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通慕情

总觉得这个话题太严肃了。
在普兰店洗了个桑拿。大晚上盯着桌面看了一会,《三国群英传III》刚又打通一次,欢乐斗地主也没豆了。翻了翻书签,在Christy买了几条浴巾,又想着这半年也没怎么更博,要不然发个公告关了算了。但是转念一想,关就关呗,发个公告算怎么回事,还是找了之前的题目随便写写。
还是总觉得这个话题太严肃了。
就说我为什么在普兰店吧。十一逛了两天大连,人民广场棒棰岛都去了,东港转了一圈发现比几年前第一次去又建设了一片。出城吃饭,看回北京一路上也没啥靠谱地方能住,就在这儿停了一宿。住的地方算是县城还行的,比前几天开会的老禹州宾馆自然好了不少,但不论和北京还是大连都没法比。
正开了个房,从车里把行李箱拖出来时,看见大堂有个妹子。具体长什么样穿什么我也没太注意,总之感觉是挺好看的。仔细想了想可能穿的是黑色的衣服吧。他男朋友就是东北随处可见的那种,不好也不坏,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也记不起来。正好两个人和我挤一部电梯,也在一个楼层,我向左走他们向右。一出电梯就听妹子在那喊“你咋订这么好的地方呢”,特别兴奋,可开心了的那种。
后来还和朋友聊了这事,他都猜错了。不是想着漂亮妹子怎么样,也不是感叹现在怎么样。琢磨了一下,这想法还是有点拧巴。怪不得我从来不想写跟感情相关的话题呢。之前有人说如果我的心思写恋爱小说的话,应该也是把好手。我是知道我写什么都写不出个剧情来,磕磕巴巴也就能记下来点自己当时的想法。

想着我刚出门行路的时候,都是自己订汉庭啊什么的,第一次住稍微好点的店也是这么兴奋。
可兴奋了,在床上在地毯上打滚,也不知道地毯多长时间没清理了。看什么都觉得好。

倒也和初心没啥关系。我现在老大不愿意用初心这个词。五年前我还蹲电脑前面抢优衣库,两年前还嘲笑出国留学工资回不了本呢。现在自己是拿个文凭回来了,当时的话也还记得,谁要说我也认。就想当年家里听牛刀的没买房,扛到二〇〇八终于买了个郊区老远的,进城去哪都得俩小时。〇五年那会要不是因为售楼小姐临时涨了几百,买下的房子早就八千涨到十万多了。这些事都常提,都常没忘。
最近家里也开始时不时地催婚了。电视上的相亲节目也多,假日出差走动朋友的也总聊起来,谁家谁谁搞P2P赚钱媳妇又可漂亮啦,又谁家谁谁在中央台上班亲家也上门啦。关于我的事倒也没太露骨地说,我也觉得我取向这事也挺让大家放心的,特别直,而且最近越来越直了。
以前在网上总听人说性向是天生的我还半信半疑,现在倒是越来越相信了。这玩意不是遗传的也和家庭背景相关。最近出门一趟,发现大街上的人穿戴都可好了,一身名牌。我也认不出来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就都可有钱,都拿着名包啊名表啊还有刘海屏,举止也好,女的漂亮男的也漂亮。我就寻思这帮人都哪来这么多钱啊,工资也没那么高不是。说来,当官自有来钱道,做生意的也都不显山不露水,冰山下面那段哪是填表就能统计出来的啊。真都这么有钱,这贸易战打下来,美国人不得完犊子啊。
我是知道我兜里有几个钱。搁大连住的地方周围找了个包子铺,早餐馅饼两块炸糕一块,和我小时候比也贵不到哪去。和北京就比不了啦,刚回来有一天看城里商场一碗酸奶四十多,人还不少。又想起当年佳木斯开第一家加州牛肉面大王的时候,几块钱一碗面都得在外面排半个小时。这包子铺也是东北特色。高三回农场读书的时候,班里女生订了一堆杂志。上面有各种天马行空的恋爱小说,看作者也都是哈尔滨齐齐哈尔大庆的高中生。故事都是差不多的甜,但是情节总漏马脚,例如东京银座的仓买,或者是上海外滩的碰碰凉。我到现在也没吃过碰碰凉呢。

我知道我也不是一个纯粹的东北人。从小就跟着下岗家庭四处流动,没有亲戚,童年的朋友也散到全国各地。佳木斯的街道勉强能分清东南西北,小时候在雪地里拿玉米芯子干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但同伴和对手一个都记不起来了。大学时有一次回了趟老家的农场,在蛤蟆通水库里走了几步,鞋就陷在泥里了。好不容易鞋不要了把脚拔出来,脸又被什么虫叮了个大包,疼了两个月才消。
这是我第二次来大连。在城堡酒店的露台上,我看着星海广场熙熙攘攘的人流:
“挣钱了来大连买房吧。”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