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Holidays!

Kicity* The Blog

YANG的列岛横断(三)九州

Y

7、九州南下

在下关拿上行李,坐几站慢车到了小仓,我这就算迈出了九州的第一步。换上新干线,坐一站到博多,吃一碗博多一幸社总本店,我这就算玩完了九州的第一个景点。

在博多没有多呆,吃完拉面我就拉着箱子上了樱花号,坐到熊本。一步一个脚印,一天四个地方,乘降自由。熊本的唯一目标就是熊本营业部长办公室,进去之后发现比我想像中小多了,纪念品可发挥的空间不大,部长也在一个小时前下班了,挑了半个小时,给相关的人买好相应的礼物,我便重新乘上樱花号,前往今天的目的地鹿儿岛。

顺便说一句,熊本的电车年头真够久的,那个操作箱我看着都累。

8、火山在上

列车抵达鹿儿岛中央终点站,这也是我本次旅行狭义上的最后一站。第二天一早,我便买上一张cute,然后坐着市电换渡轮前往樱岛。樱岛是一座活火山,上一次喷发是1964年,之后常年冒着烟,随着风往南飘——还好是这样的风向,不然鹿儿岛市区火山灰会很严重。计划好时间乘船上到樱岛,赶上最早一班樱岛观光巴士,依次到达鸟岛展望所、赤水展望所和汤之平展望所,其中汤之平展望所在山上,巴士开了一刻钟的盘山路,在这里停靠15分钟用来让游客观光。

樱岛火山有两个火口,据我所见都在冒烟,火山在上,这种景象真的不是哪里都能见到的。比起山下,在山上的火山灰非常浓烈,地上厚厚的一曾黑土,头上脸上也都是黑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味。时间到后,巴士就沿着另一侧开下了山,回到港口。樱岛还有一条更远的路,要好几个小时,只有定期观光巴士,或自己开车才能到,路上有一座被火山灰淹没到脖子的鸟居。 (更多…)

YANG的列岛横断(二)西日本

Y

4、三过琵琶湖

金泽是雷鸟故里,从金泽经由琵琶湖开往大阪的特急列车也叫雷鸟号,之前这附近有很多列车都叫雷鸟号,最终是统一了名称,叫Thunderbird,日文名Thundo-ba-do,我觉得日本人给列车起名的天赋并没有体现在这趟列车上。

雷鸟号和北海道的各种特急列车有点像,高高的驾驶台,四四方方的大鼻子。从金泽坐上第一班后,在夜色中起航了。天亮之后,琵琶湖也出现在了铁道的左侧,日本第一大湖的湖面一望无际,不时还有诱人的湖滩在向我招手。原定的计划是坐到近江今津,下来看看琵琶湖博物馆,或者有机会坐船游一圈,结果这站下来之后没有找到存放行李的地方,就改变计划继续坐车去近江高岛,在湖边看一看,吹吹湖风,但是下了车之后依然没有找到存放行李的地方,并且望山跑死马,地图上看着不远的距离,在车站上眺望过去,距离湖边还有十万八千里。于是我决定去大津,这个地方比较安全,很多人都是在这座城市进行琵琶湖观光。坐着慢车还要换乘,好不容易到了大津站,倒是有存包的地方,都满了。想想要拖着一个沉重的箱子去游览,实在叫人提不起兴致,并且有京都勾着我,于是直接转身上车,开往京都方向。

好歹在列车上看到了琵琶湖,等下下次特别观光计划的时候,顺路去看看琵琶湖花火大会吧。

5、京都!京都!

