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里雅宾斯克 (1) – 加勒比海游记 (4)

//未完成,正在修改

“组织(Организация)这个东西真是精密啊。” 挑挑拣拣了半分钟,我还是从一盘薯条里选出了最为健壮的那根,连盐都没蘸,就直接扔到嘴里。相比薯条、西芹和水牛城烤鸡翅,此时的我明显更需要一杯饮料。

我向餐厅门口的侍者招手,和其他寥寥的几位顾客一样,他在死死盯着电视墙上的某块屏幕,可能是佳木斯拖拉机厂和哈药二厂的半决赛直播,或者是昨天东方红和宝泉岭的那场录播。总之他并不为我的招唤所动。

即使被放慢数倍,这些球员的动作对我来说都过快了,根本看不清楚是谁在持球。相对于球员的高速移动,我们的餐厅职员实在是慢得出奇。毕竟这只是航行途中的第三天深夜,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和怎么吃也吃不完的食物。这里是邻里俱乐部餐厅,挪威邮轮公司遁逸号轮船,这片黑暗中唯一永恒闪耀的星辰。

“哦。” 同伴头都不抬一下,接着摆弄他那部手机。我也随手翻了一遍程序列表,并没有什么意义,现在只有他的手机有网。作为六等房间拼房的好兄弟,上船的时候我们合买了社交网络套餐,最便宜的那个,顾名思义,就是只能上社交网络,我有网的时候他闲着,他有网的时候我不能上,每一个小时交换一次。

但很快,我就知道这只是一场骗局。在最开始的数个小时里,我们还在和家人告别,晒风景和船上的美食,一觉醒来,朋友圈里熟悉的朋友全都陷入了沉寂,扑面而来的是如浪潮一般的信息流。

“所以现在网上又有什么新闻?”

“战争。”

“废话。”

“王朝更迭。”

“少他妈糊弄我。”

“我说我上校内网呢你信吗?” 同伴瞥了一眼我。他那个华为手机屏幕上还真是熟悉的蓝白界面。

“跟这回忆童年了开始?”

“你知道我以前有个经常评论的好友,”他揪了一根薯条,“叫水煮鱼的那个妹子。”

“我不知道,”我也拣了一根翅中,“你小时候的事我哪知道。”

“那时候她在德州上学,我在滨州。大概在网上聊了两三年吧,新年的时候还互相送过贺卡,小姑娘字挺好看的,我挺喜欢。”

“后来呢?”我擦了擦手,水牛城鸡翅哪里都好,就是酱汁太多,吃完鸡翅的手再拿什么都是同一个味。

“没后来了。慢慢就没联系了。”

“所以她现在也在船上?”

“不在。”

“那你开校内网干啥呢。” 别说,我这几天连有这么号社交网站都没想起来。

“因为它确实是社交网站,”他稍微抬了下手,服务员见状走了过来,“感谢船长。”

和服务员一块走来的还有本复杂的酒单,我敢说,即便是滴酒不沾的人,通读了酒单之后也会变成调酒大师。但我们的套餐只含了全时段的食物,并没有畅饮的权利,可乐也不行,只有白水。我不确定柠檬水行不行,但作为一艘巴拿马注册的西洋船,大概柠檬水也是免费的。

“两杯白水,谢谢。” 我不想冒着付哪怕一块钱的风险,还是选择了无色无味的白水。

“所以……”同伴喝了显然是很大一口水,才把慢吞吞的服务生熬走,“大多数社交网络,微信、QQ、抖音,甚至是大众点评,这些年要不是没有网页版,要不然就把网页版弄得完全没法用。”

“能有服务器就不错了,”对于这个我可是一肚子牢骚,“就咱们出来这几天,好几个都更新换代了。”

“只有校内网是例外,”他把剩下的水一饮而尽,“老校内网的代码一直没人更新,所以我还能登上它的网页版。你看,我在发送状态的框里写上网址,发送,然后再从自己分享的链接里点开网站,卫星就会把链接里的网站判定为校内网自己。”

“卧槽可以啊!”

“我估计是卫星的白名单还是好几年前的,这几天新出的网站还用不了,但老校内网还一直能上。没想到这么先进的船上,系统一直都不更新。”

“可能是为了稳定性吧。这是维持组织所要求的。”

“组织(Организация)这个东西真是精密啊。” 他学我刚才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我的俄语也不利索,但口音要比他更胜一筹,“所以现在外网还有啥网站你打算看?”

“炒股。”

“这里。”我指着面前的桌子,一字一顿地和他说,“邻里俱乐部。是宇宙尽头的餐馆。你知道吧。”

“我知道。我不是为了赚钱,”他说,“在这样漫长的时间里,通货膨胀会将任何微小的资产翻番到无限庞大。”

“不过,即便我们如此富足,但仍然负担不起一杯可乐。”

“你知道时间是我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敌人吗?”

“我可从来没把时间当做朋友。” 远处的顾客突然欢呼了起来,没想到他们吃个鸡翅还自带呜呜组啦。喇叭的声浪盖过一切,整层甲板的住客都看了过来,眼神奇怪又不奇怪。

同伴叫喊着:“所以在我们全都死亡之后,股市还存在吗!”

我也叫喊着:“连人都没有了,哪他妈还有股市啊!”

“你知道个屁!” 他拿起手机,转向我的方向,红和绿的线条在黑色的背景上来回跳动:“算法是永存的!”

“组织(Организация)这个东西真是精密啊!”

(FIN.)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