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之下

近来因为学校和准备实习的原因,经常在早上往返于家和宿舍之间。

所以就在假期初的那么几天,在一夜的世界杯直播之后,冲个半温不热的凉水澡,开一瓶力保健,打起精神换上正装,让上班去的老爸捎一段,抵达亦庄的中枢车站,也就是那个没有河流的亦庄桥站。

亦庄桥是个未来感十足的地方,至少早上处于宿醉一样状态的我是这么看它的。透明的扶梯管道就像触角一样,中间的躯干则是典型社会主义奥林匹克风格的庞然大物。四周的草坪很开阔,一边有森林和湖泊,以及令人怀念的已经倒闭的百安居;另一边则是玻璃建造的商住两用房,朝霞映照之时,则会反射出令人目眩的紫金色。

虽说是商住两用房,除了里面注册的一群皮包公司之外看不出太多的什么商业气息,当然如果非要说的话,不通液化气也姑且能算上这类建筑的商业特色之一。

不管怎样,楼下的风景却是地道的北京味。鸡蛋灌饼摊所散发出的油腻味道,糊住了清晨凛冽的空气,使得阳光都呈现出其他地方所没有的暧昧。公交站牌上怎么铲也铲不干净的小广告传递着极简主义的设计风格和流行趣味。办证收药早已成为这个朝阳行业的过去式,现今的他们,从事着的是从一六九四年不列颠岛开始的高尚行业,虽然手段还不是那么的光彩。

层层叠叠盖满半个天空的广告牌还是不知疲倦地亮着。漫天飞舞的莆田系医院广告和英伦贵族风格廊坊一居室传单被照得金光闪闪,就像大航海时代探险者所梦想的那个中国一样。在午夜两点的万籁俱寂之时挺赛博朋克,可黑夜的伪装已经消失,日常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市营巴士、八方达公司、运通线路、大兴国民快线、通州两线联营,连带着冷气十足的开发区公交依次排在公交站前,面前排着穿全套校服的、半套西装的、休闲夏装或是油腻工作服的乌合之众们。这条队伍从公交站到地铁站延伸到目之所及之处,队伍中的每个人都在有序移动着,我也不例外,但我却不知道队伍到底是向左还是向右行进的,我想这是一个测不准问题,又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当我想往右走的时候,总会有向左的人把我挤回来,反之亦然。

好不容易,我在这团混乱中挤出了一条道路。队伍拐向透明触角的角落有几个穿黄衣服的人,面前摆着小山高的,透明塑料杯装的紫米粥。

更令人诧异的是,他们的条幅上写着免费送粥的字样,却又不像是某种红色或者极端主义教团的形象。

队伍还保持着它一如既往的形状,并不以这样几个阻碍时代车轮的人为转移。

我停下来,拿了一杯,热腾腾的。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