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的列岛横断(零)北上

Y

//2018年夏天,南下九州的半年以前

0-1、松岛湾

新干线的名字一向中二,东海道山阳一家子的 希望、光、回声,九州一家子的 瑞穗、樱花、燕。东北新干线的隼还是很cool的,而且作为最快的一趟车,JR PASS能坐真的很棒。

青函隧道修通后,北斗星寝台特快和超级白鸟号成为东京去往北海道最快的车,两年前被新干线取代。记得前不久看过一段视频,讲一个人从东京打车去稚内宗谷岬,司机先打电话问公司可不可以,公司竟然同意了…一辆东京出租车喷涂的车开到宗谷岬,我觉得这很毁当地出租车的三观吧。然后司机开了一天一宿没合眼,终于开到,花了小一百万日元。东京到新函馆北斗,坐隼号4小时出头就到了。有人说4个小时的火车以内是可以与飞机竞争的方案,我想说,等发行ANA pass那一天再说吧。(又想起了名古屋海关小姐姐问我为什么去东京要从名古屋入了,因为我坐火车不花钱…)

隼号我一共坐了三天,从上野经过仙台、青森,开到新函馆北斗终点站。

第一站是仙台,酒店定的有点远,下了车可没少走。作为北上的第一站,迈向东北地区的第一步,还是有些浪漫色彩的。仙台的东北大学是第一个景点,在里面看到了鲁迅的雕像,本想深入学校,突然意识到自己穿得太太太随意了,和学校中的行人格格不入。日本人真的什么时候都是西装革履的,越走人越多,越走越尴尬,就出来了。之后,我坐上仙石线前往松岛湾。松岛湾是日本三景之一,一片群岛点缀在海湾之中。游船快速掠过一座座群岛,还有一些海上神龛,阵阵的柴油味往脑门上窜,身后掀起阵阵浪花,而后一只又一只的海鸟开始聚集,不知道是在找机会从被掀起的海浪中抓鱼,还是想从船上的人手中找食吃。

海鸥海鸥 我们的朋友 你是我们的好朋友 当我们坐上舰艇去出航 你总飞在我们的船前船后 你扇动着洁白的翅膀 向我们 快乐地招手

在松岛湾的群岛中转了一圈后,我发现旁边有一座红色的桥,一直通到另一座岛上,于是我便走了上去,得知这座岛叫做福浦岛。突然有种在玩口袋妖怪的感觉,探索了一片新地图,岛上一定会有些好东西。会冲浪术就好了,松岛湾那些群岛都上不去,上面还看得到很多房子呢,里面说不定就有个技能机什么的。

0-2、津轻海峡

仙台的下一站是本岛的最北边,青森。隼号坐到新青森,换乘慢车前往青森站,然后无所适从地在青森湾看了一早上大海,以为对面看到了北海道,事实上不过是津轻海峡的某一条海岸线。

青森是个好地方,特产苹果,气候舒适,市内环境不错,凉快,人少,港口城市,有大海,还有希望之雨这样便宜又好喝自产苹果汁。尤其是早上,在青森湾附近走一走吧,呼吸一下带着冰川味道的,北方吹来的风。如果想泡温泉,可在青森乘坐青森铁道(非JR)前往浅虫温泉住一晚

从新青森坐新干线继续北上,经过奥津轻今别,就是连绵不绝的隧道。海底有两站,龙飞海底和吉冈海底,前者建在本岛最北,后者建在北海道最南,用作避难疏散用,可以从海底坐小缆车一路到地面。在进入海底隧道前,列车便在山岭的隧道中穿梭,时明时暗,当我某一次等待着再看到阳光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进入了海底。当我再次见到阳光的时候,我便踏上了北海道。作为夏天而言,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就好象北上与南下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北上听起来浪漫一点,而北海道比起九州四国,听起来也清新一些。停靠完木古内,就是终点站,新函馆北斗。

0-3、超级北斗 特急札幌

新函馆北斗是个接驳站,孤零零的一座车站大楼,从二楼放眼望去就是山和农田。在2030年北海道新干线修到札幌之前,去札幌要坐3个多小时的特急超级北斗号,沿着海边的函馆本线和室兰本线开向札幌,行进路线真的仿佛北斗星的形状。本想换一张紧接着的超级北斗的票,发现没了,下一班还剩3张,我就决定先吃一碗北海道的拉面。我不知道是店员听到我说英语很开心,还是她们天生爱笑,whatever,也没我想象得那么好吃,期待着拉面共和国给我个惊喜吧。到车站发现,原来是札幌某高校的一片学生包了车,好几辆车,难怪今天的超级北斗那么满。还有,日本中学生真聒噪啊。

