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新宿-涩谷-新宿 (3/4)

Y

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三

The Long Walk III

新宿-涩谷-新宿 (日间环线)

这和之前说过的不一样。

我像弹簧振子一样往返于新宿和涩谷,不断地开始和结束着不同的故事。

想写一本恋爱小说,两个人在涩谷的忠犬八公铜像见面,手牵着手穿越全向十字路口。也想写一个拯救宇宙的传说,勇者们在新宿站东口的淘儿唱片见面,楼下开过唱片《1830m》的白色宣传车。时间越长,越难辨别这些故事是否真正发生过,亦或只是我在这里跨越六年徒步中的幻想。书架上第一次战斗所遗留下来的勋章,即便到现在已经无法辨认真伪,仍旧封存着夏日雨后的心动。

和众人的目光交会,望向晴空下的小田急百货和虫茧大楼,这就是我在新宿的初生。

跳过旧青梅街道的标牌,偶尔会在站东的吸烟点驻足。老爸喜欢在这里抽一支Seven Stars,这是他在日本的最爱。周围的西装男性和西装女性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望着对面电器店的滚动信息和音乐视频。我在这里却无所事事。可能是想要在音乐视频中间看出点视频来,毕竟每当怪物入侵地球的时候,天上的摄像机总要拍这里惊慌的人流。那时的我盯着摄影机,在人海中一动不动。

新宿东口附近是我在日本唯一找不准方向的地方,大概是每次去都会下雨的原因。有一次趁着下雨去不得不逛了NEWoMan。其实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捧着Joël Robuchon家的红色咖啡杯,就一直等雨停。后来这里好像开了新的咖啡店,下次和女孩子去的时候就选择在这里碰头吧。

对面有一些小店还挺好逛的,还是大学生的时候挺喜欢edifice。

往南继续走一段就是新宿高岛屋了。我永远喜欢高岛屋。心水一件毛呢大衣,和店员互留了联系方式,不过到离开东京的那天也没能下决心买下来。就这么永久地错过了。

 

代代木站是个拍铁道和新宿风景的好地方。除此之外,在这里下车大概只能就是去明治神宫了,可能还有日共中央。

第一次去明治神宫的时候是日本战败日。除了早上的仪式之外,园内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前让Lico带过神宫的御守盐,据说镇宅非常有效。神社中间有一片草坪,正中间的远处是高耸的NTT新宿大厦。我把这片风景当了好多年的手机屏幕。从夏天开始,又拍了冬天和春天的风景。

 

原宿是一个小恶魔。作为游客来说,原宿与这段路线的其他商业区并无二致。即便是在竹下通前,能被辨认的牌子也是平平常常的那种。对于原宿喜欢的人来说,原宿则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小裙子店、娃娃店和可丽饼店,可爱就是原宿的内心。我喜欢原宿。

穿过代代木公园的大空地,再往南就是NHK大楼、上届东京奥运会的代代木体育馆,以及安利日本分社。安利的门口有个一直旋转的铜地球。第二次见到相同的东西是在UIUC的Wohlers Hall。每次去上课的时候,我都想着什么时候用手把这个地球停下来。毕业的那天我做到了。

 

偶尔经过的红色小狗巴士提示我,这里是涩谷了。之前一直想去的涩谷109挺令人失望的。感觉有点像崇文门搜秀。都是烟雾弥漫的奇怪的地方。端着相机在门前拍路过的人们,人来人往的有点害羞,索性带上耳机听宇多田光。耳机是白色的铁三角SQ505,方形的耳罩,和逢坂大河的是同一款。

某个小楼狭窄的楼梯上是名为宝石广场的表店。这家店的劳力士大概是世界最低价。表商是很好看很绅士的男生,听不懂中文的时候还接了中文语音通译。出门的时候我给她打了电话,她在大楼斜对面的小肥羊聚餐。年轻的我并不在意道玄坂风俗街里年纪与我相仿的女孩子。年纪大一点了反而在意一些。不,我一直在意来着。在恋文横丁的路标前交换了明信片,然后再也不见来着。之后还是见了。

摸摸忠犬八公的头,在ABC MART买了一双运动鞋,又去买了点天津甘栗。在涩谷的全向十字路口,我能感受到我正在距离地面二十公分的空中。

 

走到表参道的时候看了看地图,竟然有了些许疑惑。想着这里、六本木和代官山又是另一个故事了,干脆什么时候重写一篇吧。如果约会之后互相以各自的角度写恋爱小说(纪实)的话,这里显然是日本最好的选择。不过我还是更擅长西日本的风格。

在外苑前吃了WORLD BREAKFAST ALLDAY,很小的一间小屋,对于我这样的平均身材来说都有点狭窄。里面是一张长桌,各种肤色的人坐在一起,却没有什么交流。今天是地中海菜,我最喜欢的菜系之一。日本人有能把什么东西都做成日式的能力,这家店的调味也是如此。推开门的时候看着蓝蓝的天,还算是挺开心的。

再往北走是棒球场和枝叶繁茂的树。我不认识树的品种,说起来还有点遗憾。树的种类很像千代田看到的那种。院落深处的明治风格建筑是圣德纪念绘画馆。和上野的老建筑差不多,都是同一时期的小黑炮楼,敦实而有力。有点惊讶于绘画馆的藏品,几乎每一张都在世界近代现代史的课本中出现过。绘画馆有些老人,在每一张图画前都鞠一躬。在这个展馆里,我是战胜国的姿态。

旁边的工地就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主体育场,再往北的信浓町是创价学会的地盘,我挺不喜欢这里的。

 

第一次去新宿御苑的时候是秋天的清晨。蓝色的天空和金色的落叶道路,真是无双的景致。在尚有露水的长椅上坐了很久,未能免俗地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看着树叶漏下的阳光发呆。第二次去新宿御苑的时候是早樱的午后。一切还在萌发之时,草坪上已是布满了新绿。角落的一株樱花已经满开,风吹过时花瓣飘到墙外,飘到行人的身上。躺在草坪上睡了好久,云彩遮盖着我的脸,直到听到了催促回家的喇叭声。

 

回新宿的路是很长的一条上坡。天还蒙蒙亮着,地球上的灯已经陆续亮起。小田急的电车跳过了参宫桥的道口,我的后背是一阵风。我回头看了看飞驰的列车,走过了松屋和首都高速的过街天桥。

新宿的夜晚降临了。

 

跳转: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浅草-银座-汐留 (1/4)

跳转: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神保町-永田町-滨松町 (2/4)

跳转:Yin的东京步行笔记 新宿-涩谷-新宿 (3/4)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