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的列岛横断(六) 深林之中

Y

虽然东北地区也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而美好的印象,这篇文章竟已经是第六次动笔了,前几次都因为不知道如何入手而搁浅。

来吧,一鼓作气,我们一起进入深林之中。

1、岛止于斯

饱览了毛茸茸的北国生物,见识了纳沙布岬悬崖峭壁下的巨浪,再被宗谷岬的暴风雪(冰雹)洗礼,北海道的行程终于临近尾声。

坐6点的首班车从札幌南下,在大沼公园停留一站。大沼国定公园位于道南,距离新干线车站新函馆北斗不远,坐落于大沼这片大湖旁边。坐火车来时,旁边的小沼一览无余,大沼和小沼一样,是盖满积雪的湖泊,只不过多了若干小岛。小岛之间由形态各异的木桥、石桥或铁桥连接,走过一座座巴掌大的小岛,从不同的角度观望大沼,时而是空旷的湖泊,时而又像密林之中的一片池塘,远处不时有白色的大鸟振翅起飞,然后从更远处传来阵阵啼鸣。

刚刚下过的雪覆盖在似乎永久不会融化的冰层之上,走在岛上的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连接桥的台阶滑得需要紧紧抱着栏杆上下,甚至要席地而坐慢慢出溜下来。大沼公园的岛上散策路可以连成一个大圈,走到最北是一座餐厅,不过照例早上这个点儿也没有营业,于是直接继续沿着前路往回走。这片密林也幸好是湖上的一群小岛,加上雪上新鲜的人类脚印,不然我一定会害怕这里有熊出没。终于,环形的散策路快要走回了起点,这时一座高地出现在眼前,高地后面便是北海道的道路,以及沿着道路开行的铁道。

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中,我走上道路,查好时刻表,一边无聊地攒着雪球瞄准深林中的树发射,一边等待着。终于,列车开进了不远处的大沼公园站,停留了1分钟,缓缓开向了我,而我也早已准备好,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拍下呼啸而过的超级北斗号列车。

沿着道路走回大沼公园站,不久便坐上开往新函馆北斗的Kiha柴油慢车,轰轰地开向新干线车站,吃一碗热乎乎的拉面(第一次来北海道时吃的第一顿饭便是在这里),然后坐上新干线,飕飕地离开了这座大岛。

东北之行,也正式开始。

2、白神剪影

陆奥–>出羽

白神山地位于秋田县内,是一座度假村。但数九寒天的,山地里也是光秃秃的,因此也只能是一次剪影之行。下次再来东北,进去住一次好了。

观光列车 Resort白神号 便因为其所途径的白神山地而得名。早在第二天在会津若松,我就努力地向要去换票划座了,然而我已经给它翻译成日语了,连Resort都说成了Lesorto,会津若松售票窗口的工作人员依然找不到这趟列车的信息,无奈只得在仙台吃牛舌时加快了一刻钟,终于在仙台换好了票。果然是大城市。

Resort白神号从青森出发,沿奥羽本线开一小段,然后两次调头,开向五能线,沿着大海一路南下,最终到达秋田,时间正好,路线也正好,因此我决定坐这趟观光列车转场。

从北海道坐新干线南下到本岛,在新青森站坐上Resort白神的[橅]号列车,车身通体翠绿,车内是清新的橘黄色调,还贩卖白神山地和十和田的水酿成了啤酒,味道不似北国溪水干咧,而是非常浓厚,还有青森出产的苹果所生产的果汁,真的像刚刚榨出来的一样新鲜。

列车在一个叫做千叠敷的小站停靠15分钟,乘客得以下到海滩上观景。我也不懂日语,但看着千叠敷这三个字,大概明白它所形容的是怎样一种景象,就如同这座海滩上一样,乱石丛生、怪石嶙峋。远眺大海的宽广宁静与站在巨石下抬头仰视时的一种莫名的紧张与压迫感相得益彰,海水淡淡的咸腥味和岸边小木屋烤鱿鱼的鲜香融在一起,海浪拍打在乱石上的巨响和不远处站台上列车的鸣笛声此起彼伏,恩,车掌在叫人了,该走了。

过了千叠敷,天色也暗了下来,不时出现的海岸线越来越模糊,远方海上日落后的最后一丝余晖也只是隐隐可见,我坐在车上慢慢睡去。历经5个多小时,终于,列车到达秋田站。

3、极度深寒

羽后–>越后

本想去角馆和田泽湖转转,至少在秋田市内逛一逛,看看秋田犬啥的,然而行程中有更值得期待的地方,因此住过一晚,第二天天没亮便再次启程。

本来的目标是前往酒田,看看山居仓库,然后去新泻弥彦山。然而坐上羽越本线就开始下雨,继而转为雪,让我对雪国的向往也越来越深。不去弥彦山了,换Plan B,去藏王树冰,彻彻底底融入这冰雪世界。

