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何沐城

2020.4.7

2

好久不见,时隔多年,庸庸碌碌,依旧是Yin找我来,依旧是懒得起个题目,依旧是讲个四六不通又鲜有人懂的故事。   新岁添丁,他是家中新来的最小的孩子,手指般大小,家中视之甚高却总是要我来照看,他们总说生怕有哪些不妥而不敢上前。 妹妹也理所当然由我来照看,倒也不闹人,就是小小年纪添了失睡的毛病。睡前肚囊里总要叫上好一阵,我也不是先生,没什么办法,总是讲些路上听来的故事,有时讲一段会好,有时是两段。 每每讲完故事,我也会捎上一些旁的,家中不易,你尚年幼,要知艰困,明善恶,有机会定要念书。这段倒是助眠得很。 那日,也是这时,一日最美的时间,突然,我意识到她不见了,突然的就不见了,不知何时不见,也不知去向哪里。一时间我惊慌至极,开始在屋内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