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的精神世界 无尽列车

林昊的精神世界

第一部 无尽列车

第一章 没有终点的列车

“列车运行前方,是牡丹园站。”

列车轰鸣,行驶在隧道中,地上和地下都已是深夜。林昊挤坐在两个人之间,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一个5×6的花花绿绿的方格,似乎是一款和他一样无趣的游戏。

其实这款游戏本就不需要怎么动脑子,而他又装了一个辅助器,更是连手都不用动。他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四周,有时会用没拿着手机的那只手撩一下头发——太长了,会经常遮住眼睛。他的女朋友一见到他就会劝他去理发,而他的基友们一见到他就会调侃他说:

“你女朋友咋还没跟你分手呢?”

“哼,她可喜欢我这样了。”这是林昊一贯的回应。

地铁一站又一站地前进,还有一站,他就要到家了。他收起手机,抬起头来,活动一下脖子,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起身。

突然,他的目光落到了斜对面座位上的一个姑娘身上。她身高大约1米65,有些瘦然而下巴比较丰满,这使得她的脸稍大了一些。因此,她并不能算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也根本比不上林昊的女朋友。然而,他的目光却再也拔不出来了。

[感觉像丁言]他从兜里又拿出了手机,迅速发出了这样一条信息,顺带偷拍了一张照片一并发了过去。

[哈哈哈哈!你还能想起她来?]回信的是黄睿彬,他的基友之一。

丁言是林昊的第二任女朋友。那时是丁言主动要求和他交往的,那时的林昊是拒绝的,他说不能让他交往他就马上交往。他的基友们都觉得他有些不够正常。

随着林昊短信的发出,也随着收到林昊的短信和照片,他和黄睿彬同时想起了那段往事。那时,他们还在上高二,丁言也是。那天,丁言约林昊去图书大厦,已经是第四次约了,林昊推托不掉,于是只好赴约。但他实在不愿意和丁言逛图书大厦,于是又想了个主意,让黄睿彬来造个偶遇,然后把林昊带走。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黄睿彬无奈地坐了十公里的车来到中关村,在扶梯上遇到了两人,并“欣然”拉走了林昊,留丁言一人在原地运气。

这天,回去之后,丁言便和林昊告白了——壁咚式的。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林昊答应了她。他的基友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认为她一定是强吻了他。

[差点都以为是她了]林昊快速地按着手机。

[快去搭个讪] [和个男的在一起呢,我总觉得就是她,真的] [she will be happy to hear from you.]黄睿彬也飞快地回复着他。

“知春里站到啦。We are arriving at ZHICHUNLI station”地铁到站了,林昊关掉手机屏幕,又看了她一眼,准备起身。但当他和她的目光对上时,他犹豫了。关于为何与她分手,这些事他早已忘记,然而和她的快乐时光,却一股脑地涌上他的心头。

“列车运行前方,是海淀黄庄站……”车门关了,车启动了,站报完了,他依然坐得安静如美男子。

[用电话问她,或者人人] [早没她电话了,她也不用人人] [那就快去搭,没准还能有个久别火箭炮呢]

林昊放下手机,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分手已经三年了,他几乎记不清她的长相。但一个人的脸可以各种变化,唯一改变不了的是他的眼神。林昊清楚地记得,每每她望向自己,那如水的眼神。

林昊上到人人,来到她的页面——已经三年没有来过了,头像早已不知换过几次。他对照着她的头像,又打量了对面那个姑娘一番,微卷的长发、长长的眉毛、略宽的下巴,一切都指向了她。他心里百感交集,骂了不知多少句氧化钙,也不知道是在骂自己的胆怯,还是在骂她身边那个男的,还是在骂命运本身。

[我不下了] [恩,不会挨揍的,放心]

林昊又抬头望去,却遇上了她的目光,于是赶忙逃开。他只能装作左顾右盼,然后用余光扫向她那边。他看到丁言和旁边的那个男的在小声说着什么。

“巴沟站到啦……”左边的车门打开了,坐在车厢右侧的林昊也不用再担心有人会在关门的一刹那突然抢走自己的手机。他不止一次想过假如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该怎么办,要以何种姿势起身才能追上。

但随后,他的设想实现了。关门的警报声已经响起,突然,丁言旁边的那个男的拉着她冲出了车厢。在零点一秒的时间里,林昊做了一个决定,然后脑子一片空白地,跟着她窜了出去。但这只是战斗的开始,他看到丁言两人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自己。他赶忙装作差点坐过站的路人,一溜烟地跑上了楼梯。

[感觉不对]林昊给黄睿彬又发了一条短信,但想了想,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

在电话里,林昊将这一路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包括下车后觉得他们两人可能是故意试探自己。

“所以你现在在哪?”

