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学与旧魔法

十七世纪时新科学与旧魔法的交织。

以下是《苦炼》的一个片段,主角泽农是炼金术士兼医生。

因为太喜欢这本书所以写不出感想。

以下是《科学革命的编史学研究》。

研究科学史很侦探,在不同事物之间寻找或推理出联系。比如有学者得出结论:牛顿关于力的概念来源于他的炼金术研究,听起来比苹果掉下来可靠一点。

当代临床医学专业如果也能开设炼金术课程我一定好好学习(占星学也行。在名片上印上头衔。介绍的时候就可以像“培根的许多关键思想都有文艺复兴时期的魔法背景”一样,获得魔法背景。

韦伯也出场发表了一下关于科学革命的“世界的祛魅”的观点,但这就是现代科学的立场了,彻底的理性主义,不再有魔法。

(点头点头

“他们的新科学虽然有强大的理智推动力,却导致人类失去了对极为复杂的人性的洞察。”这就是我最开始在泽农身上看到的,觉得迷人的,但现代科学所划清界限的部分。

早期对实验的观点是“把抽象的理想化数学理论领域与能被感官把握的经验领域联系起来”。前段时间在血液科给病人做骨穿,然后即时骨髓涂片,在显微镜下观察病人的细胞。当时直观地感觉到宏观和微观之间的联系。虽然理论上早就知道这一联系存在的必然,但切实经历还是会有很奇妙的感觉。

第一条是认真的(笑。看下来一直有“科学从魔法中分离出来最后却背叛了魔法”的感觉。

“科学革命意味着自然之死”。把自己变成自然的主人和拥有者的观念真的很人类很讨厌。靠(气死(培根好感-5

“上帝无法沿直线推动天空因为这样一来会留下真空”。这种上帝也要遵守物理学规律的感觉很奇妙。

不过原来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亚里士多德主义科学一直以来占据主导地位,里面的谬误部分却一直限制科学的继续发展。然而,其中的神学观点正好和当时的神学教义不相容。神学谴责攻击它是异端,最后科学从中解放出来。不相容主要指,亚里士多德的科学观点限制了上帝的全能。举个例子,主教支持托勒密的行星理论,因为按照亚里士多德“天界任何旋转都要求其中心有个不动物体”的理论,上帝就不可能移动整个宇宙。

可以说,当时的神学帮助移除了理性主义哲学对科学的束缚。

关于作者

Ariadne
Ariadne

添加评论

Ariadne 作者 Aria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