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九州流水账

现在回头看觉得九州呆四五天就够了,多的时间不如乘新干线北上,去哪里都好。但既然走完了这么奇怪的一条线,也暂且记一记。大概是佐贺、嬉野、岛原、唐津、小仓、日田、长崎、博多、熊本这样的顺序。

因为想住寺庙在佐贺呆了一晚。和寺庙连通的日式房屋,回廊庭院和内部装饰都非常好看,很淡的檀香味。接待我们的和尚叫Koji,穿着宽大的长袍,走路无声无息,像风一样出现又消失。在这里第一次知道日莲宗,开始了寺庙支线收集任务。另一侧是墓地,入口处有“三界万灵”的碑。后来遇见的大多数寺庙也都有大片墓地,在博多游览的时候问Masato是不是只有佛教信徒埋在寺庙里,说不一定。听他描述觉得日本大多数人信仰泛神论,佛教是融合在里面的。

当地的历史馆展览城主旧居,免费进入并且有中文讲解器,各个部分都布置得很用心,记得“堪忍所”是起居室的意思。

路过市村体育馆门口,大人带着小孩子排长队等着和面包超人合照,后来一路看到的幼稚园招生海报也都是面包超人主题。草坪上小外卖车里现做的汉堡超好吃,旁边广场上高中生吹奏乐部在为晚上佐贺明治维新一百五十年纪念活动谢幕式表演彩排,节目单上写着六点半会有手嶌葵,但那时我们已经迷路迷得很远了。

走到佐嘉神社的时候刚关门,正是日暮交接的时刻,大片的乌鸦飞来飞去,黑压压地,末日一样。有人敲电线杆驱赶它们。很恍惚,想着深濑昌久的《鸦》。

经过了握手就会喷水的河童雕像,警察局门口的警察音乐队定期演奏会海报和很有年代感让人觉得已经潜逃三十年以上的通缉犯照片,粉色的电线杆和主干道旁树上的彩灯。买到了中文描述为“在树上结了果实使用着很红地使之变熟的最高级的梅。如果吃一次成为俘虏的浓的味,向到喜欢的人不停了地好吃的梅”的梅果冻。

晚上想吃天妇罗,走不动的时候看到正好有公交就跳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往那里开,想着公交一日券总要用一次。最后下车的时候发现从原地走到餐馆和现在走到餐馆的距离是一样的。餐馆今日休业,只好去了相隔两百米的居酒屋。LY给这家店在Google地图上打了五星:“全世界的鸡都应该排队来给他们烤”。确实每种烤串都好吃,我最喜欢蘸蒜酱的番茄杏鲍菇串。点饮料的时候看不懂菜单,一边向对方描述“酸,不甜,无酒精”,一边想着这像是我在va-11hall-a里当调酒师的时候客人们给出的要求。

祐德稻荷神社的参道十分冷清,联想到前一天休业的天妇罗餐馆,觉得我们可能自带“去的地方都关门”debuff。在买姜饼和羊羹的店里寄存了行李,顺便试喝了味道奇怪的梅抹茶。

参集殿里正有人集会,远远望见台上穿着传统服饰的神官。像道路施工交通牌的作业安全御守很可爱。求了一个开运招福御守,运势小吉,大意是会有进步和变化,有点开心。几天后才知道小吉不算吉,也要打结留在神社的树上才行。红白衣服的巫女在一旁倒御神酒,大家排队拿碟子接酒喝,我也喝了一口,米酒的味道。离开前买了一本粉色的御朱印册。

在嬉野住一泊二食的温泉旅店,非常棒,室外露天温泉临河,竹栏遮起来。街道上大多数时候看不到人,店铺也关门,我们像探索游戏地图一样走了一遍。丰玉姬神社里供奉着陶瓷鲤鱼。可能已经关门十几年的瑞光寺,门口是干涸的放生池和八百年的樟树,树林里掉了半个头的地藏佛像。顺着陡峭的楼梯爬上年久失修的钟楼时,突然出了太阳。为了过马路走上古早的脱漆的粉色高架桥,夕阳的余晖落在来往的车子上,道路尽头是远处的山。转过一条小街,墙上贴着少林寺拳法、歌谣教室、婚姻相谈所和山头火行乞记的海报,剪完能年轻五岁的理发店广告,DREAM招牌下堆积的废弃物,壁画上长得很潦倒的龙的画像,画风奇怪传出的歌声也奇怪的卡拉OK厅,斩首示众一样挂在屋檐上的熊本头。仓库梦市场=古董店,生鲜梦市场=菜市场。金瓶梅停车场的指引牌带我们走到了关门的风俗一条街,和传说中的描述别无二致。

