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星

寒星

从旧世界的高塔走出,电梯门缓慢而可靠地打开时,脚下就是刚才俯瞰的风景。

有别于电车一站外的繁星闪烁,这里街道的的一切都是庞大而肆意的。高塔的文字宣示着原子能时代,巨大的河豚像卡比兽堵塞着天空,过分明亮的街灯照耀几乎无人的街道,以及街道上唯二的路人,我们,一边东张西望,惊呼着三十年前的街机厅和电影院,一边在点评网站上查附近有什么高分地方菜馆。

没有结论。踟蹰许久,我们打算继续向更深入的地方行走。同伴顺手把天上的河豚扎破,河豚嘶嘶地放着气。前面渐渐显出黑色的小商店街,商店街口是褪色的熊猫,以及未能辨明的假名霓虹灯。

“没问题吗?”

“没问题吧。”

我们渐渐加快了脚步,身着黑色制服的同伴和水鸭色大衣的我,与街道的环境格格不入。两边的小店大多铁门紧锁,灯笼忽明忽暗,唯一能用作辨别前路的就是小酒馆里粉色或淡黄色的灯光。酒吧的墙上挂着一排电力公司的工服,算不上年轻可爱的女招待时不时陪着喝两杯,偶尔向窗外的我们一瞥,和酒馆传到外面的笑声一样若有若无。天还是一样的寒冷,电线杆上有禁止小便及其后果的涂鸦。

街边有个扫地的大叔,看到我们时稍微地哼了一声,我装作腰板挺直的样子继续向前,丝毫没有减缓步伐,结果稍微踩到了路边街友的纸板箱铺盖,街友背对着我们,也没有什么反应。

黑暗对面是不算繁荣的古代街道。两排的商铺统一挂着崭新的“迎春”字样灯笼,白地黑字的招牌还是旧世界的纹样。商铺都散发着温暖的气味,在这寒星下,有一小圈暖风,穿着各异但又一样暴露的女孩子,和拿着扇子积极招揽客户的老太太。

也有一些屋子里只剩下蒲团,和大概是吃了半份的炒面。

几乎每个路口都违停着小型轿车,里面睡着个人,三四个干练的小年轻围在边上聊天,我听不懂,但能辨别出是邻国东南地区的方言。喽罗们看见了我,对着手机说了点什么,我瞟了他们一眼,又仔细看了看同伴紧张成一团的脸,扔掉大衣,走向街道末尾的拳馆。

这就是从前的旧世界。这就是现在的新世界。

(Photo by PeteSAMA)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2个评论

青梅特快 作者 青梅特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