京都的第一站是国立博物馆,第二站是拉面,第三站是岚山,这些都是第一批出现在我的行程单中的期望值极高的地方。

作为在日本游览的第一座城市,我对京都有很大的好感,繁华中有着宁静,现代化的车站和博物馆坐落在浓浓的历史当中。国立博物馆最近在办特展[京都之剑],一般展览暂停,我对武士刀一类的东西不甚了解,但一般展览上次也见识过了,这次看一下限时特展也不失为一件坏事。9点半开门,我到的时候队伍已经排出了博物馆,预计要等待80分钟。

凭着信仰的力量,我还是撑到了进馆。三层的博物馆满满的都是各式各样的刀剑,太刀、刀、短刀、剑、还有长枪,可能在我看来,很多刀都长一个样,实在看不出什么区别,但不乏很多人排着长队走到最近的地方,用一个放大镜贴着玻璃欣赏这些艺术品。鉴于每个展览室近看都需要排长队,我走马观花般地看过了一百多把刀,又看到纪念品商店卖的东西和我一年前看到的并没有什么差别,就离开了博物馆,奔向拉面。 (更多…)

YANG的列岛横断(一)东海&北陆

Y

别逃避我们以后要做的事情,多些幻想少一些犹豫的途径
—《以后要做的事》 林俊杰

拖着行李走出名古屋新干线,四处寻找着转乘名铁的入口。我不想走,我还没玩够,最后一天的一分一秒我都想抓住,哪怕是800系车厢外飞速掠过的树影。我很焦虑,我想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我回去就要上班了。

13天前的我,行程与今天正好相反,不过当时的我也并没有像现在留恋这里一样期待这趟旅程。所以说到底,留恋的根本原因还是不想回去上班。

不想上班…重要的问题要说三遍。

列岛横断-东海&北陆

1、中央本线特急

从名古屋下来之后连站台都没出,直接去换JR Pass,然后钻进了新干线。想到进海关时被问到,为什么你的停留地是东京,却来了名古屋,我说,因为机票便宜。事后我觉得我这个答案是话糙理不糙,虽然海关的小姐姐的微笑略带尴尬,但是确实来名古屋便宜啊,我还有JR Pass,去东京也不要钱…

东京就是个比较熟悉的地方了,去了三回,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就简单地吃了顿久违的一兰拉面,一顿日思夜想的纽约大汉堡,去新宿御苑逛了逛,还顺便去横滨看了看。横滨倒是第一次去,港口旁的山下公园很美,也看到了传说中的冰川丸号和巨大的邮轮。中华街的雨中幻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能和6月份的原宿lo娘一样,我去太早了,8点多能看着啥? (更多…)

YANG的北上铁路纪行 上野-仙台-青森-札幌-小樽-室兰-洞爷-钏路

Y

东北新干线-隼 新函馆北斗
新干线的名字一向中二,隼还算是其中有那么一点意境的。
青函隧道修通后,北斗星寝台特快一度成为东京去往北海道的通勤列车,三年前被新干线取代,北斗星改为超级北斗暂且存续下来,作为开往新函馆北斗的新干线目前修不上函馆本线的接驳方案。东京到新函馆北斗4小时出头,有人说4个小时的火车以内是可以与飞机竞争的方案,我想说,等发行ANA pass那一天再说吧。 (更多…)

Yang的东京步行笔记 惠比寿-涩谷-新宿-须贺神社

Y

Yin本来想去的是池袋,在新宿御苑成功圣地巡礼,因此出来后想着再巡10块钱的,就右转去了须贺神社。池袋,留着您下回自个儿去吧。

上一次去东京正好是在玩阴阳师的日子,惠比寿是那个骑着金鱼钓啥玩意的老头儿,看着又惠又寿,我觉得一个地方叫惠比寿会不会这个地方的风格像是比如铁胆火车侠里寿星号那种,脑袋上插仨牌子,再戴个交通安全的圈儿。

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那里和一般的东京并无区别。从惠比寿到涩谷再到新宿,都是沿着JR Yamanote大铁道走。东京环状线,走在小巷子里,身边时不时略过一辆辆山手线列车,这条线的列车还挺新的,不像北海道几大特急线路上的各停车那样,有的甚至只有一节车厢,检票都是司机师傅代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