第二天坐高速巴士经谏早去岛原半岛。

小滨沿海,很像垦丁。唯一不同的是路边的下水道口都冒着硫磺味的蒸汽,可能因为建在温泉上。放了行李坐车去云仙。等车的时候发现还有七人座的小公交车。巴士的窗户玻璃自带滤镜,光晕开来把景物的边缘融化,回程夕阳的时候特别好看,世界像梦一样融化在光里。

云仙的温泉地狱比想象更大,蒸气缭绕的荒凉山坡,顺着步道走了一会,因为不喜欢浓郁的硫磺味道想要折返,这时看到前面有个小木屋,买了温泉蛋,好吃。小木屋出现得太突然,想着说不定店主卖完蛋后就变回妖怪了。离开温泉地狱的时候有种总算结束消防演习而松了口气的感觉。

小镇十分冷清,零星的游客,当地居民也很少。特产的煎饼吃起来像蛋卷,温泉神社里有特别好看的星空主题的北辰妙见御守。

回途的巴士上碰到了很多高中生。

晚上去小滨的居酒屋,第一家满客,第二家老旧,很多大叔坐在一起抽烟喝酒,烤串太咸,酒度数太高。直到回旅店泡温泉才开心一点。

前往岛原的巴士比原定时间晚,在车站看了很久台湾风的家庭伦理剧。巴士一直绕山路,LY晕车,司机问她有没有事,停下来和她说厕所的位置,然后等她回来,下车前还告诉我们去岛原城的路线。特别好。理解早上巴士迟到的原因了,司机可能也在帮助别人。

很喜欢岛原城内的展览。之前在云仙地狱只知道十七世纪当地基督教遭到镇压,教徒被押往地狱谷在滚烫的温泉水中要求弃教,很多教徒因此殉教。即岛原城里的《云仙地狱殉教图》。剩下来隐匿的基督教徒,便拜假托为观音像的玛利亚秘密圣像,在佛像的底部刻十字架,或者把很小的神像藏进空心的竹子里。一直延续了两百年,直到禁令解除后,教徒集资在长崎建立了浦上天主堂,不久后被原子弹炸毁。后来在长崎看到“桃山の夢とまぼろし ―杉本博司と天正少年使節が見たヨーロッパ”的展览,讲的是在日本最盛行基督教的时候,派遣了4名少年使节前往欧洲觐见罗马教皇。杉本博司跟随当时少年使节的路线,寻找历史留下的痕迹。

看展览的除了我们以外只有三个穿西装戴口罩的日本人,像是上班到一半突然跑出来参观的。在一楼听着笛声,靠翻译软件写下了俳句,投入了门口的收集箱。

又见到日莲宗的寺庙,写了“南无妙法莲华经”的御朱印。

坐了一小段岛原铁路,转巴士回到小滨,一边泡足汤一边看海边的夕阳。

唐津车站里有个很可爱的小型曳山展示。租了旅店的自行车,特别好骑特别日剧。穿过舞鹤桥就是唐津城,上去转了一圈,石碑上刻了“松浦河月あかくして人の世のかなしみさへも隠さふべしや”的俳句。

唐津曳山展示场、日田祇園山鉾会館和博多的栉田神社都是展示夏祭山笠花车的地方。每个花车都有故事。像有一个是酒吞童子被砍下的头颅一口叼住源赖光盔甲的场景,就非常酷。

对面的唐津神社明天有二十日惠比须祭,但我们要赶行程,正好错过。唐津天满宫的门口是一家幼稚园,停下来和鸟居前面的恐龙滑梯合照一张。

晚上提供呼子的餐馆都满客,只好随便找了家居酒屋。买抹茶冰淇淋回去一边吃一边看《鲁邦三世》,21:49的时候插播了一条21:46的地震速报,觉得反应速度未免太快了。

