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lectro.

Kicity* The Blog

YANG的列岛横断(五) 大海以南 雪山以西

Y

那些广为人知之美,我们势必要抓住,那些往往被人们所忽视甚至所遗弃的美,我们也要领教一二。况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

下了全日空,换好JR Pass,坐上成田Access来到东京,满眼已经都是熟悉的景色,不需要谷歌地图也可以找得到路,我真的来过不少次了。

酒店定到了饭田桥这样一个小站旁边,从车站出来去到酒店的路途还有些艰辛,街上景色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只记得那点缀在胡同之间的小店和门口三三两两的人,仿佛宽敞与繁华专属于银座与新宿。

入住放好行李,去文具店逛一逛洗洗审美,吃一碗一兰拉面,本次行程中东京的部分就这样结束了。

1、只见川

阅读本章建议同时打开谷歌地图,以获得良好的阅读体验。

只见川是贯穿上越和东北地区的一条河流,沿线开行了只见线,几近废线却因为冬天下大雪的时候沿线居民只能靠它出山而保留了下来。而只见线经过的只见川第一到第四桥梁,其美景也被大力推广宣传。

本次的目标便是景色最好的只见川第一铁桥,位于会津西方附近,在会津宫下站下车徒步上山是最好的观景点。我琢磨了许久,是从东京乘坐东北新干线换乘磐越西线,从会津若松向西坐,到达新泻,还是反过来先到达新泻,再一路向东。因为适逢新年,北海道的观光巴士和动物园马上就歇业了,因此要先去北海道,所以选择了东京去到新泻,然后一路向东,在仙台吃一盘牛舌,之后直扎青森以赶时间,这样一条路。

东京坐第一班上越新干线朱鹭号来到浦佐,换信越本线到达小出,然后坐上慢慢悠悠的只见线kiha柴油车,穿过日本的大农村和山林。多年前一场暴雨冲垮了只见线一段路,这几近废线的盈利能力也就破罐子破摔了,从只见站到会津川口的代行巴士营运至今。

会津川口换乘要等两个小时,因此我徒步去了只见川第四桥梁先睹为快。适逢大雨,打着伞拉着箱子,一步一汪水,直接打消了我在会津宫下再下车去爬山看第一铁桥的动力,早点去仙台吃牛舌多好。会津川口还是很荒凉的,走过一个加油站便是第四桥梁,桥下有只见线的轨道,并在不远处拐了一个弯,配上桥下的大只见川和对岸柏树在只见川中的倒影,却也是有趣的景色。

只见线东段的柴油车一样饱经沧桑,但还贴着绿色的只见线的宣传外饰,标志是一个底下两点化成两条腿的 只 字,而西段的车贴的则是 只见缘结 这样的爱情主题,真是很难琢磨出逻辑来。列车行驶在只见川畔,几次过河又回来,道路两旁都大片大片的枯树,如果是夏天应该会很好看吧,再冷一些的冬季,覆盖满了雪,也会很棒,然而今天却是在下雨,所以后半程让人有些昏昏欲睡了。

一路无话,掠过会津宫下,在会津若松换乘磐越西线到达郡山,再换山彦号到仙台,我达成了横穿本岛的成就。吃了牛舌,又发现自己赶上了年底这几天才有的光之盛典,于是徒步到定禅寺大街去转了一圈,道路两侧和中央的树上都挂满了金色的小彩灯,很是浪漫。

我发现今天这一趟倒是很适合情窦初开的少年少女一起来,在只见线上大半天齁无聊齁无聊的,正好谈谈心,然后去小彩灯底下溜一圈,说不定就成了。

2、美瑛雪夜

直扎青森已经是晚上11点半,然后坐第二天6点的新干线继续北上,在札幌吃了拉面共和国,于下午3点到达旭川。

酒店入住,放好行李,来到旭川站,发现后面有一片小公园,积了厚厚的雪,于是去转了转,这应该是这趟旅程踩上的第一脚雪,暗自欣喜了许久。

旭川乘坐富良野线到达美瑛,之前预约了美瑛夜游巴士,去看夜里的白须瀑布和青池点灯。4月已经和亲爱的Zxq一起来看过美瑛的这些地点。冬夜点灯主题看起来新颖,然而白须瀑布晚上也还长那个样,青池更是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因而看不到本身的颜色。不过青池点灯确实很用心,八个方向不同颜色的灯依次亮起,配上青池中枯树的影子,有时会把冰雪覆盖的湖面照得很梦幻。