“巴沟……”

“她呢?”

“不知道……”

在电话里,黄睿彬也说,通过人人头像和他发来的照片对比,这绝对是她,并对他不勇敢上前搭讪的行为表示了谴责。挂掉电话,林昊晃晃悠悠地走到另一边的站台,遗憾和后悔如海浪一般一阵阵地击打着自己的内心。但他从来不是一个敢于搭讪的人,即使从新来过,估计两人也只是路人吧。

他走到了另一边的站台——他坐过了三站。不一会儿,列车缓缓驶来。但缓缓而来的人并不只有地铁列车,还有身后的一个人。林昊无意间看到那个姑娘也走下了站台,心里乱得很,已经来不及思考任何问题,只能装作路人一样地盯着进站的列车。

“我能感觉到她在我后面晃了半天你知道吗!我就一直没敢回头。”事后,他这样对黄睿彬说。然而此时,他却一本正经地看着那快蓝灰相间的铁疙瘩。

“林昊?”轻轻的一声呼唤打破了他假装的平静。

“丁言?”林昊慢慢转过头,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愣了一下,才叫出了那个名字。

“我看了你一路哎,你就认不出我?”

“恩?是吗?我还真没注意到。”

“那你往回坐干啥?坐过了三站还,你不住知春里了?”

林昊苦笑了一下,事到如今也不用绷着了,于是他将事实全盘托出。

“她要去知春路,她也坐过了!”半个小时后,他躺倒在家里的沙发上,疲惫得有如经历了一场战争。

“you such a coward! 让人家坐过站比你还多最后还来认你!”黄睿彬愤愤不平地说到,“那后来呢,你俩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呢?”

“送她回家……”

“你弹簧振子啊?两边来回折腾!……久别重逢火箭炮呢?”

“滚……”

“你就一点儿便宜没占?”黄睿彬问到,“不像你啊,好歹渣男团副团长。”

“她进家门前抱了一下……”

“等等,信息量有点大。你还送她到了家门口?”

“是啊……毕竟男人嘛。”

“毕竟渣男……”

第二章 约会的一天

顶着黄睿彬的强烈反对,林昊终于主动将丁言约出来玩。只是留恋于从前的回忆,还是真的向渣男迈出了一步,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他。

不管怎样,这个邀约还是让丁言乐开了花。她丝毫没有忘记,之前他怎么躲自己,甚至于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还把基友带来救自己离开。

当然,林昊也没忘记,之前是她背叛了自己。但这些不好的回忆。林昊和丁言都选择了忘记。

于是两人在林昊家附近的电影院门前见面——UME华星影城,两人分手的地方。那是一个秋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那天两人也是约在这里看电影,林昊早早地来到了这里,但电影结束了丁言都还没到。最终,林昊得知她是去陪另一个男生——他帅得直接折服了丁言。两人大吵一架,最终短信分手。

“想看什么啊?”林昊盯着售票处的大屏幕,问到。

“您好,如果您还没有想好,不如看禁闭岛吧!新上映的。”这时,一个工作人员热情地对他们介绍着。

于是两人买了禁闭岛的票。林昊总觉得自己听说过这部片,好像它已经上映了好久,不过他完全回想不起情节来,也就踏踏实实地和丁言一起看了起来。

看完电影,两人走到了旁边的麦当劳——他们曾经的据点,在这里吃过的饭比在家吃过的还要多。

“哎,你那好基友呢?去美国了是吗?”

“是啊……”林昊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在美国呆了快一年了,该回来了。”

然而,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

“黄睿彬?”林昊略带吃惊地叫到,“你怎么在这儿?不是应该在美国么?”