唐津到博多的JR开始段是没有人的,经过虹之松原,又沿海开了一路,人才渐渐多起来,然后转为福冈地下铁。一时难以适应这样的拥挤。到小仓站存完行李径直去旦过市场吃中饭。章鱼小丸子没有大阪的好吃,三文鱼没有唐津的新鲜,唐扬鸡块也一般。小仓昭和馆最近放的电影是《日日是好日》。

去了门司港的九州铁道纪念馆。回来在车站中央看到北九州市长选举搭起来的场地,有很多穿着类似拉拉队服的小学生妹子聚在一边。路过文学馆,内容大多数关于松本清张。过桥的时候跟着不明人群走了几百米以为有什么特别活动,最后发现大家只是在玩pokemongo。

折回北九州市立美术馆分馆看展览,标题是“1968年激动时代的艺术”,看到海报上东松照明的照片就跑进去了,比想象的更有意思。提到1969年的东大纷争和新宿骚乱,头脑警察,三亿日元抢劫案,千円札裁判,4.28冲绳,三里塚闘争。一路查Google嗑下来,回去看了NHK的1968纪录片,特别喜欢,也想活在那个年代。

住在行桥,仍然是日式房屋,晚上的料理中洋结合,非常棒。唯一可惜的是第二天早上没来得及在车站买当地特产的无花果酱。

想去日田看昭和风情的街道,到了那里才知道只是一条满是韩国游客的普通商业街。并且大概由于当地资金都用来建商业街,路过的神社非常简陋。特别失望,和LY说我们明天去长崎吧。于是去车站退了预定的由布院之森。

回去的路上还是很不开心。一个人追着夕阳骑出好远,最后被路尽头的三隈川拦住。水流得那么急。在河边看着天边的光线缓慢地暗下去,忽然什么都不再在意了。

早上五点起来去长崎,在JR上看了一会补作业的高中生妹子。长崎港口边吃了意面和汉堡套餐,提拉米苏是奶油加长崎蛋糕的搭配。因为是礼拜一而碰上休息的历史馆、美术馆、绘本馆、资料馆,错过了非常想看的展览。

晚上回博多逛街吃拉面。我不喜欢这里。人太多了,但又都是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人,和任何一个大城市一样。

住普通双床房的时候忍不住怀念前面几天日式旅馆的榻榻米。早上四五点钟的时候醒来睡不着,LY还在睡觉,我出门去便利店买东西吃。这个时候的街上仍然有穿梭的人和车。天还没亮,又是一个人,稍微有点怕,每次路过人群的时候我都努力露出一副我很凶很不好惹的样子。

有人站着醉酒谈笑或是坐着抽烟聊天,有人从拉面店掀起帘子出来,有人分发报纸,有人补充货物。虽然喝着橙汁游荡在凌晨的街上观察别人的我,看起来大概也是有点奇怪的存在。

商场门口的公园光秃秃的,没有树,有很多乌鸦,在这个时间聚集得格外多。边上的警察局里还有人值班,过去看了看门口的告示栏,没有重金悬赏的逃犯,只有一张小心电话诈骗的温馨提醒。

回去的时候看到穿西装的男人走进神社虔诚地拜了一拜。也跟着进去拜了一拜。

这样的福冈好像没那么冷冰冰了。回去再睡了一会,起来和LY去参加预定的Temple Walk。讲解者是一个英语说得不错的日本人,带我们走了一圈祇园附近的寺庙和神社,看到了枯山水。非常有意思,这部分也是我喜欢的。

结束后我想再去一次长崎把没看到的展览补全,LY留在福冈购物,她不太认路,我把Wifi留给她独自前往车站,但发车前五分钟又改变主意坐新干线去熊本。虽然也不知道过去想看什么,只是不想呆在福冈。

小泉八云旧居和熊本城都因为地震关门维修。在熊本城附近的神社里看到了一株盛开的早樱。

回博多,走出车站去旅店的路上,手机突然叮地一声收到了消息,我望了一下四周,在旁边的甜甜圈店里看到了LY。她扑上来抱住我。

关于作者

Ariadne
Ariadne

添加评论

Ariadne 作者 Aria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