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iadne

A

北九州流水账

现在回头看觉得九州呆四五天就够了,多的时间不如乘新干线北上,去哪里都好。但既然走完了这么奇怪的一条线,也暂且记一记。大概是佐贺、嬉野、岛原、唐津、小仓、日田、长崎、博多、熊本这样的顺序。

因为想住寺庙在佐贺呆了一晚。和寺庙连通的日式房屋,回廊庭院和内部装饰都非常好看,很淡的檀香味。接待我们的和尚叫Koji,穿着宽大的长袍,走路无声无息,像风一样出现又消失。在这里第一次知道日莲宗,开始了寺庙支线收集任务。另一侧是墓地,入口处有“三界万灵”的碑。后来遇见的大多数寺庙也都有大片墓地,在博多游览的时候问Masato是不是只有佛教信徒埋在寺庙里,说不一定。听他描述觉得日本大多数人信仰泛神论,佛教是融合在里面的。

(更多…)

蒙特里久尼

在谈论蒙特里久尼的时候我很难分清自己喜欢的是这座城市还是在这座城市里的回忆。

我曾在夜晚的月色中攀上钟楼最高的塔尖,试图窥见它的全貌。我辨认出通向大图书馆的无穷无尽的阶梯、阶梯扶手上猫走过的痕迹;破败寺庙里倾倒的神像、蕨类植物之下完整或者狼藉的坟墓;许愿池里倒映的星座、金鱼跳跃的姿态和银币的纹路。各种事物不断断裂又产生新的联系,当下的城市和回忆中的城市交织在一起。像伸手触碰水时破碎的倒影一样,我靠近它,却再也看不清它真正的样子。

以色列游记:阿卡和海法-埃拉特-采法特

申请项目是有点坎坷的。最后收拾好东西赶往机场的时候,觉得一切总算尘埃落定了。然而半路临时被告知因暴雨取消前段航班,不得不换动车去北京,一路拖着28寸行李箱跌跌撞撞地赶上了后一段飞机。

到达以色列后与Amit联系,提醒我们“要是过去太晚可能错过徒步”。我心想最好错过,坐了五个小时动车和十个小时飞机以后只想趴床上用脸蹭被子。

又转了三辆公交车到达Sde Boker。才知道那就是在沙漠里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