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游记(2):开曼群岛·大开曼岛

早上八点,坐着小汽船,我们从邮轮驶向了大开曼岛。

相对于崭新而安静的法尔茅斯,大开曼的邮轮码头像早市一样。面积不大,一下船就要穿过很多卖一日游、椰子水和脏辫的小摊。码头被略微生锈的铁栅栏围了起来,只要稍微晃一下船卡就能进入,完全没有检查。早下船的游客已经占据了海滩边上的啤酒馆,木制屋顶上的风扇呼呼地转。

我准备去捉魔鬼鱼。跳上了一个白色的面包车,车门上用日语写着伊豆某某町会的名字,突然有点关于时空的迷幻感。

看了一下地图,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岛屿北部的浅滩,好像不用订车和小船也能去一样。问了一下向导大概游过去要多久,他愣了一下,说如果你游过英吉利海峡的话大概可以试试。

我兴许能呢。

到了大开曼岛的北角。又换上了一只蓝色的小艇,云层有点沉重,风打在脸上夹杂着些许水滴,半睡半醒的,小艇的马达轰隆隆的,柴油的味道有点令人眩晕。

直到突然被阳光照醒,眼前的天和海水都是一片淡蓝。大家惊呼了起来,目之所及已经没有陆地的痕迹,我们是可观测时空里仅有的人类。

不同方向的船又汇集在海中的一片浅滩。海水很浅,大概稍微没过胸部的程度。我一蹦一跳地,行走在外太空一样。拍照的时候脚底滑了两下,透明的海水也是一样的咸。

向导拿了一些肉,魔鬼鱼就顺着气味游了过来。感觉像家养的,温顺无害,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偶尔也能用手指触碰一下,滑不溜丢滑不溜丢。忽然一下子就被向导侧身捞了起来,并不挣扎,营业性地扑腾了几下,嘴里倒是没停着,两只眼睛的距离好远。

我轻轻地拍了一下它,向导就把它扔进了我的怀里。我总觉得这种好看的东西有毒或是带电什么的。吓了一跳,它很快挣脱了,一转眼就不知道去哪了。

之后又去了一个小岛,在浅滩上捉到了海星,外壳很扎人。Hunan和我捧着合了一张照片。
沙滩意外地很细,沙子能透过皮肤渗入脚背一样,如果算上仅有的几株椰子树,看起来就是经典问题里“如果把你扔到一个荒岛你要带什么”的那个荒岛。我突然想带一些吸管来喝椰子水,不为什么。

在稍深的海水中浮潜。大学学过半年游泳课的我以为自己确实会游泳,一个猛子就沉了下去,好不容易抓住船的栏杆爬了上来,乖乖地拿了一个游泳圈。啊大海真可怕。

回程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小汽车经过了一个又一个大转盘,大到夸张的那种。转盘里的巨幅广告有英文和中文,多是房地产投资项目。和想象中的金融中心不一样,开曼并没有许多楼。零零散散又矮矮旧旧的,就是卖办公桌的比较多。当然,和牙买加一样,大开曼岛的鸡也是满街跑的。

打卡了城中心的几个游客点。太阳很晒,建筑与法尔茅斯和之后的拿骚相比都乏善可陈。唯一的优势就是这个地方十分安全。以及广告上的奥迪Q2似乎很便宜。

我们沿着西海港路走了很远,一直往北,走到快赶不上登船时间为止。有时候碰见好看的礁石就跳上去拍拍照,有时候聊聊人生,和一会上船去哪家馆子吃晚饭。

美国游客都聚集在码头旁边的商店和酒吧里。买纪念品的时候,我稍微等了一下Hunan。之前在邮轮上见到的中国乘务员也在店里。大概是船上的中国人很少,她好像有点想和我搭话的样子,不过什么都没说。

(FIN.)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