“没有啊,我一直就在这儿的。从来没有离开。”

“什么情况?”丁言不解地问。

“没事,别理他,他经常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林昊很无所谓地说,丁言不解地看了看两人,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黄睿彬像是一个过客,只买了些食物就离开了。然而此时,一个“真正的过客”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丁言先于林昊发现了他——一个乞丐。虽说穿得脏兮兮的,身上也散发着阵阵臭味,然而一张脸却是出奇的帅,像极了犀利哥。丁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而这也引起了林昊的注意。只见乞丐摇摇晃晃地走到两人面前,操着一口浓重的天津口音,混着口气。

“姐姐,我都三天没吃饭了……”

“滚!别在我们这儿要钱!”相比于丁言对他产生的兴趣,林昊却显得异常恼怒,刻薄地赶走了他。

看着他继续走去另一桌,丁言即不爽又奇怪,问林昊为什么这么对待人家。

“十个里十一个都是假的!”林昊看起来非常厌恶他。

“你怎么知道?”丁言不爽地说到,“就算是假的,也不用这么对待人家吧?”

“我怎么对待他了?你看他帅动心了是吧?”

不知为什么,一个乞丐竟引起了两人的争吵。一次充满期待的聚会,最终不欢而散。

于是林昊又回到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的起点——地铁。他和丁言在麦当劳争吵后便分开了,他没有管她如何回家,而是一个人坐上了地铁。

“开往中关村、圆明园、安河桥北方向的外环列车即将进站,请您不要倚靠屏蔽门……”

列车进站,林昊走上了车。他不经意间看到了车门上的线路图,不知什么时候四号线已经连成了环线,形状像一颗奇石。不过他并不在意,心中仍然满是怨气。

“黄睿彬,你不是出国了吗?今天来干啥啊?”他拨通了黄睿彬的电话,想要宣泄一下。

“我并没有出国啊。话说你们今天还愉快么?”

于是林昊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黄睿彬。

“你还喜欢她。”

“我喜欢她?我们都分开多久了,我早就忘掉了。”

“可能你是忘掉过,但你们的回忆,在特定的时刻会被激发出来,然后你就会愈发地留恋她。”

“我可真棒。”面对黄睿彬的一番解释,林昊显得非常不屑。

“比如现在就是一个时刻,你心里非常脆弱,渴望爱情,渴望被关注,而这段感情是你最刻骨铭心的。”

“得了得了!我根本就不在乎她!你想啥呢……”

面对林昊的否认,黄睿彬并没再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两人久久无语,于是挂掉了电话。

[丁言只是一个过客,如果你能从这份感情中走出来,她就会从你的世界走出来。否则你就会越陷越深]

林昊盯着手机,思索了一会儿,突然一下抬起头,然后又十分无奈地垂下了头。

[我坐过了七站]他给黄睿彬回了短信。

[没事啊,你和她分手之后不是坐十号线活活坐了一圈吗]

隔壁的车厢传来一阵音乐声,因为林昊学过法语,所以听出来了它是一首法语歌。他一边感叹,现在地铁里卖唱的文化越来越高了,一边在脑海中使劲地搜寻,因为他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首歌。

Non, je ne regrette rien~ Non! Rien de rien…

他有点想见一见这个人了,然而歌声始终飘扬在隔壁的车厢——抑或是隔壁的隔壁,歌手却一直没有走过来。这个时间地铁上人并不多,于是他起身去寻找。

走了不知多少节车厢,他发现了这个唱歌的人。他惊奇地发现,眼前的人和自己长得竟有些许的相似。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面前这个和他神似的、卖唱的人,却略带慌张地看着他。

“如果你这站再不下车,你就下不去了。”

“啥?”林昊疑惑地看着他,又抬头看了看,说到,“这是一辆环线车,现在不会回库的。”

“呵呵,环线车也是要下车的啊。”卖唱的人看着他,温和地笑着。

“今天真是反常的一天……”林昊心想着。

“福寿岭站。Fushouling station。”车门缓缓打开,破旧的站台上,一个人也没有。

 

