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reat Business

T

几乎所有的管理学理论都支持这样一个观点:一个新技术/产品/品牌从更高端的市场做起,可以获得更大的市场和更久的周期。

这一现象在当今的世界更加明显。数字技术降低了复制的门槛,iTunes开创的新商业模式使得更为优质的产品几乎无成本地占领所有市场份额,人力资本和商业银行信贷的双重爆发在带来危机的同时,将消费主义推向了史无前例的高度——这是我们拥有曼哈顿、外滩、新宿以及一切豪华夜间景色的支柱。无需中世纪的名号、血缘和徽章,一亿总中流的大众按照财富多寡,进行着香水、汽车和房地产田忌赛马式的竞赛。

直到大危机时刻的开始。不,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到无数次大危机之后的今天,愈演愈烈。

现代的年轻人从中学会了扬长避短,在亚文化中进行着更有效率的竞争。以普通人眼中并无意义的大额消费,来证明自己资本充盈、爱好特殊的贵族性,年轻人成功避开了传统意义上的成功所需的资金,并创造出一长串崭新的鄙视链。在这里,我想引用前几天引起讨论的那篇发不出来名字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作者试图用氪金的观点来描述目前生育对于年轻人的客观困难。从这一观点引申出来,社会也在作着自发的数值调整。通过小圈子和亚文化,花费更多时间的人能够和花费更多金钱的人获得同样的社会地位,即便这是塑料花式的表面现象。有的人用Canon 5D Mark IV拍摄荷花,有的人用小米手机和如家的床搞新锐摄影,大家都有着光明的未来。

但无论是时间还是金钱,这种消费是无限膨胀的。社会在作出无限细分自身的妥协同时,也需要社会的参与者做出更大的贡献。一些走得更远的案例给出了进一步的答案:色情业脱颖而出,塑造了未来社会的可能形态之一。全社会的广泛色情业化为破产边缘的城市贵族们提供了从食宿、健康甚至育儿的一整套解决方案,更为这个社会的所有人提出了全新的人生目标。令人惊讶的是,这一人生目标是合乎道德的,符合社会发展的,也是符合作为个体的人本身利益的。

它要求个体的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是的,社会要求你成为更好的自己,色情业要求你成为更好的自己。没有什么比这个目标更为纯粹和正确的了,甚至这是社会发展到目前高度的唯一解。为了使自己在近乎无分销成本的数字竞争中脱颖而出,作为从业者的个体需要更好的容貌,更好的教育和更好的生活。这些个体是在生活中和外界都无可挑剔的偶像,在Instagram和朋友圈中都堪称为人的楷模。这些个体是社会所能创造的最好的商品。

资本主义把人变成商品这个论调虽然不太好听,但总比鬼强多了。我无意在此多作纠缠,而是希望在此管窥未来社会的组织形态,以进行下一步的假设以及决策。

观察一下互联网社会已经成功的风口。教育、旅游、社交、直播,而不是共享经济和团购。我能举出无数支持或者反对以上风口的个例,但这一判断仍然具有实践操作上的指导性,在宏观层面上更显清晰。回顾一下我们之前的推导,从社会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到人作为商品面临的挑战和解决,这一思路的确还不足以得出同样的结论。甚至我们也可以将社会性的色情化作为这些现象的原因,或者作为现象本身的一小部分。但从其他角度来说,技术的发展使得生产对人力资源依赖的减少加剧了帕累托定律在社会财产中实现的速度,这一点确是不少人的共识。很多人就此认为广泛的福利社会即将到来,并着重强调消费在社会经济中的重要性,这样的论断不仅是逆帕累托法则本身的,同样也无法支付充足的对价。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