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的列岛横断(一)东海&北陆

Y

别逃避我们以后要做的事情,多些幻想少一些犹豫的途径
—《以后要做的事》 林俊杰

拖着行李走出名古屋新干线,四处寻找着转乘名铁的入口。我不想走,我还没玩够,最后一天的一分一秒我都想抓住,哪怕是800系车厢外飞速掠过的树影。我很焦虑,我想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我回去就要上班了。

13天前的我,行程与今天正好相反,不过当时的我也并没有像现在留恋这里一样期待这趟旅程。所以说到底,留恋的根本原因还是不想回去上班。

不想上班…重要的问题要说三遍。

列岛横断-东海&北陆

1、中央本线特急

从名古屋下来之后连站台都没出,直接去换JR Pass,然后钻进了新干线。想到进海关时被问到,为什么你的停留地是东京,却来了名古屋,我说,因为机票便宜。事后我觉得我这个答案是话糙理不糙,虽然海关的小姐姐的微笑略带尴尬,但是确实来名古屋便宜啊,我还有JR Pass,去东京也不要钱…

东京就是个比较熟悉的地方了,去了三回,该去的地方都去了,就简单地吃了顿久违的一兰拉面,一顿日思夜想的纽约大汉堡,去新宿御苑逛了逛,还顺便去横滨看了看。横滨倒是第一次去,港口旁的山下公园很美,也看到了传说中的冰川丸号和巨大的邮轮。中华街的雨中幻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能和6月份的原宿lo娘一样,我去太早了,8点多能看着啥?

第三天一早,我的列岛横断正式开始了。特急列车梓号(超级梓号没定上座),目的地是上诹访,一是沿着日本20条最美铁道之一,见识一下赫赫有名的梓号列车,二是去诹访湖去看一下系守湖的原形。从新宿到上诹访的线路是中央本线,在过了八王子后,车就慢慢开进了山里。这一片是日本的豪雪地带,的确感受到了湿气很大,山腰上经常见到雾气。列车在群山之中驶过一条又一条隧道,掠过了甲斐驹之岳,但是没能如愿远眺富士山,因为被日本阿尔卑斯山脉挡住了。

诹访湖三面环山,站在地面并不能看到它的真面目,于是我沿着谷歌地图上找到一条条隐蔽的石阶向上爬,终于在立石公园得以让它的全貌出现在视野之内。比起诹访湖,立石公园的红叶更好看,红得天打雷劈,旁边还有一条滑梯,不知道尽头在哪里,也没有保护措施…这个过于刺激了吧。

从诹访湖离开,坐了辆超级梓号到盐尻站,这时倒是如愿坐上了这辆超酷的车,的确比梓号要平稳得多,车里也更为敞亮,最主要的是真的漂亮。盐尻站可以换乘特急信浓号,这里依然是中央本线,一路延伸到名古屋。同样作为日本20条最美线路,车身刷上了JR东海标志性的橘黄色线条,一路上也是沿着溪流在高山之下前行,但是累得差不多了的我,基本上是睡到了名古屋。

2、升龙道

神户牛、飞弹牛、松坂牛,为日本三大顶级牛肉。了解了神户牛的价格之后,我就把神户从行程单上划去了。但是飞弹高山是一个期待值很高的地方,也是名古屋~富山这条升龙道的必经之地,而且飞弹牛便宜多了!