第三章 破败的站台

这是一个比翻修前的八角游乐园站还要破旧的站台:墙面上的白色瓷砖几乎掉光了,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灰黑色墙体;墙上的灯碎的碎,灭的灭,只留下两盏应急灯在苟延残喘;地面上满是石块、垃圾和灰尘,遍地都是堆积了不知多少年的滩滩死水;出口在林昊所在车门的斜前方,里面漆黑一片,唯一的指示标也被磨损得让人完全看不到上面的内容;唯一可以让这里称得上是地铁站台的,则是他眼前柱子上贴着的福寿岭三个大字,但还是用毛笔写在纸上,然后贴上去的。

望着这样一个令人绝望的站台,林昊找不到一丝下车的理由。虽然自己坐过了站,但这是一辆环线车,也没有回库通告。所以,他心想,与其听一个神神叨叨的人,在这种车站下车,还不如坐一圈坐回去,毕竟和眼前的站台相比,地铁里显得那么的温暖。

随着铃响,地铁车门关上了,那个卖唱的也不知去了哪里。林昊又环顾了一圈温暖的地铁车厢,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便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林昊,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吵架……]刚刚坐下,他就收到了丁言的这条短信,这也让他的怨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是林昊和丁言用短信聊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把刚刚发生的事告诉丁言,只是说自己在外面转转。然而地铁里的信号越来越不稳定,两人聊起来也颇为费时,到最后甚至两三站才能回一条信。

“地铁信号不发达,我要用金克拉!”一个人冷不丁出现在了林昊座位前,冲林昊说了这样一句话。因为出现得太突然,林昊被吓得差点蹦起来。

“地铁信号太匮乏,必须用……”

“停!你谁啊?”林昊被吓得不轻,于是没好气地说。

“我是金克拉公司的销售员,请允许我向您介绍我们的手机信号增益器,它可以在……”

“停,谢谢,不需要。”

“您是不是正在被信号不好困扰,我们这个……”

“不需要不需要,谢谢您!”林昊摆了摆手,面带不悦地说,“我马上下车了,到时候信号自然就好了。”

“是吗?那您尽快下车吧,因为往前开就要进西山了,会有一大段时间完全没信号。当然如果您要继续坐的话,您可以考虑我们这个金……”

林昊无奈地站起身,朝隔壁车厢走去,但他回头一看,发现这个人好像还不死心,似乎是非要把这个东西卖给自己,竟然也跟着自己走了过来。一路上,他甚至在担心,这个人对自己有什么阴谋。终于,林昊走到了最后一节车厢,已无处可走。眼看卖东西的人就要走过来了,这时一个声音让他顿时看到了希望。

“模式口站,moshikou station。”

地铁车门缓缓打开,林昊一个健步下了车,心想卖东西的人应该不会再跟随自己了吧。果然,卖东西的人停在了车门处,静静地看着他,脸上似乎还有一丝欣慰的微笑。

列车轰鸣着离开了站台,林昊定睛一看,发现这个站台和前一个一样破,似乎是被同一只怪兽袭击过。看着漆黑的隧道,林昊决定不等下一列地铁,而是上到地面去换公交回家,至少先上去收到信号,给丁言回个信。

穿过漆黑的通道,林昊终于看到了楼梯。他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个站台如此残破,而且一个人也没有,但当他上到楼梯顶端时,他好像有点能理解了——大门都是锁死的,这本来就是一个废弃的车站!

“跟我来吧。”一个女性的声音莫名其妙地在底下的站台响起。心中既疑惑又恐惧的林昊听到这样一个声音,先是吓了一激灵,随即决定下去找她。

站台本身就很小,构造异常简单,但他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一个人,这让他心中的恐惧感又增加了几份。唯一能让他欣慰的是,下一列地铁就要进站了,车头的灯光顿时把这座已经令他毛骨悚然的站台照耀得格外温暖。

“上车吧,这是一个废弃的车站,别在这里下车。”这时,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但林昊仍然找不到她。也许是在某个指挥室里呢,他心里想着,虽然不解,但还是迈上了这辆地铁。

重新回到现代化、有灯光、有人类的车厢上,林昊格外地放松。正当列车要关门的时候,他身边的一个壮汉一把将他拉下了车。林昊刚想发作,但发现面前的这个人比自己高了一头还要多,胳膊比自己的腿还要粗,怒火顿时被打压下来。