从美瑛回旭川的一段路犹如噩梦一般,一节车厢的小破车被塞得满满的,上车的时候,一小撮东南亚人和大批的国人仿佛要把你给拱到天上去,车上也是国语聊得热火朝天,让我只想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装一个美籍华人。

3、雪中漫步

旭川的第二天去了旭山动物园,恰逢动物园元旦前最后一天开放,和美瑛一样,从等车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被国人占领,队伍排了一百多米,一辆一辆临时巴士调动起来往动物园运人。

还好,巴士运载能力有限,动物园门口的队伍倒是不长,入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站定一个位置,等待企鹅排队走过。天下起了大雪,看企鹅的人绕了一圈得有小400米,终于,一堆企鹅在饲养员的带领下,晃晃悠悠地朝我们走来了。我发挥人高马大胳膊长的优势,一个后撤步站稳,一个长臂猿伸手,镜头中仿佛动物园就我一人。

这些企鹅摇摇晃晃地走过,到一片大空地上转了转,然后继续它们的散布。除了一只疑似自闭症企鹅一直黏着饲养员不动窝以外,其他企鹅心理素质明显高于企鹅平均,甚至有两只戏精还趴到地上出溜了一段,让众多游客高呼卡哇伊。

企鹅回窝后还表演了一个排队入水,一只明显精力旺盛压抑了许久的企鹅在高台上高歌一曲,还给自己伴了段舞。

企鹅消停了之后,继续往山上走,看到了很多不常见到的东西,包括一只蜷起来睡觉的狐狸,一只站着睡觉的猫头鹰,四只趴着睡觉的灰狼,还有一群在风雪中抱团睡觉的猴子…这样消极怠工可不行啊,看看人家北极熊,围着小山包一圈一圈地绕,在拐角还抬起半个身子吼一声,这多敬业。

4、天都山

从旭山动物园回来吃了一碗山头火,很典型的旭川风味,感觉是鸡汤,还挺鲜的。上次吃了重口味的,这次想了想换了盐拉面,嘴里淡出个鸟。

吃完,直接坐上特急大雪号,沿石北本线前往网走。终于,出了旭川,开始进入了我不曾涉足过的领地。除了旁边坐了一个疑似燥狂症的小疯子,一路无话,黑灯瞎火的啥景也看不到,列车就到了网走。

网走这天的任务包括北滨、网走监狱和天都山流冰馆。原本是想在网走观赏从西伯利亚漂流过来的流冰的,但初冰是1月底,破冰船也是那会儿才开,所以这个遗憾就留了下来。

查好时刻表,早早起来坐上钏网本线的慢车,开了四站来到非诚勿扰的取景地北滨站,下车便是一片大海,也看到了电影里出现的站房。走了一段来到一个海湾,看到了过冬的天鹅。虽然旭川下大雪,但确实不冷,让我低估了北海道的威力(第一次低估),一早上拍照片手都要冻掉了,浑身也是颤颤巍巍的。这条线路的海景还是很无敌的,尤其是北滨站还建了一个迷你展望台,可以越过站台对面的遮挡拍到更广阔的海景。

回酒店吃早饭,然后开始正式的观光项目。乘坐观光巴士到达天都山流冰馆,展馆很小很小,在地下,里面只有一场7分钟流冰电影,一些随着流冰一起远道而来的小生物,有一种流冰天使还是很可爱的,然后就是零下十五度体验室,一人一条湿毛巾进去挥一挥,感受瞬间冻结。其实早上那个温度并没有比这低多少。

流冰馆之后是网走监狱,一座少有的监狱博物馆,可以看到过去日本犯人的生活,真的惨,一犯错就减少食物量,再就是关小黑屋并减少食物,关单间并减少食物,减少食物真的管用…网走监狱还播放了一段网走监狱的犯人当苦力修建旭川到网走的中央道路的视频,在茂密的丛林中淋着雨砍树,砍到累死为止。

在出来之前对比了现代日本监房,好嘛比我住的酒店条件都好。

5、纳沙布

网走之后,沿着钏网本线一路坐下来,便来到了钏路。在知床斜里附近看到雪山不错,因此下车转了一个小时,看了雪山日落与晚霞,在这样一小段时间内做到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就像上上次的名古屋一样,钏路仅作为一个驿站,第二天早上5点半便搭乘快速花咲号前往根室本线的最东端,也是全日本铁路的最东端根室,然后换乘巴士前往全日本的最东端纳沙布岬。纳沙布岬下着小雨,狂风席卷着海面,海浪不要命似的拍打在岩石上,我站在海边,稍躲闪不及海浪就冲到了我的脚下,赶忙小碎步倒回去。纳沙布岬有一座灯塔,建在悬崖峭壁上,我站在旁边,看着脚下的波涛汹涌和远处源源不断的能量灌注,恍惚间有种一不留神掉下去就死定了的感觉。