到名古屋已是天黑之后,出于对这里最基本的尊重,我清早起床去看了趟名古屋城,然而也没开门,只隔着城墙和树杈看了看。在名古屋住了一晚充满霉菌和厕所味的酒店,我迫不及待地在booking上给了个差评,然后奔向了车站。本次列车是特急-飞弹号,目的地是高山。这趟车的终点站是飞弹古川,看到这个地方我心情变得不错,等从高山出来,我是打算在这个地方玩上一圈的,虽然没什么可玩的,但毕竟是你的名字里一大圣地,诹访湖我都找去了,哪有不去飞弹古川的道理。

车从名古屋出发,倒着开到岐阜,然后车尾变车头开向深山老林之中,这条线路也是日本20条最美铁路之一。车在山谷中蜿蜒前行,不时遇到或是穿过一条溪流。群山之中一直不乏人家,这里比我想像得要有人气得多。

高山到了,下了车之后的我直奔车站旁边的飞弹牛餐馆[味藏天国]。这列火车是10:57到站,餐厅11点开门,我在车上一直在想,下车要跑起来,甚至吃完饭再存行李,因为一直听说这家店很火,然而脚下生风地蹿到这里才发现全是空座。坐定之后我便开始了飞弹牛大餐,特选牛排的雪花纹路远远超过在盒马舍不得买的160块钱的牛小排,价格还比它便宜,烤个5分熟,入口即化,像黄油一样往嗓子眼里钻。

吃完后回到车站存行李,发现一件事,所有本应到富山的列车,终点都变成了飞弹古川。那富山我怎么去?定了定神,我在车站里找到了原因,今年7月的暴雨引发泥石流,冲垮了坂上到猪谷段的铁路,铁路将于于11月21日重新开通,目前从高山到猪谷改由巴士代行,然后猪谷站再坐慢车前往富山。挺好,坐一列特急直接到目的地也略显枯燥,正好我还没有坐过日本的巴士,也对偏远线路的老破车有那么些奇怪的兴趣。于是我记好了巴士发车时间,便前往高山的古街道一游。这里有不少的幡写着甘酒,想着来一个用力推崇地酒的地方,还是应该尝一尝。

一点都不像醪糟兑上糖水。

高山古街道的两旁都是排水沟,里面的水却非常清澈,绝不是生活废水,我想可能是从山上流下来的吧,古时候飞弹国这边的居民取水就靠这两条水渠了。继诹访湖之后,在高山古街道我又狠狠崴了一下脚,天打雷劈的那种,然后往后三天都是瘸的。

一瘸一拐地走回高山站,上了代行巴士,这辆车和特急列车一样也叫飞弹号,日本人真的喜欢把每个东西都起个特别的名字。车也是在山中穿行,爬上爬下,经过飞弹古川站,到达了一个带有奇特名字的目的地-猪谷。猪谷站等了十多分钟,一辆两节编成的列车慢慢悠悠开出隧道,停靠在站台上,说它是老破车一点也不为过,两节车厢都是不一样的型号,直接拼接起来的。

鉴于已经要写成了流水账,升龙道之旅就此结束,车开到了富山终点站。

3、北陆地区

富山可以玩的地方不多,本想着起个大早坐首班车去依山而建的八尾町转转,由于瘸了,就改为去市内的富岩运河环水公园,用望远镜偷窥一群在芦苇荡中筑巢的小鸭子。除此以外,富山的白虾很新鲜,炸着吃或是生吃都很美味,但黑拉面就打死卖酱油的了。在每年夏天,富山的海湾会有大片荧光水母涌上沙滩,在半夜将海滩照成蓝色,等下下次的特别观光计划的时候再来吧。

中午吃完呴死个人的富山黑拉面,我坐着北陆新干线白鹰号来到了金泽。金泽城迹在兼六园的隔壁,在去兼六园之前先进去转了转,沿着地图走去寻找本丸,发现一大片树林中戳着一个写着本丸已被毁掉的牌子。兼六园曾经应该是金泽城的花园,里面最具代表性的是立有三角形尖顶的松树,有幸看到了一群园艺师在树上捆这个。除此以外,两位非常好看的、穿着和服的日本小姐姐非常亮眼,一位日本大妈给拍了照片,她们很开心,我也悄悄拍了一张。

在名古屋遭受了一晚上霉味和厕所味之后,我对中部地区的三星级酒店抱有些许担心,不过金泽的酒店还是很干净,住过一晚之后,便开始朝着关西方向前行。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5个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