“前面要进军事管理区了,你无权进入,去对面,往回坐。”这个壮汉说了这样一句话,便转身走上了车。

车门关了,林昊透过车窗,发现车厢内的人的确都穿着军装或西装,但地铁上明明显示,这是一辆环线车,福寿岭、模式口、黑石头、门头沟,然后就到了他见到过的苹果园、古城站,然后绕到南城,最终向北回到他所熟悉的大海淀。他半信半疑地看着列车开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听那个壮汉的。于是他又走进了刚刚的那个通道,从另一条岔路,来到了对面站台。

这里有一辆地铁正开着门。折腾了这么久,他再没有了心情和丁言发信,也不想坐一圈地铁,只想赶快回家。他走进了车厢。

福寿岭、八大处、杏石口、香山、安河桥北……看着路线图,林昊心里踏实了许多,再坐十几站,自己就能回去了。列车关门了,缓缓启动,开出了这个让他心有余悸的站台。

“祝贺你。”这时,一个人走到了他面前,他定睛一看,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是那个卖唱的。

“你怎么又来了?”

“我知道你会回来。”

“你到底是谁?”

“你仔细看看。”他坐在林昊对面的座位上,微笑地说。

漆黑的隧道里,车窗反射出车厢内的模样。林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车窗中的反射出来自己的影子,竟有些分不清哪个是投影,哪个是真实。

第四章 解谜

列车突然剧烈地颤动,林昊被晃得眼睛出现了虚影。在亦真亦幻的车厢内,卖唱的人和自己的投影,简直就要合为一体了。

等到回过神来,林昊已经被吓得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今天一天太反常了,他只想赶快回到家。

“你很快就能回去了。”卖唱的对他说。

“你到底……到底是谁?”林昊颤抖着问。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哪?”卖唱的没有回答他,而是笑着反问到。

林昊抬起头看了看报站板,列车正从模式口站往福寿岭站行驶。

“马上就到福寿岭了……事实上,到不到都无所谓,你可以让他不停车,一站回家。”

可能是这一天经历了太多反常的事,面对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以及他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林昊都懒得去疑惑了。

“试试,让他甩站。”

“行了,你就别折腾我了,你到底是谁?我是不是疯了?”

“我是你,你疯了。”

面对这样一个答案,林昊哭笑不得。但他稍稍冷静下来之后,却又不得不认真思考他说的话,因为他长得的确太像自己了,而自己今天遭遇的这些,也真是疯了。

“事实上……如果我们自己意识不到,那谁也帮不了我们。”

“我们?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啊。”

林昊快要崩溃了,于是他不再和对面的人交谈,打算睡一觉,然后睁眼就回家了。

“你就不怕你睡醒之后,这车还没到福寿岭?”

……

“我是另一个你。”

林昊猛地一睁眼,卖唱的人纹丝不动地坐在刚才的位置上,可他刚刚听到的声音,明明是从很近的地方传来的,比耳语还要近,他甚至觉得那句话是从自己的脑子里说出来的。

“是啊,是从你脑子里说出来的。”

这下容不得林昊不信了,因为他眼睛瞪得像铜铃,看着附近的确没有人,但那还是一句比耳语的距离还要近的话。

“我是你的潜意识,所以可以直接在你脑海中和你交谈。本来我希望你可以自己察觉到这些的,我希望看到我们是足够出色的,可以自己走出来,但你的意志没那么强,所以我出现,但你比我想像的还要没用,竟然还没有发现!”

“发现什么?”林昊已经被吓得麻木了,见怪不怪了。

“这一切都是虚构的啊!你还真没用……你陷入了幻觉,这辆地铁是不存在的,你现在也不在这里,你被什么东西给迷惑了。”

……

“你试一试,让它到站,然后甩站,然后直接开到你家。”

已经没有任何想法的林昊听了对面的人的话,开始在脑海中冥想。

“集中精神,想像它就要通过站台了,然后直接开过去。”

事情果然如林昊所想像的一样,列车开进了福寿岭站,然后飞快地驶过。

“海淀黄庄站,haidianhuangzhuang station。”