雨下大了,公交车排的时刻表给了55分钟的观光时间,然而也只得去找地方避雨,多日忍饥挨饿没吃过正经饭,于是在一家60年老店买了两盒纳沙布限定的点心充饥。

真TNND难吃。

6、宗谷

最东都排到了日程上,最北又怎能错过?早在上上上次,也就是第一次来北海道,我便想去稚内,然而第一次这么玩命坐火车的我,到了那天腰酸背疼屁股麻,实在不忍再北上就放弃了。这一次,我丰富而漫长的坐火车经历成为我充足的武装,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宗谷本线。

同样,从旭川往北也是我不曾涉足过的地方呀,坐上宗谷本线特急宗谷号,驶出旭川站的那一刻,我就像口袋妖怪里第一次来到新地图那样激动。而宗谷本线也着实没有让我失望,选择白天乘车北上是对的,北日本海的寒风席卷了这座大岛,雪是横着下的,铁道两旁的树木都挂上了厚厚的冰甲。

到达稚内,暂时风平浪静了一些,但坐着巴士继续前往宗谷岬的路上却让我大开眼界,眼见着风横着吹,雪,或者叫冰粒更合适一些,也横着扑打在车窗上,噼里啪啦的,不一会就眼见车开进了一团团的雾中。终于,宗谷岬到了,而这样的天气更甚。

狂风,暴雪,冰冻的路面,我甚至需要抱住柱子才能站住,一座公共厕所成为了一群人的避风港。

我的脸被刀子一般的冰粒打花,手在寒风中被冻红,衣服上,裤子上,书包上全是克服重力挂住的积雪,我甚至需要横着走,而一切言语也不足以形容这个海角的极端天气。

终于,该拍的都拍了,我和一群人一起钻进了巴士候车室,善良且不惧严寒的人把玻璃两侧的冰霜捂掉,得以看到车来,候车室里有几大本笔记,都是来到这里的人留下的话语。在北滨车站也有类似的笔记本,我写了一大段心得体会,最后称赞了一下All hail JR Pass,然而在这里,我只写了四个字

冻死我了!

以上。

后半段旅程,包括白神剪影、极度深寒、雪国特产、飛驒之白以及富士山,请见下期。

2020A

2

萌黄色车厢疾驰在新的线路上,从两侧的新的田野,新的高楼,到新的都会中央。

穿越着各种颜色的换乘站,有时候是春装,有时候是夏装,也能在隧道的尽头看到雪与大光。

轮船的蒸汽划破了天与海的蔚蓝,张灯结彩欢呼的两岸。

长椅上的上班族,银杏树,楼顶的公司标志,电视塔的呼吸灯,夜空,以及琉璃色闪耀的烟花。

第三站台的时钟,各种颜色的三千万双眼。

连接万众之光。 / Let’s connect everyone’s brightness. / みんなの輝き、つなげていこう。

Kicity*  2019/2020

寒星

寒星

从旧世界的高塔走出,电梯门缓慢而可靠地打开时,脚下就是刚才俯瞰的风景。

有别于电车一站外的繁星闪烁,这里街道的的一切都是庞大而肆意的。高塔的文字宣示着原子能时代,巨大的河豚像卡比兽堵塞着天空,过分明亮的街灯照耀几乎无人的街道,以及街道上唯二的路人,我们,一边东张西望,惊呼着三十年前的街机厅和电影院,一边在点评网站上查附近有什么高分地方菜馆。 (更多…)

泉佐野站

在电车上,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女孩子在吃汉堡。她的睫毛很长,每吃一口睫毛都颤动一下。

吃了两口之后,她把汉堡和可乐的袋子放在地上,抱着略显破旧的白格LV包睡着了。她的手在包的上面,捂着脸,有时候电车摇晃,她的身体也好几次差点被晃倒。 (更多…)

水与它们的流向

最近自己是不太愿意读书了。

想了很长时间上面这句话应该怎么说,或者原本这就不是应该说的一句话。它很麻烦。一方面我得否认自己的心力不再适合大量阅读。另一方面我发现自己无法融入阅读的团体之中了。非科研原因的严肃阅读,作为单纯的一个爱好,逐渐从玩物丧志到达了从所未有的高尚地位。艺术电影也是如此,在受到新大众艺术形式的排挤之后,重新积累起了森严的壁垒。这是一个荒原狼所无法接受的。

以上是2017年10月20日未发布《文艺冷战》的主要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