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G.C专栏

G

2017.8.7

2

2017.8.7

一直都想写些什么,可思来想去,却总是觉着会发生言不及义的错乱,生得一通笑话,自惭形秽,惹得一身的笑,一身的话

儿时曾试图采集一株木棉籽,想着,在来年春,埋下,三两年,没准就出了芽,生了树,长了花

三年后,家门口果真添了束棉花,蓬松极了,很是欢喜 (更多…)

2016.4.2

2

Restore-1-1024x307妈走的那天,爸很坦然,他没有哭,没有闹,没有任何情绪的宣泄,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情绪的表达。

他一个人,静默地站在那儿,并没有看着哭天抢地的我们,就那么静默地站着,站着。

(更多…)

我想我是个摆挂摊儿的

感觉城市规划从业者就像个街边摆挂摊儿的

根据过往数据及各类信息及现时的状况,综合判断发展趋势,通过已有知识及手段的综合运用,以较好的语言表达,阐述对于未来走向的一种有理有据的预判,并通过规划等手段解决现有问题,创造更加宜居的人居环境 (更多…)

人生不区别于游戏完全独立存在

在游戏里就做得出的事,做得出的狡诈与背叛,在生活中为何有人会承认做不出做不到,甚至有的人在游戏当中如鱼得水,而生活中,却全然两个人,好像失忆一样完全丧失能力,我想把话先放在前面,这绝不是一个灵活运用的问题,完全区别于理论和实践的差距,切莫牵强附会。 (更多…)

请在此处添加标题

大二下色彩期末考试

生活,如同对着空山放声大喊
满以为会得到些回响
但,却被原封不动地打了回来
有时候又像一枚抛过高墙的鸡蛋
满心欢喜地自以为越过了高墙
其实,林林总总算在一起,也没有走多远
反倒是受“关心那高度”所累
而且好像,还是碎在地上的呢
只不过这边的蛋或人不知罢了
因为,远没有半点回响

00

00

高温下的沥青路被大太阳灼得要命地烫,不知是不是正午时分的高温使我产生了错觉,我这脚下的确是涌动着一种松软的感觉,不像细沙,反而更像放久了的棉花糖,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的半只脚都埋在了里面,每抬起一次脚都不知该把重心控制在哪边才好,以至于左摇右晃,像极了个酒足饭饱的酩酊醉汉。 我就这样地在向前挪着步子(因为此时用走大抵是不甚妥当的),可以什么都想,抑可以什么都不想,就这样地一路向前,可以随时冒出些真真假假的东西,不管是我脑子里还是这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