只一眨眼的工夫,地铁就停在了一座现代化的站台。

“那我就算到家了吗?然后呢?”林昊问到,但对面早已没有了人,不只是对面,整个地铁车厢,乃至站台上,都空无一人。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刚刚的声音又在他脑海中响起。

“幸好作为潜意识的我还是清醒的,不然你就要老死在这辆地铁里了。这个幻境是有人创造予你的,但总有些不合理的痕迹。现在,去质疑一切,然后拆穿这个阴谋。”

林昊环顾着四周。海淀黄庄这座站台简直就像他家一样,他了解每一片砖瓦、每一根石柱,甚至厕所里的每一个坑位。他寻找着不同寻常的地方——其实空无一人就已经很不寻常了——他发现了位置不同的广告牌、装饰不同的石柱、颜色不一样的垃圾桶……他发现的越多,这个世界就变得愈发模糊。渐渐的,这个世界开始颤动,开始变得虚无,但林昊的心中却愈发清醒,一丝真实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想起来,他是受丁言的邀约来到一家茶馆的,然而在此之后却再没了回忆——他从来没有上过地铁,也根本没有在地铁上偶遇丁言!

这一切都是丁言做的……真实的回忆涌现,林昊彻底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

再次回过神来,林昊躺在一张床上,旁边是哭成泪人的丁言。

终于,他得到了事情的真相——他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丁言对他催眠而产生的。据丁言说,他一直没能忘了林昊,思念之情愈发强烈,但不敢求他回头。看过盗梦空间之后,她想通过催眠,改变林昊的回忆和潜意识,让他忘记自己的背叛,同时对自己产生强烈的爱慕之情。她将林昊约了过来,将林昊催眠,但却不知道如何去控制,越忙越乱,越补救越糟,事情逐渐出离了自己的控制。最后,她也无从得知,林昊陷入了怎样的幻觉,只能想办法叫他起来——地铁站里的声音就是她传出来的。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快走吧。”丁言哽咽地说。

林昊脑子一片混乱,因为身心俱疲,他没了精力再去管丁言,起身离开了这栋茶楼。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虽然又是一个雾霾天,他却觉得阳光异常的灿烂,因为终于回到了现实的世界。劫后余生,他对万事万物都有种很强的欢喜感,对自己的潜意识也有种崇拜,觉得自己的精神力蛮强大的,可以生生将自己拉出幻觉。

然而,他也对地铁产生了一种恐惧感。但看着无比熟悉的标志,以及形形色色的路人,他还是下到了站台上。他先去查看路线图,四号线没有成环,福寿岭、模式口这两座车站也根本不存在。他的心彻底踏实了下来。

在他的印象中,地铁车厢从来没有这样温暖过,他也没有喜欢过这样一车厢的人。列车缓缓开动,只要六站,他就可以回家了。

他本想和黄睿彬打个电话,却想起来,他在美国,现在应该正在睡觉吧。他又慎重地回忆了一下,再次确认他就是在美国。

有近一刻钟的时间,他太累了,决定睡一会儿。但一个声音,让他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

“地铁信号太匮乏,必须用金坷垃!”

 

终章 电闪雷鸣

这不可能!林昊忐忑不安地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世界上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

“地铁信号不发达,我要用金坷垃!地铁信号太匮乏,必须用金坷垃!用了金坷垃,秒速三千八……”

“你到底是谁!”林昊大吼一声,引来全车人的目光。他向那个人投去愤怒的目光,但他却径直向自己走过来。

“你买金坷垃吗?”

“我让你卖!我买,我买你奶奶个腿!”林昊噌一下站起身来,对这个人拳脚相加。车上的人看不下去了,纷纷过来拉开了两人。

地铁进站,保安已经等候在了车门处,林昊和金坷垃推销员被带到了警务室。卖金坷垃的那个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交待给了警察,但无论大家怎么问,林昊就是一言不发。

这一定还是梦境,林昊心想,要去质疑一切。于是,他开始上下打量起来面前的警察。

“你看什么看?”警察没好气地说,“你要是不把事情给我 说清楚了,我让你在这儿看个够!”

