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  U  K  A

Kicity* The Blog

原材料价值的核算:As you wish

按实际成本计价的原材料核算:买入后计入在途物资(取得所有权但还没入库),入库后转入原材料+增值税进项,冲回在途物资或预付账款

自制或委托加工完成并验收入库:按生产成本,借原材料,贷生产成本/委托加工物资

投资者投入的,贷实收资本,差额计入资本公鸡。投资、抵债、物物交换都要加上增值税进项 (更多…)

上海小熊软糖

天阴沉沉的,抱着不会下雨的任性,两手空空的我随着外滩的人潮跌跌撞撞。在申报馆附近的第三家奶茶店排了大约五分钟以后,我意识到我好像长高了两厘米。
天阴沉沉的,船上的朗姆酒早已消耗殆尽。举着望远镜的我看着远方不知什么方向的流动的云。向似乎是十点钟的方向徒劳十六天以后,我看了看面前乱跑的兔子。 (更多…)

路上

路上

那是一头壮实的牦牛,哦不,一群,他们的脖子上挂着花花绿绿的缎带,有一头小牛的脑袋上还插了一簇木签子,仿佛是只羊。

跟着牦牛的脚步,沿着天路盘旋而上,历经了上百个发卡弯,也居高临下拍了数十张照片—有一些还真的不错。

云雾就在山的半截,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作为一个吹着干燥的西北风长大的孩子来说是了。仿佛沿着长满绿树的坡一路上去就可以够到它们。终于,我的期盼没有落空,车沿着山路一路上升,钻进了一团团的云雾之中,肉眼可见的水汽让我觉得像是在飞机上一样。从下面看,大概我们已经强行穿进云里了吧。 (更多…)

重庆

重庆

那是一栋老楼,墙皮早已被雨水剥离。她在门口,我在楼梯上面呼唤她的名字。我看到了楼道两侧的开锁广告、自行车和她身上的光。她转过头来用当地语言回应了什么,清脆而怯懦地。那是下午的星期三,到处都是树,我们被它们吞没。

林昊的精神世界 无尽列车

林昊的精神世界

第一部 无尽列车

第一章 没有终点的列车

“列车运行前方,是牡丹园站。”

列车轰鸣,行驶在隧道中,地上和地下都已是深夜。林昊挤坐在两个人之间,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一个5×6的花花绿绿的方格,似乎是一款和他一样无趣的游戏。

其实这款游戏本就不需要怎么动脑子,而他又装了一个辅助器,更是连手都不用动。他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四周,有时会用没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撩一下头发——太长了,会经常遮住眼睛。他的女朋友一见到他就会劝他去理发,而他的基友们一见到他就会调侃他说:

“你女朋友咋还没跟你分手呢?” (更多…)

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神保町-永田町-滨松町 (2/4)

Y

 

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二

The Long Walk II

神保町-永田町-滨松町

我喜欢旧式的书店。苏州街、三清洞、牯岭街,虽然在北京还能花半天时间挑个梅兰竹菊出来,但在言语不通的地方就完全不灵了,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塞氏译法猜个所以然。若是福至心灵找到一本看过的小众书籍,激动之情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更多…)

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浅草-银座-汐留 (1/4)

Y

 

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The Long Walk

浅草-银座-汐留

东京人现在不太常来这里,他们觉得浅草有点太粗俗或是过气,觉得这里不够好玩。浅草其实是东京少数仅存仍然保有原貌的地方之一。甚至,也许是最后一个这样的地方了。(北野武,东京居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