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日报。

像往常一样,检查好书包里的东西,钱、手机、钥匙、卡,还有一本蓝色硬皮的小说,上面只用银色小字写出作品的名字。

发送工作日报,和周围的人互道再见,打卡、推门,在电梯开门之前用wifi再刷一次微博,然后再打一次卡确认一下,傍晚六点半的电梯很挤,大多是我们九楼的同事,他们那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忙。

路口总有些人在发健身房游泳馆广告,never sleep,记得上次五四青年节,公司青年可以放假半天,大下午两点我高高兴兴举着相机跑中关村拍鸟。结果拍了半个小时才发现自己钱包落公司了。回去时正是三点多,大太阳晒,路上没什么人,他们还是在宣传自己的健身房。

有人说中关村哪有鸟拍啊。我也觉得是,可中关村除了鸟还有什么可拍的啊。那天约了同学去呀咪吃咖喱,结果走过e世界的时候感伤了。看见这么大的一个建筑倒闭了,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同理还有半死不活多年的海淀图书城,不过后者早就习惯了,偶尔路过,和大家在北大、在东方宫、在大食代吃东西,话说回来,面试的时候到得有点早,在那里消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呢。

对面的楼是维亚大厦,我们的另外一个办公区,楼下有一家农行。经常在外面和大家吃完午饭,然后一路小跑跑到这里,取点现金,然后盘算着自己的欲望。

我喜欢农行,一方面是因为我所有的银行卡都是农行,另一方面这家农行也开在八一中学旁边。上班的时候偶尔能听到八一中学的下课铃。和我们当年一样。

路上有个711。711是极好的,如果有妹子找人陪着买早餐的话,倒可以在里面买个香蕉蛋糕。略贵。如果是平常的话不如在上班路上买个饼,两块钱,除了没肉之外什么馅都有,吃着吃着就到地铁站了。

早上的时候偶尔起晚,一路小跑着跑过学校前那条正在整修的路,打桩机的声音混杂着和煦的晨光,那时候脑子中的音乐是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711旁边是“多好鸭”,看名字总让我想起初中时的一个阿姨,记得她的口头禅就是这个,尤其是那个末尾的语气字。这家店应该是卖鸭肉快餐的,平常人很多,但我从来没去吃过。有天早上看到店门紧闭,桌子椅子什么的散在外面落了一地,第二天门上窗上就涂上了红字。再之后门上又多了几张大字的A4纸,估计现在已经走上法律解决的途径了吧。我很好奇,只不过这种好奇也止于路上多看两眼而已。

再旁边有个楼,外墙上有着上州屋的广告。我一直以为这应该是个吃日料的海鲜店,直到我看到了边上橘黄色的渔具二字。也差不多。

楼上是一个叫香雪会计的,不打广告,弄几块LED板封窗户上,我想这大白天得多黑啊,多花的电费估计都够广告钱了。我看上面有会计实习培训,觉得挺好,想试试,又觉得这地方宁可关灯也不愿出那广告钱,这地方估计也没多少业务。

银丰大楼一直在装修来着,这儿以前叫京东360buy自提点,门口几辆蓝色的小车,一堆快递员在门口抽烟。现在牌子变红了,霓虹灯也亮堂了,自提点也变成了JD No.1客户服务中心。可还是背着包的快递员在那里检货,那儿还是个自提点。

拐过弯去,就感觉稍微高级一点,有吉野家和DQ,路过穿白校服的女孩子三三两两地从边上路过。间或也有几个戴眼镜的男孩子,多半是补习班刚回来的。还没有意识到他们比我年轻。

路边一般都有几个摊贩,卖各种各样的小吃熟食,偶尔也有一两个贴膜的。炸鸡挺香,但不敢买,上次中午图便宜吃了个路边的小店,结果连吐带泻了整整七天。

那天说来也奇怪,就一家小摊。有个卖公婆饼的婆娘,周围围着一堆人,其中有个城管举着执法记录仪,大声嚎“你们要相信政府,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就是没收”。然后女人什么都不顾,只在那呜呜地哭。

前面走着三个人,其中的胖子说了一个笑话,我忘了,旁边的两个瘦子嘿嘿嘿地笑两声。明明一点都不好笑。

我思忖着这些,抬头看了一下地铁里的电子板,列车还有两分钟进站。

突然一股电流从我的脑中划过:坐反了,今天我该回家。

 

谢谢大家。

很开心能和大家度过这样一段时光。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