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ATOS, IF I CAN’T BE YOURS.

T

当我把牛排端上餐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漂亮的雪花牛肉、舶来的骨瓷餐具、以及设定得精确无比的烤箱温度。
以及一点小代价——右手无名指在擦刀的时候轻轻划了个口子——挤出来不少血,之后用防水创可贴仔细地包扎了。
取出、摆盘、用水焯了一点蔬菜作为点缀,对焦、按下快门,脑中想着一会发朋友圈的时候发什么文字比较好。
暧昧的灯光下,小心翼翼地切下了第一口,直到我把它吐掉之前都是不错的氛围。
右手还隐隐作痛。
清理完厨房之后,没有一点想背托福或者跳insanity的想法。
就这样颓废一晚上的话,大概明天上班的时候会一边痛苦于可能的出国的未来,一边懊恼地在工位上偷偷背单词吧。
随便放了一部电影,想写点什么,却没有什么想法。
几个月前就想着为了毕业写一些纪念的东西,应当是关于过去记忆和未来回想的一些东西。每天九点一刻在办公室准时刷着自己的博客,在毫无新事的安心感之下,是两个月没有更新的一片纯白。
直到那时,八月七日的我已经忘记了大多数的事情,脑中久久不散的是毕业那周几个男生在lakers喝酒、扔飞镖,日复一日的,连过去了多久也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时间不够了、时间不够了,现在放空的时候还会偶尔念出这句话,究竟为什么时间不够呢,我也不知道,任由每一个关键的节点无情地划过,sharp and sexy。
在这之后长长短短的时间里,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数次告别了以前的生活,找到了自己的立锥之地。卷入过消费至上主义的洪流,研究过简单的理财手段,生过一次小病,下过决心锻炼身体,开始接受欧洲文化,计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时间的下一次出行,尝试设计商业宣传品,做过日语翻译,和在意的人讨论过之后的事,却又无疾而终。
睡前又打开了小天鹅BBS的页面,十大话题下面充斥着各种广告。
饥肠辘辘的我,从冰箱里咬开了一袋冷冻的北极甜虾。
THANATOS, IF I CAN’T BE YOURS。

2015年8月23日
S. Yin

关于作者

青梅特快
青梅特快

我们穿越了竹林和树海,跨过了天空和大洋。
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我们所期望的世界。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