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

路上

那是一头壮实的牦牛,哦不,一群,他们的脖子上挂着花花绿绿的缎带,有一头小牛的脑袋上还插了一簇木签子,仿佛是只羊。

跟着牦牛的脚步,沿着天路盘旋而上,历经了上百个发卡弯,也居高临下拍了数十张照片—有一些还真的不错。

云雾就在山的半截,这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作为一个吹着干燥的西北风长大的孩子来说是了。仿佛沿着长满绿树的坡一路上去就可以够到它们。终于,我的期盼没有落空,车沿着山路一路上升,钻进了一团团的云雾之中,肉眼可见的水汽让我觉得像是在飞机上一样。从下面看,大概我们已经强行穿进云里了吧。

云中有棵枯树,顿时一阵凄凉感。穿过寂静岭一般的云端,我看到了光,这么久以来的第一道阳光。我们到达了高原,在山顶蛇行,天空湛蓝如水,阿拉斯加雪山上的雪后初晴也不过如此。

安静地跟着车到达了目的地,牛群、穿云、阳光、天路、蓝天,这些窗外的美景,我一边孤家寡人般地兴奋地欣赏,一边拍照发给思念的人,一边感叹这路真特么不是自己能开的。我坐了两天半的车,兴奋地举起了上百次手机,饱览了可能是这二十年看过的最壮观的景色。

然而我其实可能也只是随着车一路前行而已吧。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添加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