因还是不想回去上班。

不想上班…重要的问题要说三遍。

列岛横断-东海&北陆

1、中央本线特急

从名古屋下来之后连站台都没出,直接去换JR Pass,然后钻进了新干线。想到进海关时被问到,为什么你的停留地是东京,却来了名古屋,我说,因为机票便宜。事后我觉得我这个答案是话糙理不糙,虽然海关的小姐姐的微笑略带尴尬,但是确实来名古屋便宜啊,我还有JR Pass,去东京也不要钱…

东京就是个比较熟悉的地方了,去了三回,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就简单地吃了顿久违的一兰拉面,一顿日思夜想的纽约大汉堡,去新宿御苑逛了逛,还顺便去横滨看了看。横滨倒是第一次去,港口旁的山下公园很美,也看到了传说中的冰川丸号和巨大的邮轮。中华街的雨中幻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能和6月份的原宿lo娘一样,我去太早了,8点多能看着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