大沼公园,森,八云,长万部,洞爷,伊达纹别,东室兰,登别,苫小牧,南千岁,新札幌,真远啊…过了森站,车便沿着海岸线行驶,倒是有些好看,只不过3个半小时的车程真的累,坐得腰疼屁股疼,到后面已经没有了去稚内的动力。

洞爷和东室兰是我后一天的两个目的地,将札幌作为大本营,坐1个小时火车再过来。东室兰站下车,换室兰本线的老破车,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火车司机兼职售票的,门口立一个公交车常见投币机,有人下车司机就站起来转个身看着投币,好像有些站上车还要取整理券,很复杂。从母恋下车走路上山,不久就已经满眼是景儿了,还有室兰八景之一的金屏风,甚至还在6月初看到了未谢的樱花。日本人爱收集,日本三景,室兰八景,还有新的北海道/日本一百景,就如口袋妖怪一样去世界各地收集。室兰的地球岬是一个视野开阔的悬崖,有270度视角,可以看到地球弧度,因此得名,不过太空旷了,我觉得不如下山路上随手一拍的海岸线好看。本着不走回头路(坐火车不花钱)的念头,我选择了另一条路下山,前往室兰站。

室兰站坐老破车回东室兰,然后坐上超级北斗直奔洞爷。JR 洞爷下车后看地图三公里而已,本想徒步去洞爷湖,走着走着发现要进一个1.7公里的隧道,犹如深渊一般,怂了,回去坐道南巴士,真他娘的贵!出租车更贵!万恶的资本主义。洞爷湖的湖水清澈至极,对面是一座有雪顶的火山,给湖光山色再添一分色彩。坐上游船,登上中岛,在一片绿树中看到一座通红的鸟居,与冷色调的湖光山色、蓝天白云遥相呼应,风景如美食,要有对比度才会美。据说中岛有梅花鹿,但我遇到三条黑蛇…果然这座山被封是有原因的。

0-4 札幌!札幌!

朝圣一般地下了车,看着哪儿都好。

札幌的第一站是拉面共和国,并没有给我太大的惊喜,反而在路上对于北海道铁路有了些许兴趣,每一条线路都开到最极端的地方,最北的稚内、最东的根室、流冰漂泊的知床、湿地深处的钏路湿原,当然去到这些地方的沿途风光也是一等一的,而这边的火车名字也很北国风,紫丁香、铃兰、宗谷、超级大空,还有充满俄罗斯色彩的鄂霍茨克和大雪。

然后我坐了个慢车去小樽,列车紧贴着两侧古老简陋的民房开过,真的慢,站也是真的荒,激起了我对青春18的兴趣,这些没开特急的小线路也能看到很多不一样的色彩。但是这些本线一个个看着长,实际一段段的换乘很让人捉摸不透,万一给我撂比如朝里这样的地方没有了末班车,那就看一晚上火车吧。

小樽的北一玻璃很出名,除了大量的玻璃杯,玻璃笔吸引了我的眼球,纯手工打造,每一支的形状和花纹都不相同。开在一起的六花亭和北果楼更吸引人,箱子永远不够大。而到得过早又心心念念拉面共和国的我,终究是没有在小樽呆太久,打算晚上再来看夜景,然而又因为下午去北海道神宫徒步过猛,晚上没有了再出门的动力。这么多天,宝宝终于累了。

札幌的大通公园也是景点之一,是一条贯穿城市中心的、长条形状的街心公园,一旁的顶端是札幌电视塔,上去可以俯瞰札幌的景色。还有狸小路,一条很标准的商业街,两侧松本清和大国等药妆店打着“免税”、“欢迎使用支付宝”等字样的横幅,成箱成箱的白色恋人和薯条三兄弟被打包装箱,被旅行团带回国。除了白色恋人和薯条,札幌的Nama巧克力和札幌啤酒也是值得在当地现买现吃的。Cremia冰淇淋在狸小路也有一家店,店家有一个超大的冰淇淋模型供好奇宝宝们拍照用,冰淇淋500日元,大概比k记贵5块钱,然而不得不说k记做的味道真很正宗了。

0-5、钏路湿原

从北海道回国后不久我看了一集柯南,正好看到白鹤报恩杀人事件,故事发生在位于北海道的鹤舞湿原,怎么看怎么像我这次去过的一个地方。等到剧中死了人,警车赶来时,果不其然车上印着几个大字,釧路警察署。

钏路湿原位于道东,坐超级大空需要4个多小时。这车经由带广,王府井楼下的丼丼屋前一阵推出了一个十胜带广名物猪肉饭,让我对带广有那么一些兴趣,然而看到带广站我就没想下车,太他娘的荒了,放眼望去真不相信这座城市有餐厅。

