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桥高架下A计划 (白金10周年特别篇)

凌晨27点,海淀图书城街道北口。握着装饰着星星和月亮的赤红色法杖,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最后一战。”

自从在教室书柜里翻出记载着拯救世界方案的纸条开始,到现在已经已经有整整两周了。即使自己仍旧表现出毫不怀疑的态度,带领大家斩除一个个异变,但战事拉到现在,也使人不禁怀疑自己的所为是否正确了。

此时的图书城街道和平时并无二致。右手边的中国书店已经关门,墙上的八大山人海报似乎还残存着四年前的风华。青石板的街道上飘满白天八元一斤的计算机入门书籍,越飞越高,在昏暗的白色街灯下和杨柳絮混在一起,暧昧的样子。昊海楼的棋院似乎还有手谈,半开的窗户翻出一片3500K的暖黄。

“最后一战了啊。”

“要光盘吗?”和身后熟悉的少女声音一块传来的,是匕首的寒光。

这个少女就是千花,这个月坐我后面的同学,世界拯救小队的二号成员,也是我今后十年心中的一片阴影。四号异变出现的时候,全校当时只有她和我在做值日。还记得那时她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直接把拖把倒着插进怪物的眼睛里,无所畏惧。我知道她害怕什么,我一直在尝试着向她展示我能解决这些问题,她也姑且相信了。

“准备好了?”

“嗯。”在金黄色月光的洗礼下,我们感受着周遭空气的流动。

下课的西敏寺钟声如约响起。

街上的灯发出辉煌的光芒。随着耳边烟花腾空的声音,两边破旧的招牌被盖上了崭新的内容。店铺的门窗贴着蓝色和白色的贴纸,翰海楼外的巨型海报写着现在是千年一遇的大型促销。这个寒酸的街道仿佛总理访问一般,第一次变得如此热闹。

“是陷阱吗?”我看了看千花,如果是平时的智商水平,大概在三分钟以后我就会意识到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

“街那头的桃花开了,不去看一看吗?”

我们穿越了街道。我们经过了欢呼着即将倒闭的小首饰店,挂着不知名画匠作品的文房店,以及二十元一碗的兰州牛肉拉面馆子。我们经过了国林风书店,那里有这条街道的第一家咖啡厅,但我到最后也没有机会去过。

“如果存在着世界起源的餐馆,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请你去好不好呀。”

路的中间多了一块石头,中小学校门口泰山真石那种的,外表包了一层花纹里面其实是用水泥浇筑的,不过这个要小好几号,大概刚刚到膝盖的高度。石中插着蓝色和金色相间的大剑,和千花手上的那把匕首花纹相似。材质大概是银剑,小说中用于斩除妖怪的那种。

这大概就是最后一个异变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没有主动攻击性的异变。继续计划,或者就此停手,我现在有世界未来的决定权了。

可惜这一妄想并没有持续数秒。

噗。千花单脚踩在石头上,轻轻地将剑拔了出来。她今天穿的鞋是深褐色的,最好看的那种。我能从剑身的反光上看到她的微笑,或者是嘴唇的微微颤动。

“加油。”

石头的缝隙里蹦出了一只兔子玩偶,毛长长的,大概是安哥拉兔的那种触感。我低头捡起这个玩偶,想着递给千花当书包的挂坠。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无数的兔子玩偶突然像动脉的血液一样从石中迸发出来,落下来没过了我的脚踝。兔子都有着很可爱的嘴角上扬的微笑,如果是用这个微笑毫无忌惮地撞击地球的话,大概别人也没什么异议。不过即将被它们埋葬的是千花,和我。

“跑!”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唯一值得我后悔的事情,那就是在这个时候没有抓住千花。但我知道是她先摆脱了我的手,关于这些细节的事情,大概几分钟之后又会忘记吧。我看到兔子在天上划出流星一般的抛物线,挂在翰海楼的的避雷针上,然后从心里弹出了一小团棉花。我看到成堆的兔子如摩西分海一样,将整个街道横断成两个世界。

我一边回头一边向南跑,在路口跳上了来时所坐的933路公交。学生票2角。

仿佛要唤醒整个城市一样,公交卡机发出了朱鹮叫声一样的哀鸣。中关村的所有屏幕同时亮了起来,大大小小地显示的都是我学生卡上的那张照片——那是三年前拍的,那时候的我第一次遇见千花。一切是这么缓慢,我想问穿着蓝色制服的司机姐姐很多问题,她指了指工作期间禁止谈话的牌子。我穿越了朔黄大厦、微软大楼和新东方总部的蓝色高塔。终点站是中关村大街和在建的四号线中关村站。面前巨大的广告牌上还是我的那张照片,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标语和明年即将通车的承诺。

我走下了车,目睹着这无数的我像逆加载的PNG图片一样逐渐模糊,最终归于黑暗。天幕的正中央是天琴座,织女一的亮度为0.03星等。

我径直走进了破旧的老基督堂,猩红色的十字霓虹灯此时显得反而令人安心。像是拥抱着迷茫的我一样,门敞开着,门内就是一部巨大的直升电梯。

“您好,请问要一点兔子吗?”身着蓝色洋装的电梯小姐微笑了一下。

“千花!”我想抓住她的手,想起刚才的事情又稍稍缩了回去。然而我最终还是把手伸了出去,假装摸索着可能存在的电梯按键,才发现唯一的按键就在千花的指尖之下。

电梯关门。随着一阵超重和自上而下的疾风,再度能够勉强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在中关村e世界的楼顶了。空调的噪音很大,远方的天际线闪烁着赤色的繁星。

紧握装饰着星星和月亮的赤红色法杖,我缓步走出电梯。确认再三,没有预想中的敌人。最终,我还是走到了护栏的边缘,73米的玻璃幕墙下面,是大到令人窒息的下箭头和白色红色的车流。

“《心理游戏》吗?这片子可不怎么样。”

“那你要跨出这一步吗?”

我抛下了法杖,坐在护栏上,试着放开双手保持平衡。

“这一次,我打算撤回我的申请。”

时间是2014年4月2日。

 

Yin Shiwei (M22)

©2016 Platinum the Project.

《白金》十周年特别纪念篇 海淀桥篇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