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w

                          Metropolis.

Kicity* The Blog

2016B

2

我在住到第二年的时候,才发现鑫兆雅园的冷气是故障的。

热到不行的时候,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工作和电视上的音乐频道奋战通宵。

有时候手上多了一罐啤酒,有时候手里提着一支拖把。

我接受着窗外西山夕阳的洗礼,接受着亦庄线玻璃幕墙折射的阳光的敬意。

在新世纪邮电局的雕塑下手牵着手,环绕着地球和天使念着异国的语言。

在青叶山无人站的雨中等车,手中描画的是新化合物的结构。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过去的一些访客-1

在它还是粉色背景的时候,这个博客迎来了它最繁荣的一段时期——是的,它曾经是有访客的——即便当时的内容曾经想过发出来但实在是令人害羞。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时代的车轮——当然这个博客的很多榜样(链接已失效,请不要点击)和前辈即便是被碾过的痕迹都荡然无存——兴许事情可能比现在会活泼很多。毕竟,即便是在web2.0时代的前期,这个网络上还能够存在着自我主义的能够交流意见的场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隐藏非还有评论和没有入口的遗址式的自怨自艾(yì)。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