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4.7

2

好久不见,时隔多年,庸庸碌碌,依旧是Yin找我来,依旧是懒得起个题目,依旧是讲个四六不通又鲜有人懂的故事。

 

新岁添丁,是家中新来的最小的孩子,手指般大小,家中视之甚高却总是要我来照看,他们总说生怕有哪些不妥而不敢上前。

妹妹也理所当然由我来照看,倒也不闹人,就是小小年纪添了失睡的毛病。睡前肚囊里总要叫上好一阵,我也不是先生,没什么办法,总是讲些路上听来的故事,有时讲一段会好,有时是两段。

每每讲完故事,我也会捎上一些旁的,家中不易,你尚年幼,要知艰困,明善恶,有机会定要念书。这段倒是助眠得很。

那日,也是这时,一日最美的时间,突然,我意识到不见了,突然的就不见了,不知何时不见,也不知去向哪里。一时间我惊慌至极,开始在屋内翻找。

我也发动了大人们,他们匆忙起身披上衣服,跑到屋外成群结队地寻找,他们跑到谷仓去找,又惊动了外公外婆,他们跑到鸡舍去找、又惊动了乡邻,他们跑到田地去找。

不知为何,我也在反复地喊唱着星光缭绕四个字,稍带韵律又轻柔极了,愿能出现。

我抬头仰望,满眼星光,或谷仓,或鸡舍,或田地。

这事很久了,渐要忘却了,故提笔记下。

 

书言至此,本想的是咸有一得,却终是鲜有一德。

 

关于作者

何沐城
何沐城

1个评论

  • 疯人言:

    细细回想,没有人真的在找他她它,甚至都不知其确切性别,每个人都在分外努力却又并不真的在意。第一反应去到的地方定是最关切的地方,谷仓、鸡舍、田地丢了没有,人丢了没有。家中无良,他她它的长大也会分这一份口粮。每个人都在心照不宣地坐着共同的事,相同的事,哪怕他她它只有手指般大小。

何沐城 作者 何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