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的北上铁路纪行 上野-仙台-青森-札幌-小樽-室兰-洞爷-钏路

Y

东北新干线-隼 新函馆北斗
新干线的名字一向中二,隼还算是其中有那么一点意境的。
青函隧道修通后,北斗星寝台特快一度成为东京去往北海道的通勤列车,三年前被新干线取代,北斗星改为超级北斗暂且存续下来,作为开往新函馆北斗的新干线目前修不上函馆本线的接驳方案。东京到新函馆北斗4小时出头,有人说4个小时的火车以内是可以与飞机竞争的方案,我想说,等发行ANA pass那一天再说吧。
隼号我已经坐了三天,从上野坐到仙台,坐仙石线游了一圈松岛湾,又从仙台坐到新青森,无所适从地在青森湾看了一早上大海,以为对面看到了北海道,事实上不过是津轻海峡的某一条海岸线。青森是个好地方,凉快,人少,有大海,还有希望之雨这样中二的自产苹果汁。
从新青森坐新干线继续北上,经过绕口的奥津轻今别,就是连绵不绝的隧道,时明时暗,当我期待着再看到阳光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进入了海底。海底据说曾经有两站,后来废弃了,我想说虽然海底隧道有点长,也不用为了开各停车再停两站吧,这里修个厕所都费劲。
再次见到阳光的时候,我便踏上了北海道。作为夏天而言,这里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就好象北上与南下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北上听起来浪漫一点,而北海道比起九州四国,听起来也小清新一些吧。停靠完古木内,就是终点站 Shin·Hakodate·红裤头。

  1. 超级北斗 特急札幌
    新函馆北斗就是个接驳站,在我看来和海底站没有什么区别,放眼望去就是山和农田。之前想换一张紧接着的超级北斗的票,发现没了,下一班还剩3张,我就决定先吃一碗北海道的拉面。我不知道是店员听到英语很开心,还是她们天生爱笑,whatever,也没我想象得那么好吃,期待着拉面共和国给我个惊喜吧。到车站发现,原来是札幌啥高中的一片学生包了车,难怪今天的超级北斗那么满。话说,日本中学生真聒噪啊。
    JR Hokkaido … Arigado Gozaimas. Tokyu, Super hokuto, sapporo … 就记住这一句。超级北斗这车拉太多人没劲儿了吧,开得声嘶力竭的 。
    大沼公园,森,八云,长万部,洞爷,伊达纹别,东室兰,登别,苫小牧,南千岁,新札幌,真远啊…过了森站,车便沿着海岸线行驶,倒是有些好看,只不过3个半小时的车程真的累,坐得腰疼屁股疼,到后面已经没有了去稚内的动力。
    洞爷和东室兰是我后一天的两个目的地。室兰本线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火车司机兼职售票的,门口立一个公交车常见投币机,有人下车司机就站起来转个身看着投币,好像有些站上车还要取整理券,很复杂,Jr pass真万能。从母恋下车走路上山,不久就已经满眼是景儿了,还有室兰八景之一的金屏风。日本人真爱收集啊,三景,八景,还有新的北海道/日本一百景,就如口袋妖怪一样,收集癖的圣地。地球岬是一个视野开阔的悬崖,有270度视角,可以看到地球弧度。不过太空旷了,我觉得不如下山路上随手一拍的海岸线好看。本着不走回头路(坐火车不花钱)的念头,我选择了另一条路下山,前往室兰站,路上知晓了一座叫白鸟大桥的桥,去过洞爷湖之后我知道了白鸟可能是大鹅的意思,这座桥就没有那么浪漫了。
    直奔洞爷。JR 洞爷下车后看地图三公里而已,本想徒步去洞爷湖,走着走着发现要进一个1.7公里的隧道,怂了,回去坐道南巴士,真他娘的贵!出租车更贵!万恶的资本主义。洞爷湖对面是一座有雪顶的火山,给湖光山色添彩不少。坐船上中岛,在一片绿树中有一座通红的鸟居,风景如美食,要有对比度才会美味。据说中岛有梅花鹿,但我遇到三条黑蛇,吓得我回到了湖边等船来。
    经过了南千岁之后,我仿佛看到了终点的曙光。一路上看到很多慢车站,从yin那里听闻青春18这个东西,细细琢磨,嗯,是个玩意,下次可以体验一下。
    札幌到了。

函馆本线 普通 小樽
拉面共和国并没有给我太大的惊喜,反而对于北海道铁路有了些许兴趣,可能是因为这边的火车名字,真的太中二了。紫丁香,超级宗谷,超级大空,鄂霍茨克海,大雪,最正常的还是各停列车和快速airport。
于是我坐了个各停车去小樽,真的慢,站也是真的荒,愈发激起了我对青春18的兴趣,但是这些本线一个个看着长,实际一段段的换乘很让人捉摸不透,万一给我撂比如苫小牧这样的地方没有了末班车,那就看一晚上火车吧。
小樽的北一玻璃倒是不如开在一起的六花亭和北果楼吸引人,箱子永远不够大。而到得过早又心心念念拉面共和国的我,终究是没有在小樽呆太久,又因为下午徒步过猛,晚上没有了再出门的动力。宝宝累了。

超级大空 特急Koshiro
这车经由带广。王府井楼下的丼丼屋前一阵推出了一个十胜带广名物猪肉饭,让我对带广有那么一些兴趣,然而看到带广站我就没想下车,太他娘的荒了,放眼望去这座城市并没有餐厅。
钏路也是够远,下车后狂奔去坐湿原蒸汽火车,为什么Jr时刻表看起来好像是为了换乘着想特意排的,却又只给那么一点时间。
蒸汽火车就一辆,钏路塘路两头跑,一个老大爷司机,一个元气满满的乘务员,十年如一日,迎来一拨又一拨旅客带着Jr pass坐霸王车,还来回坐,还是面带发自内心的微笑递上乘车证明书,真的敬佩,工匠精神!这条路改成Jr无效吧,不然钏网本线真的亏的要去做公交了。
钏路湿原只可登上细冈展望台远观,想走着去到下一站都很困难,那条深山老林里的野路怎么看怎么像有熊出没,只好继续坐火车前行去往塘路,来的还是那辆蒸汽机车。本来想在塘路坐钏网本线直接去网走,然后坐大雪号回来,还能路过旭川瞟一眼,因为昨天休息过猛变得很懒,就原路返回了。路上想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数码宝贝里有些翻译管素娜叫空,因为超级大空就叫super ozora。

超级宗谷 特急稚内
宗谷本线是北海道很有名的一条线,稚内也是北海道一个有些浪漫的存在,北门神社也会让我有买一本手札的冲动。Super soya到达旭川后,经过和寒、士别、名寄这些名字听起来很北海道的地方,会于天盐川,并沿着继续北上,到达最北车站稚内,距离最南的指宿西大山有老多公里。路上能看到一节车厢的各停火车,从旭川不知道要辗转几天次才能到这里,真·发现旅行的意义。
稚内有3个小时的观光时间,腿好的走去寒流水族馆,钱多的坐车去宗谷岬,像我可能就在市内溜达溜达,想到一会还要再坐5个半小时回去,然后明天坐8个小时回东京,真的想买张飞机票直飞东京。
然而我并没有去稚内,上面这一切都是我美好的想象,希望冬天的时候我有一副好腰,送我来一趟。

超级北斗-隼
坐回上野,日铁亏得真的要去做公交了。
东京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4个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