从余目下了车,左转上陆羽西线前往新庄,离开日本海一侧的暖流之后,雪下得越来越肆无忌惮,旁边山坡上和溪流边也覆盖了皑皑白雪。列车穿过一座座山,到达新庄站,车头已覆盖了厚厚一层雪,饱经沧桑。新庄换山形新干线去往山形,这条新干线真的是乘车体验最差的一条,车次少、车速慢、车站多,人更是爆多,车上摩肩接踵,根本站都站不下,直接把我挤厕所里去了。日本人不愿给别人添麻烦,会规规矩矩排队,但在车上也绝对不会给你让路,山形到了,我提着行李箱背着大书包,这一通挤,从人群中踉踉跄跄地下了车。出了山形站一通跑,跑到山交巴士站,追上巴士,前往藏王温泉。

藏王温泉巴士站出来,向山脚下的索道站走,路上经过了两条温泉河,应该是旁边藏王温泉村里泡温泉的水排出来形成的,呼呼地冒着热气,散发着浓烈的硫磺味,下次来东北不仅要来白神山地了,这个温泉村也要排上日程。走十分钟,来到了藏王索道站前,坐两段缆车,经过树冰高原,向地藏山顶进发。

日本海对马暖流带着温暖湿润的空气,源源不断地飘向出羽地区内陆,温度不断下降,地势不断上升,暖湿气流便堆积在藏王这几座高山前,带来浓浓的寒雾,雾中夹杂着海量的降雪,风雪吹向山坡,给山上的树挂上了一层厚重的雪甲。

藏王树冰的奇景因此形成。乘坐缆车不断向山顶进发的过程中,雾气渐渐增大,索道下方树上的雪甲也越来越厚,最终缆车彻底驶入雾中,雪也越来越大,在树冰高原短暂下车换乘的1、2分钟,便已感受到这深入骨髓的寒意。坐上第二段缆车继续向山,天气也越来越迷幻。最终,缆车停靠在地藏山顶站。出了缆车站,风雪便肆无忌惮地打在脸上,这里千奇百怪的树被冬季永不停歇的风雪埋得千姿百态,还带着绿叶的树枝齐根被折断散落在地,这样的低温下,树叶都没有褪色,依然还是夏天的样子,给这个冰封世界带来了一抹绿意。

这样一片极寒之地,手只伸出来照几张照片就已经冻僵,捂热后又疼又麻,这大概就是冻伤的感觉吧。山顶还有一座卖咖喱饭和拉面的餐厅,我在里面暖和了暖和,便原路返回。本来我还想买一张单程票,从山顶走下来,我觉得如果落实了的话,可能就会成为一座老丰碑永远留在山上了吧。在缆车上,还能看到底下的雪道上有很多滑雪的人冲下山坡,这里本质上是一座滑雪场,但这样的天气条件,真的很有挑战性。

暴风雪还没有结束,从山形沿着米坂线、信越本线、白新线一路回到新泻的路上,鹅毛般的雪花被车头的灯光照亮,映出一片片光影。极度深寒之地,势必还要再来探索一次。

4、雪国特产

越后–>信浓

新泻靠近日本海,受对马暖流影响,下雨不下雪,略显无趣,也略带狼狈。

这里依然是一座驿站,第二天清晨便坐上上越新干线最早一班的Max朱鹭号继续南下。Max朱鹭号是仅有的双层新干线,为此也期待了很久,但是好像坐在上层也没有特别的感觉。

毕竟天都还没亮…

坐一站到长冈,下车换上慢车,沿着上越线走几步,便来到了与只见线具有相同期待度的饭山线。饭山线起自越后川口,终于长野附近的丰野站。这条线路的景色不可谓不精彩,依然一派浓厚雪国之气息,然而见识了羽越地区的大雪之后,倒是少了一些新鲜感。

这趟早班车一直开到户狩野泽温泉,然后同台换乘下一辆同型号的柴油车,继续向前开,来到饭山,坐上新干线加个速,终于来到了信州 长野。长野是座很古老、很有历史的城市,有善光寺这样具有千年历史的文化遗产,不过因为行程实在是满,这次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地狱谷野猿公园。

地狱谷野猿公园是座建在深山老林里的山林,栖息着庞大数目的野猴,并且是一群会在温泉里泡澡的野猴。从长野坐长野电铁特急雪猴号来到汤田中,再换巴士来到雪猴公园入口。据说要再走半小时,其实这个距离不算什么,尤其是走了没多远就已经看见了一只大肥猴趴在温泉井上取暖,让我着实惊喜了一番,打起精神继续向纵深进发。

