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

入局

闭眼,睁眼。呼吸。

我探头进院子里,只等那说笑声音大了一点,便抬脚端了茶水进去。吱呀的廊门微动,只见夫人与那年轻女子笑着搭手,看我端着茶水迎面而来,便说道:“瞧你忙的,茶还没喝。”

“不早了,得和二少爷问个安。”说完女子转头看向我,眉间星眸流转,熟悉的笑容晃得人心下漏了半拍。这好些年过去,她还是如此好看。

“是不早了,你快去,要是成了今夜就派人筹备着了。”夫人拍拍她的手,一副委以重任的模样。

“那铃铛妹妹受累带个路吧。”还沉浸在那温软的笑容里,晃了一下神才发现她在跟我说话。

“穆小姐不必客气,请随我来。”我放下手中茶盘,看了一眼夫人。见夫人对我点点头,我便带着这位座上宾走出了叶园。

暴雨过后,满园子的桂香还沁着雨水,夕阳已从山后悄悄地退下,只留了这漫天红霞。

路过的院子中央那满满的水缸此时也映得通红,注视着这绮丽景象,我不可察的撇了一眼身后那缓步跟随的人。这位今日来此,怕不是那么简单。

“多年未见,铃铛妹妹都出落的如此标致了。”那声音温润如玉,听不出意味。

“小姐说笑了。”我低下头,微微一哂。

二少爷很少人伺候,因此只有个小童在门前洒扫,二夫人看样子应该不在,于是吩咐小童去通报一声。待穆莲生一走,我便可以回去了。

“铃铛妹妹可知道今日我来是为何事?”

身前人突然发问,让我一愣,随后回道:“夫人未曾与我讲过。”

她回过身来,翠色的裙摆下踏出一只精致的绣鞋,她白净的脸上带着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只记得我走那年你才八岁,都十年过去了,如今倒是沉稳不少。今日之事夫人与你另有交代,你且先回去吧。”

“这位小姐,我们二少爷请。”那通报的门童此时脆生生的喊了一句,见我不一同进去,有些奇怪。我给他使了个眼色,转身离开了。

我回到了叶园,却没进去,门厅正能看见拱门里夕阳落下的余晖。园子原本不是如此清冷的。

大约是,大少爷不在了。

半月前,大少爷与二少爷跟着其他世家几个少爷小姐结识了一名颇有名气的道士,那道士与他们讲过些怪力乱神,大家心生好奇,于是跑到山上玩了个请仙的游戏,玩了一半大少爷整个人就中了邪,很快就不行了。

而今日这穆莲生,早年被夫人送去道观的小姐,如今突然回来了,夫人到底有什么念头?

穆莲生是夫人过世妹妹张氏的孩子,早年张氏嫁到穆家没几年,穆家便遭横祸,除了来叶府暂住的穆莲生,穆家一夜间三十七口全部横死。那之后夫人心疼穆小姐,请了老爷的准,将她留在身边抚养。

谁知十年前,穆小姐突然中了邪,正巧当时全真观的道长在家中做客,便说这孩子体质阴虚,在叶家恐过不去14岁,于是在夫人百般无奈下,被带到了道观中抚养。

如今十年过去了,穆小姐也和以前不大一样了。若说半个月前大少爷死出有因,那今日她回来,是不是夫人……

我抿着嘴,推门进了屋子。

“她进去了?”夫人靠在塌上看着书,我见光有点暗,连忙掌了灯。

“是,我瞧着的。夫人,穆小姐怎么回来了呢?”

“敬元的事。”夫人半点没有迟疑就说了出来,她的声音很平静,说的我眼眶微红。

“夫人,可是我帮的上什么?”

“我叫莲生来,帮我做个局。”夫人将书放下,缓缓闭上眼睛,神情很是疲惫,我指尖轻轻抚上她眼角的细纹,随后按在了太阳穴上,帮她轻轻缓解。夫人果然是为了大少爷。

我缓缓帮夫人揉着,说道,“今日一早,二夫人那边就有客人了。”

“是黄玄灵。”夫人声音坚决,我有些诧异。

末了,夫人叹了口气,伸手覆盖住我按揉的手,轻轻拍了拍,说道,“明日,你和莲生一起入局吧。”

当下我也就懂了,这是,要以牙还牙。

—————————————————————————-

初冬时,临城下了一场雨。
我坐在草席前,看着前面匆忙来去的脚步,冻得麻木的手再次缩进袖中。身后娘亲的尸体已经僵的如一坨冰了,而我还在等。

这是最后一个冬天了吧?
我抬眼,雨水就顺着眼角落下,流进脖子里。更冷了。

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直到天边终于泛红光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圈巨大的轮毂。我缓缓抬起头,向上看去,缎面帘子被人掀开,一只纤细雪白的手朝我挥了挥,我毫不犹豫的起身扑向那高高大大的马车,车内的人拿出一块碎银子和一块绢帕裹着的点心,递到我手心的时候,明显颤了一下,于是又拿了一块点心。我连忙接了过来,跪下连连磕头。

车夫给了我一块木牌子,叫我安葬好家人后就去秀春大道上的叶府敲门。

后来我知道,车里的是叶夫人。那日原本是要给大少爷挑的,不曾想大少爷没两年就留洋了,我就留在了夫人身边。夫人待我极好,从不打骂,也不让做重活,反而教我念书写字,知晓琴棋书画,她是比亲娘还亲娘的顶好的人。

——————————————————————————–

他用最可怜最无辜的眼神祈求我

原谅他

随后将刀子从我心口抽出

他发誓

他会好好包扎我的

————————————————————————-

关于作者

Tata
Tata

1个评论

Tata 作者 T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