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游记:阿卡和海法-埃拉特-采法特

申请项目是有点坎坷的。最后收拾好东西赶往机场的时候,觉得一切总算尘埃落定了。然而半路临时被告知因暴雨取消前段航班,不得不换动车去北京,一路拖着28寸行李箱跌跌撞撞地赶上了后一段飞机。

到达以色列后与Amit联系,提醒我们“要是过去太晚可能错过徒步”。我心想最好错过,坐了五个小时动车和十个小时飞机以后只想趴床上用脸蹭被子。

又转了三辆公交车到达Sde Boker。才知道那就是在沙漠里了。

从窗户往外看是这样的景色,像没有人居住的星球,有类似走到游戏地图边界的不真实感。出门碰见猫的概率比人大。猫是怕人的,弓背的时候像st段抬高。在草地上玩破冰活动,得知有个美国妹子的男友是以色列人,他们几年前在这里一见钟情,后来一直异地,现在她趁这个项目回来见他。是那种路上擦肩而过之后双方不约而同回头,最后交换了联系方式的一见钟情。下午去沙漠徒步,导游用希伯来口音的英语给我们讲沙漠里的生物和以色列的历史。这里比想象中更热,认真拍照的心在太阳下很快就融化了。

后一天游览马萨达和死海。对罗马浴场遗迹印象深刻,除公共和私人的浴池外还分隔很多房间,有专门的桑拿室,绕一大圈才走完。但其实出门就热得足够桑拿了。死海绿得很好看。漂在上面的时候很想模拟一下感觉丧失实验。

总算从沙漠回到城市。喜欢学校迷宫一样的教学楼,有5又1/2层,电梯显示的层数也并不符合经验。住的公寓离学校步行要三十分钟,每日游泳计划因此取消。最后只去过活动中心两次,一次是游泳,被旁边的人夸“Well done”。一次跳莎莎舞,男生女生围成圈一对一对跳,老师说,你们跳舞的时候动作要有力一点,不要变成spaghetti arm。大家都笑。喜欢混在里面的两个小妹子,7岁左右,拉着手,穿黄色和蓝色的吊带裙,赤脚跳起来裙摆飞扬的,好看极了。

去游泳池隔壁的火车站办学生交通卡,即时拍一张照片在卡上印出来。定格在上面的我表情有点茫然。走回去的时候看到一排开了花的仙人掌,路边院子垂下来的石榴,坐在车里叫住拿着相机的我让我给他们take a photo的男人,看起来像火鸡葬礼的感恩节广告。

跟着同学去吃当地的寿司,总体是寿司的味道,蘸花生酱味的酱油或者辣的千岛酱吃。最喜欢路边5谢一杯的咖啡,便宜又好喝。在餐馆吃过正式一点的中东菜,味道有点奇怪。反而还是住处附近小店的沙拉好吃,觉得是本土食物的希望了,只是后来再去时正碰上歇业一周。以及如果想要尝试当地甜点务必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稍微摸熟了路后就开始独自出门。虽然在路上见到许多背枪的军人,也听说几十公里外火箭弹袭击的新闻,学校介绍了公寓里我一直没找到的防空室,但在这里仍然有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大概遇见的人都太友善了,走在路上的我常常被热心地问需不需要帮助。

一个人旅游就像探险。前一晚深夜冲动下了决定要去,查好最早一班火车的时间,设好闹钟,第二天早上背着包就出门了。

早上的火车站门口有人免费分发报纸,但不给我。后来问座位对面的妹子要报纸看,首页是前一天特拉维夫LGBT游行的照片,特别盛大。觉得太好了,后悔没有跑去参加。在火车上认真做完了报纸里的数独。

清真寺没有游客,一个人乱转非常自由。进门时和卖门票的大叔搭了几句话,发现用app翻译希伯来文还是挺好用的。遇上两只猫粘上来蹭着我的裤脚喵喵喵,一路跟着到长廊、桂花树和清真寺门前。脱鞋进入清真寺,踩着地毯走楼梯上二楼的时候发现它们也轻巧地从窗户跃进来。