然而,进了山门,那待遇可就不同了,石头路不见了,变成了泥地,尤其是下过雪之后又出了太阳,地上布满了雪泥,和黄泥混在一起,一脚下去鞋就黄了。没办法,硬着头皮往前走,旁边一个个穿着大雪地靴的人健步如飞,我就跟个猫一样踮着脚尖用猫步蛇行。悬崖一侧长满了细长而高耸的树木,这条路如果不是这么难走,这一路真的会是很惬意的。

终于,20分钟后,野猿公园的大门出现在眼前,买票入场,公园里倒也直接,进来就有猴,走没两步就到了头,尽头是一座温泉池,里面泡着一群猴,四周围着比猴还要多的人。继续发挥身高臂长的优势,一个后撤步,一个长臂猿伸手,如入无人之境,拍下这群面露骄傲神采的泡澡懒猴。

突然一阵骚动,猴子们纷纷从水里爬上来,手脚并用地赶到另一侧的山坡和岩壁上,原来是有人投食了,眼看一群接一群的毛茸茸的大猴子排着队大迁徙,这边吃完吃那边,其中不乏有进入其他猴的地盘而打起来的,咬得哇哇叫,噼里啪啦一通跑,溅我一身泥水。

5、白虾市

信浓–>北陆

告别了这群肥美的雪国特产,乘坐北陆新干线继续西行,前往北陆地区。北陆新干线,被台风淹了一半列车那个,可能因为车次少了,也没座,人都被挤到指定席车厢站着去了。还好,富山下的人多,不用尴尬地硬挤出去。

富山曾经来过一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这里的特产白虾,上次还去了富岩运河公园用望远镜偷窥了野鸭子,这次兴趣平平,最主要还是想吃白虾,这也是整趟旅程少有的提前计划好要吃的东西了(一兰拉面、纽约大汉堡shake shack、拉面共和国、山头火、富山白虾、飛驒牛,总共大概就这些)。白虾亭,上次也是这家,就在富山车站里,一份白虾天妇罗饭,一份最大份的白虾刺身。白虾其实不大,炸出来肉感并不强,但味道极为鲜美,刺身就更不用说了,比甜虾和牡丹虾的口感还要顺滑,一筷子夹起四五只,入口即化,味道鲜美到让人舍不得咽下去。

富山还有一种黑拉面,上次来尝试了一下,没给我齁死,这次就算了吧。

吃完饭,又买了一些海产品,包括白虾干(我是有多喜欢这东西),还看到了富山湾特产荧光鱿鱼晾成的干,这个日子口能买到这个让我很是意外,因为荧光鱿鱼涌上富山湾的景象,是二月之后才能看到的。事后回到家尝了尝荧光鱿鱼干,味道还是和一般鱿鱼不太一样的,但最主要的是,真咸啊…吃饱喝足,买完年货,回到站台坐上高山本线的Kiha柴油慢车,前往今天的终点,也是本次旅程的压轴大戏,飛驒。

6、飛驒之白

北陆–>飛驒

半夜抵达飛驒高山,就住在火车站斜对面,旁边就是第二天要乘坐的浓飞巴士总站,走两条街就是飛驒牛烤肉店,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哇。

在国内早早订好了浓飞巴士的票,第二天坐最早的(最早也7:50了)一班车,前往白川乡合掌村。其实去白川乡还是下了不小的决心的,因为还是很喜欢高山古街,上次来也因为数次崴脚最终都瘸了,没有好好逛一逛,但想着这深山老林的,可能也真的不会再来了,就把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吧。

白川乡到了就开始下雪,地上也是泥水混合物,鞋早早就湿了。没有细看这里,直接拿起地图,沿着山路向展望台走,赶在大部队到来之前先占领制高点。这条上山路倒是不难走,路上还近距离感受了一下合掌造的屋顶,很厉害啊,用一层层的草杆叠成屋顶,覆盖上厚厚的一层茅草,屋顶陡峭以免积雪,看起来也很结实。城山展望台很快到了,上面雪下得更大,还起了雾,白川乡的全貌隐隐约约地出现在视野中,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

城山展望台上面有一家商店,卖飛驒牛包子,一个合30人民币,味道是不错,牛肉没几个,还是期待着晚上那顿正儿八经的飛驒牛吧。这里还卖一种米酒,没有过滤的那种,混浊的,放一会儿就会分层,喝了一小杯,味道比过滤后的米酒要辛辣得多,但米的香味也更充足。