林昊看了许久,都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最后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才把目光移开。他又看向了那个推销员,看来看去,除了有点眼熟之外,也实在没什么不寻常的——大众脸、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不黑不白、穿一身松垮破旧的西装、背一个大包,林昊估计里面就是他卖的金坷垃手机信号增益器。

“你能给我看看你的金坷垃吗?”林昊终于说话了,但这句话也让在场的人大跌眼镜。虽然警察及时又给了他脑袋一巴掌,但推销员似乎非常乐意给他看,只见他赶忙把包打开,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没你事儿了,你赶紧走,省的他再出什么幺蛾子。”警察对推销员说。

“没事儿没事儿。”推销员把黑色的盒子递给林昊,然后说,“警察叔叔,我已经原谅他了,我们都是误会,没事了,放我们走吧。”

虽然在场的警察和保安都是一头雾水,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事人尚且不追求了,他们也就无所谓了。于是林昊和推销员一起被带出了警务室。

“你到底是谁?”出了门,林昊转过头问到。但他此刻却发现,这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真是个怪人,他心想着,突然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这便是那个人推销的金坷垃,然而他也没有收钱,就这样走掉了。于是,林昊细细端详着这个东西,但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只看到一个连接手机充电孔的插头。

随着这个人的突然出现与突然消失,林昊现在已经分不清何为真实、何为虚幻了,只是手中的黑盒子却是实打实的存在。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林昊把它插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插上只片刻,林昊发现手机发生了变化,虽然信号还是那么弱,网络也连不上,但在旁边多了一条信号栏。

手机响了,是黄睿彬打来的,林昊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但是信号特别不好,声音断断续续的,基本靠猜,比之前在地铁里打电话还要差得多,让林昊直呼上当。

“信号不太好,等会儿。”林昊说着,然后打算这个装置拔下来。

“别……金坷垃……拔那个……别拔……金坷垃……”林昊依稀听到黄睿彬的几句话,有些茫然。

“你咋知道这个东西的?”

“听……上去……听我的……地面……”

黄睿彬和林昊都够费劲的,终于让林昊猜出来了他说的是什么。于是,他拿着呲呲作响的手机,大步冲上楼梯,但眼前的景象却吓了他一跳——车站的大门似乎关闭了,人们排成一条长队等在门口。

“冲……永远……这里……不想在这里……你……冲过去……”

经历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而且林昊也相信自己尚处幻境,于是他决定完全跟随黄睿彬的指示,毕竟这里看起来,只有他是正常的。

于是林昊迈开大长腿,左突右撞,从人群中往外挤,而他的举动顿时招来了许多人的反感。人们纷纷指责着他,甚至有人用身体阻挡他,或将他推向一边,或用脚绊他。林昊跌跌撞撞,终于挤到最前面,但他面对的却是锁死的大铁门,以及一排荷枪实弹的武警。

“这站不开了,坐地铁去下一站!”

“外面有恐怖袭击!”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一个武警注意到了林昊手机上的黑盒子,于是立刻走上前来,架住了林昊。

“站住别动!跟我们走!”武警对他怒吼道,而林昊却无所胆怯,一记冷脚,踢中警察的裆部,虽然受过训练,但他也禁不起如此的刺激,只鬼叫一声便趴在了地上。看到这个架势,附近的武警纷纷喊叫着朝他跑来,甚至有人朝天鸣枪。

人群吓得四散逃开,这也阻挡了这些武警。林昊从被他的断子绝孙脚踢到的人手里夺过枪,朝门上的铁链子射了几下,然后将其拽开,使出吃奶的力气拉开了铁门。

在与警察抗争的同时,他也不忘了听着手机那边黄睿彬在说什么。随着他踹人、夺枪、射击铁链、拉开铁门,那边的声音愈发的清晰连贯。

他没有回头看,径直冲到了地面上,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跑得这么快。外面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阴风怒号、荒无人烟,满大街都是被炸毁的汽车,楼宇之上全是炮弹轰出的缺口。

“林昊,快回来,里面安全!”他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丁言!你怎么在这儿?”他回过头,愣住了,只见丁言站在地铁口里,奋力向他招手。

“外面很危险,你快进来,里面安全!”

