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何沐城专栏

新年快乐

看到坏人被处决的那一刻,心口涌出一种庆幸和许久未至的放松。一年以来,深感力不从心,此刻,终于从中解脱了出来。我曾多次预感自己会在某一时刻被一击致命,与世长辞,所幸,我这人还算走运。

在一片尘土飞扬的废墟之间,我力所能及地清扫着一亩三分的垃圾。原谅我是个极不善于收拾、整理的人,方寸之间也很难理出头绪,我会尽可能地把巨石摞在一边,层层叠叠,有一点似有似无的逻辑。我会把尘埃堆到另一边,有些拾不起来的,索性在那儿扫上两笔,跟自己说那是秋天的故事,可我的故乡又在哪里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