吃完包子,雪依旧在下,但雾散了,白川乡的全貌终于清晰、彻底地出现在眼前,也终于露出了它世界文化遗产的水平,虽然游客越来越多,雪中的白川乡,伴随着阵阵白色炊烟,还有后面的同样被雪覆盖成白色的山,有一种历史厚重感,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息,仿佛整个世界、整个时空都静止了一般,透过白色的世界,仿佛一眼看穿了时间线,脑海里充斥着这座村庄刚刚建成时的景象。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这酒,真上头啊,这么一杯走路就晕乎乎的。

下了这座山,爬上另一座山,向白川乡的纵深进发,随着人的脚印越来越少,雪也越积越厚,穿过树林,把人类世界彻底甩在了身后,直到再也走不通,才发现自己已经深处雪山深林之中。

退休以后想定居在这样的地方。

时间差不多了,脚也快冻掉了,走回白川乡车站,乘车回到高山,身体依然没有暖和过来,反而冷得更深刻了。看了一下列车时刻表,发现时间正合适,于是一路窜到火车站内,又坐上列车,来到了飛驒古川站。

早在2018年我就想来了,虽然好像也只是因为你的名字这部片子而对这里产生了一些兴趣和圣地巡礼的动力。身子被列车座位下强大的暖气强行烤暖,下了车,过了那个著名的天桥,再走过飛驒美术馆,就变成了乡间小路。这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农村,完全没有人烟,沿着乡间小路一直走,来到气多若宫神社,顺着电影找到这个层次的地方,新海诚应该可以给我颁个奖了吧。

然后原路返回,在车站前的天桥上,正好一辆特急飛驒号驶入站台,不知为何,我很喜欢这种站在天桥上看列车进站的感觉,就好像是看到这个世界正在按照其自有的规律有条不紊地运转着,一种和谐感。

终于,飛驒牛!味藏天国的人比上次来还要多,今年点的牛肉也比上次还要多,霜降水平的牛肉纹理依然那样美丽,舍不得烤到全熟,也都舍不得蘸酱料,只撒了盐和黑胡椒,烤好后依然入口即化,像黄油一样往嗓子眼里钻,一口下去,整个世界都变得友善了。

大半夜写这个,真的饿啊。

7、富士山下

来日本四次,其中三次都是两个礼拜的大长旅途,西大山都去过了,还没去过一次富士山,感觉有点飘啊。第五次了,来看看吧。

高山吃完飛驒牛,乘坐特急飛驒号继续南下,在名古屋换新干线到静冈,这应该是我今天所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了,明天早上走身延线,向北直接扎过去,相信比从东京走中央本线过去富士山要新奇。

身延线特急富士川号,全程速度不快,因为都在翻山越岭,甚至在悬崖峭壁上开行,这条线还真是值了。坐到甲府换中央本线到大月,然后坐富士急来到富士山(真好意思叫自己富士急行线,这车慢的,这站近的…)。

虽说富士山是个热门观光地,但我搜来搜去,好像没找到太多和富士山本身有关的游玩项目,大冬天的好像也上不了山,也没有那个精力了,于是就去忍野八海转上一转吧。

去了我就后悔了,全是中国人,街边烤大鸡排的都一个劲儿的喊,这个好吃!好吃!看了看忍野八海几个小池塘,不知道看点在哪里,倒是这里可以远眺富士山,还挺清晰的,并且有个地方可以直接用瓶子接泉水饮用。确实这水也还挺好喝的,接了半瓶子喝了一天。水池后面是一大片卖特产的,这附近方圆一百公里的地方的特产都有,还都会说中文…谁说日本人脑子不活络的,这不挺会把握商机的么。

唉不吐槽了,可能我对热门旅游景点本就无感,而是喜欢去深山老林里探险吧。

晚上住在河口湖的小别墅里,说是别墅,其实就跟集装箱似的,像房车后面拉着的那个,不过可以顺着梯子趴上去,到阁楼上去睡,挺新奇,从未体验过,睡在上面也安全感十足,就是第一次往下爬差点给我摔下来。

第二天前往河口湖,本想坐缆车,但缆车开行时间太晚了,想早点回东京再吃一碗一兰,于是早早起来直接自己爬上山。爬了半个小时左右,到达了一个平台,得以远眺富士山,视角非常非常好,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云一直不散,看不到雪顶。等了许久,看到风带来的云越来越多、越来越厚,只得遗憾地下了山。

带上行李,坐上了富士急,云依然没散,富士山却变魔术般地从云里探出了头,让我更加遗憾。直到我吃上一兰,就觉得唉其实也还行,没啥遗憾的,哪看不是看呢。

又一次两周的大长旅途结束了,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来,再来又还能去哪里呢?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2个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