一阵阴风吹得他一激灵,他回过头,望了望外面的世界,又看了看丁言和她身后温暖安全的地铁站,实在不知该怎么做了。底下的骚乱似乎停止了,也没有武警冲上来抓他。

“不要害怕……走出来……”这是黄睿彬最后的一句话,随即电话就挂断了,只见金坷垃黑盒里冒出了一缕黑烟。

林昊又看了一眼丁言,朝她微笑了一下,轻轻说了一声:“谢谢你的陪伴。”然后,他便毅然决然地跑出了车站。

外面狂风大作,时不时从天上飞下来一颗炸弹,可这抵挡不了他的脚步。他迎着风,飞快地跑着,越跑越快,越跑,这个世界就越虚幻。

再次醒来时,林昊躺在一张床上,黄睿彬笑眯眯地坐在自己身边。

“地铁信号不发达,必须用金坷垃。”黄睿彬笑着说,迎来林昊惊慌的眼神。

“你……到底是谁?”

“哈哈,开个玩笑,你已经醒过来了,放心。”

“黄睿彬,你不是去美国了吗?”林昊疑惑地看着他,问到。

“你还没醒啊?我三年前就回来了。”

黄睿彬把林昊扶了起来,然后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黄睿彬是在七年前去了美国读心理学博士,三年前回来的,为各大医院和心理诊所提供咨询和治疗上的帮助,没有固定的工作。而据黄睿彬所说,他去安定医院会诊的时候遇到了林昊,因为两人是高中同学,于是黄睿彬非常关注他。据大夫说,林昊患了妄想症,与一个叫丁言的人有关,可能是由于过度的悲伤儿引发了症状,每天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始终治不好。

随着黄睿彬的解释,林昊逐渐想起了那段悲伤的经历。他一连经历了三次劈腿,而事业学业通通失败,这些挫败使他的精神变得不正常。

“你因为严重缺乏安全感,所以将自己的全部精神寄托在了最能让你感到安全的人身上。没想到竟然是丁言,哈哈,真是没看出来!”

“……”

“你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幻境,但你也需要合理的解释,所以你偶遇了她,然后如你所想,你们两个的感情逐渐升温。但你的记忆没有出问题,它提醒着你,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比如你们曾经一起看过禁闭岛,比如她是被一个大帅哥抢走的,比如你被甩之后坐十号线坐了一整圈。同时,你的潜意识也是清醒的,它开始制造一些不合理的东西来提醒你,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

“潜意识……”

“是啊,比如四号线变成环线了,比如我一会在美国一会又不在,但你好像比他想象的要没用,完全没有catch到……在地铁里你遇到了长得像自己的那个人就是你的潜意识,他只能现形去提醒你。你的自我防卫机制也启动了,就是那个壮汉,把你推出了车厢,让你及时收住,然后往回走。”

“最后我在一间茶楼里见到了丁言, 不是她把我催眠了吗?”

“那是因为你还不愿承认现实,但你发现的不寻常,必须有所解释,所以你就解释成她将你催眠了。那会你还没醒。我也不多给你解释了,反正就是你最终推翻了你的心墙,冲出了地铁,回到了现实。”

“那金坷垃……”

“哈哈,卖金坷垃的人是我啊,才几年没见,你还真是看不出来。我用一些催眠的技术,走进了你那个世界,然后诱导你自己走出来。那个手机信号增益器……你可以理解为,在真实的外界和你内心虚幻的世界之间建立了一条信道,让我能够直接和陷在其中的你说话。”

“等等……为什么冲出地铁就……”

“可能你在地铁里呆的总时间太长了吧,觉得那里充满安全感。你经过了非常危险的站台,以及恐怖袭击中的地面,那些都是你所认为的外界,你认为外面的世界是危险的,只有你给自己塑造的地铁车厢是安全的。”

黄睿彬顿了顿,接着说到:“所以,你必须自己走出自己塑造的那一小片安全的领土,去直面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外面固然危险,然而这里才是你存在的地方。”

林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咧着嘴笑了笑,露出了两颗洁白的门牙。

狂风吹开了窗户,一声惊雷打破了屋内的宁静。

“似乎要下大雨了呢。”黄睿彬看着窗外黑压压的乌云,说到。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2个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