离开前与猫道别,想着什么时候也能靠app和它们沟通就好了。

阿卡古城里的猫也多,走过转角就碰上八只猫,姿势各异对峙着,很黑帮。听到声音全抬头看我,警惕的样子。有一只在吃鱼,两口就吞下去,眼神凶狠,倒像猛兽了。第一次见这样的。

 

走着走着就迷路,问路边坐着的大叔怎么到海边,顺着他说的方向往前走,没想到过五分钟又绕回去了,那个大叔再见到我,笑了好一会。最后总算是走出去看到了海。

海总是好看的。

回去路过地下监狱博物馆,是古老而宏伟的建筑。里面介绍了犹太复国主义者被关进监狱,试图逃脱并且顽强抗争的故事。大概是青少年教育基地,正好碰见一群春游的初中生。

找了家店吃鹰嘴豆泥,顺带点了个kebeh,意外地好吃。送一份五颜六色的没见过的小菜,然后咬一口就后悔了。

想在海法吃酸奶羊肉饺子,也不记得最后因为什么没吃到。只记得从车站出来港口旁的建筑顶上停满了白色的海鸟,我站着看了好一会。

坐公交去巴哈伊空中花园,司机推荐我在花园中段下车,下车后却怎么也找不到入口,于是问路过的初中生,对方绞尽脑汁说英文的样子很可爱。最后碰上开车的一家人把我捎带到了上段,六七岁的小妹子长得像洋娃娃,在车里拖着尾音和我说话,像是撒娇。

埃拉特在以色列的最南端,妹子拍的红海的照片像油画一样,一边是沙漠一边是海。查住宿的时候发现有住在沙漠的帐篷里的体验,评价极高,夸很酷很冒险,能围着篝火聊天看星星骑骆驼。还是没有去。最后住在一个当地的妹子家,用Couchsurfing试着申请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没想到真的被热情回复,想着也是体验,就跑去住了。

下午四五点到埃拉特,天气比想象的更热,便利店买的矿泉水是烫的。安息日开始,公交车全部停运了,马路上十分空旷。步行很久至附近的商场,随便吃了点东西。商场中央是一个非常大型的滑冰场,也想进去玩。

后来才知道妹子和一个汉子合住,我住另一个房间。他们是特别好的人,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我,而不像借住一晚的陌生人。那天坐在沙发上从八点聊到了十一点,中途一起做饭,睡前看到了月全食。

深潜特别棒,结束以后觉得这样一趟怎么样都值得了。海里的鱼像放烟花一样一群群穿过,背景是各色的珊瑚,好看得不真实。

晚上回去的时候才觉得饿,一个人吃完了一整个山羊奶酪披萨,后来再没有过这样的食量。吃完回公寓,在附近的街区被三个小孩拦住,他们扯着嗓子喊了几个英语单词,挠着头讲着讲着就变成了希伯来语。最后离开前一个小孩回头和我说“You are beautiful ”。

听另一个妹子说去了加利利湖,也很心动,翻了半天攻略,但最后想去的是附近一个偏僻的小镇。坐火车转大巴要四个小时,中转的Karmiel站极其荒凉。采法特确实是可爱的。有浓郁的椰子味加巧克力碎的冰淇淋。虽然也吃了一顿贵得莫名其妙的沙拉,端出来才发现只是番茄拌菜叶,像喂兔子的。一路都是色彩鲜艳的画廊。这里的东正教教堂不收门票,也没有游客,在其中一个教堂里赶上一场婚礼的尾声。

路边小酒厂一次能试喝四种葡萄酒,和老板娘聊了很久,买了一瓶回来送妹子。喝完走路也有点晕,在回去的火车上毫无抵抗力地睡过去,醒来刚好在特拉维夫跳下,却因为堵车错过了海边的夕阳。

即便如此,那时的海也仍是好看的,天际温温柔柔的余光。

沿岸走了一段,直到天彻底暗下来,拍了一张海边的灯塔,就此止步了。

关于作者

Ariadne
Ariadne

1个评论

Ariadne 作者 Ariad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