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Yin专栏

Y

过去的一些访客-1

在它还是粉色背景的时候,这个博客迎来了它最繁荣的一段时期——是的,它曾经是有访客的——即便当时的内容曾经想过发出来但实在是令人害羞。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时代的车轮——当然这个博客的很多榜样(链接已失效,请不要点击)和前辈即便是被碾过的痕迹都荡然无存——兴许事情可能比现在会活泼很多。毕竟,即便是在web2.0时代的前期,这个网络上还能够存在着自我主义的能够交流意见的场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隐藏非还有评论和没有入口的遗址式的自怨自艾(yì)。 (更多…)

Why is the Mosquito so Big?

W

说到春天,最棒的大概就是风了。

在民国一〇六年的时候,就有这样一个我,晚饭之后本想看会书,到家之后一拧钥匙一开灯,不知怎么就倒在幻想乡了。

之后大概是被Cortana吵醒的,抬起左手,发现时针和分针完全重叠在一起,迷迷糊糊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像今天是星期四一样,虽然对于已经过去的星期三完全没有记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也没因缺勤扣了工资,那就姑且接受这样的现实也好。 (更多…)

考前贴士

记得唯一一次吃安眠药是在高考第二天的前夜。很有用,半片下肚十分钟之内睡着,和前一天的成绩对比也是相当惊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安眠药的功效开始有了幻想,即便自己再也没尝试过。

人生中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啊,比如六个半小时之后的考试。

大概越到以后重要的事情就越多吧。

考试、表白、重要的发表、离别和重逢。

很容易就依赖上这些东西,和依赖别人一样,久而久之就成习惯了。

这样的话,要是长生不老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