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w

                          Metropolis.

Kicity* The Blog

00

00

高温下的沥青路被大太阳灼得要命地烫,不知是不是正午时分的高温使我产生了错觉,我这脚下的确是涌动着一种松软的感觉,不像细沙,反而更像放久了的棉花糖,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的半只脚都埋在了里面,每抬起一次脚都不知该把重心控制在哪边才好,以至于左摇右晃,像极了个酒足饭饱的酩酊醉汉。 我就这样地在向前挪着步子(因为此时用走大抵是不甚妥当的),可以什么都想,抑可以什么都不想,就这样地一路向前,可以随时冒出些真真假假的东西,不管是我脑子里还是这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