钏路也是够远,下车后拖着老腰狂奔去坐湿原蒸汽火车,为什么Jr时刻表看起来好像是为了换乘着想特意排的,却又只给那么一点时间。蒸汽火车就一辆,钏路塘路两头跑,一个老大爷司机,一个元气满满的乘务员,十年如一日,迎来一拨又一拨旅客带着Jr pass坐霸王车,还来回坐,还是面带发自内心的微笑递上乘车证明书,真的敬佩,工匠精神!这条路改成Jr无效吧,不然钏网本线真的亏的要去做公交了。

钏路湿原只可登上细冈展望台远观,想走着去到下一站都很困难,那条深山老林里的野路怎么看怎么像有熊出没,只好继续坐火车前行去往塘路,来的还是那辆蒸汽机车。本来想在塘路坐钏网本线直接去网走,然后坐大雪号回来,还能路过旭川瞟一眼,因为昨天休息过猛变得很懒,就原路返回了。

0-6、东京徒步

惠比寿-涩谷-新宿-须贺神社。Yin本来想去的是池袋,在新宿御苑成功圣地巡礼,因此出来后想着再巡10块钱的,就右转去了须贺神社。

上一次去东京正好是在玩阴阳师的日子,惠比寿是那个骑着金鱼钓啥玩意的老头儿,看着又惠又寿,我觉得一个地方叫惠比寿会不会这个地方的风格像是比如铁胆火车侠里寿星号那种,脑袋上插仨牌子,再戴个交通安全的圈儿。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那里和一般的东京并无区别。

从惠比寿到涩谷再到新宿,都是沿着JR山手线大铁道走。东京环状线,走在小巷子里,身边时不时略过一辆辆山手线列车,这条线的列车还挺新的,不像北海道几大特急线路上的各停车那样,有的甚至只有一节车厢,检票都是司机师傅代劳。到涩谷的路程不远,在小巷子里拐来拐去,很快就看到了涩谷站台。从小就对涩谷这个地方十分熟悉是因为数码宝贝,好几集都在这里取景,然而我只是匆匆路过,也只是上到Jr出站口天桥上拍了一张照片,还是不知道这里的风景,人文与特产是什么。

从涩谷去新宿的路上经过原宿,根据yin的说法,原宿那里有一群很酷很萌的妹子叫什么lo娘的,我就放弃了小路,沿着新宿通一路向前,冷不丁看到一个什么shita dori,心里默默匹配了一下,竹下通到了,右转。

但是并没有什么妹子啊!

哦原来现在才不到8点…

在东乡神社绕了一圈,这个神社是供奉东乡平八郎的。我发现日本人真的很敬重这样的神社,进院先鞠躬,走过去洗手,然后走上前,啪啪两下,拜,然后出门前再回身鞠躬。这次本来因为要去北海道,这个地方比较高级,想着搞一个手札去北海道神社甚至北门神社去盖个朱印岂不美哉,但是还是懒了。

从竹下通原路返回,很快就走到了明治神宫前,从外面看着就很大,我前两天从札幌站附近徒步去北海道神社差点给我走瘸了,就想着不进去了,沿着外围继续向前,路过了原宿站,然后继续沿着山手线前往新宿。又是小路,我手里拿着一袋子早上筑地市场吃鱼剩下的东西不知道往哪扔,日本的垃圾处理体系已经入魔了,街上完全没有垃圾桶,却还挺干净,大家都是带回酒店或各家各户自己分类么?看很多影片和动画片,有不好好分类的还会被邻居指指点点。在譬如美国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我曾经把一床被子沿着公寓垃圾道扔(塞)下去似乎也是合法的。美国人对比较优势理论比较有见地,认为人们有垃圾分类的时间不如创造更多社会价值,垃圾分类这种小事留给垃圾场就行了。

新宿很快就到了,上一次在东京我基本见识了新宿的街景,这一次便直接走进新宿御苑,同时有了圣地巡礼的念头。新宿御园的地位有点像中央公园和奥森,但是三个大公园感觉又不太一样,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唯一的感觉就是北京的街道和景色都有那么一些刻意,不够自然,新宿御苑次之,美国的景色最洒脱,可能跟文化也有关系吧。

网上对于新宿御苑圣地巡礼的介绍写得都很详细,却都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点,那亭子在哪。我绕来绕去,终于在日本庭院区找到了。不得不说新海诚写实之恐怖,细节都很到位,两颗高树和一棵小歪树都是一模一样的。

亭子里人还不少。”这些人的公司真是以人为本啊,这样都没有开除他们。”

从新宿御苑大木户门出来右转,绕一绕,就到了须贺神社。新海诚美化了多少,这个地方破得跟布鲁克林似的,毫无浪漫可言,匆匆照过发朋友圈的照片我便离开了。

还是札幌好。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添加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