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的东京步行笔记 惠比寿-涩谷-新宿-须贺神社

Y

Yin本来想去的是池袋,在新宿御苑成功圣地巡礼,因此出来后想着再巡10块钱的,就右转去了须贺神社。池袋,留着您下回自个儿去吧。

上一次去东京正好是在玩阴阳师的日子,惠比寿是那个骑着金鱼钓啥玩意的老头儿,看着又惠又寿,我觉得一个地方叫惠比寿会不会这个地方的风格像是比如铁胆火车侠里寿星号那种,脑袋上插仨牌子,再戴个交通安全的圈儿。

后来我发现自己想多了,那里和一般的东京并无区别。从惠比寿到涩谷再到新宿,都是沿着JR Yamanote大铁道走。东京环状线,走在小巷子里,身边时不时略过一辆辆山手线列车,这条线的列车还挺新的,不像北海道几大特急线路上的各停车那样,有的甚至只有一节车厢,检票都是司机师傅代劳。

JR pass过期了,我只能走。到涩谷的路程不远,在小巷子里拐来拐去,很快就看到了涩谷站台。从小就对涩谷这个地方十分熟悉是因为数码宝贝,好几集都在这里取景,然而我只是匆匆路过,也只是上到Jr出站口天桥上拍了一张照片,还是不知道这里的风景,人文与特产是什么。

从涩谷去新宿的路上经过原宿,根据yin的说法,原宿那里有一群很酷很萌的妹子叫什么额娘的,我就放弃了小路,沿着新宿通一路向前,冷不丁看到一个什么shita dori,心里默默匹配了一下,竹下通到了,右转。

但是并没有什么妹子啊!

哦原来现在才不到8点…

在东乡神社绕了一圈,这个神社是供奉东乡平八郎的。我发现日本人真的很敬重这样的神社,进院先鞠躬,走过去洗手,然后走上前,啪啪两下,拜,然后出门前再回身鞠躬。这次本来因为要去北海道,这个地方比较高级,想着搞一个手札去北海道神社甚至北门神社去盖个朱印岂不美哉。但是还是懒了。

从竹下通原路返回,很快就走到了明治神宫前,从外面看着就很大,我前两天从札幌站附近徒步去北海道神社差点给我走瘸了,就想着不进去了,沿着外围继续向前,路过了原宿站,然后继续沿着山手线前往新宿。

又是小路,我手里拿着一袋子早上筑地市场吃鱼剩下的东西不知道往哪扔,日本的垃圾处理体系已经入魔了,街上完全没有垃圾桶,却还挺干净,大家都是带回酒店或各家各户自己分类么?看很多影片和动画片,有不好好分类的还会被邻居指指点点。在譬如美国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我曾经把一床被子沿着公寓垃圾道扔(塞)下去似乎也是合法的。美国人对比较优势理论比较有见地,认为人们有垃圾分类的时间不如创造更多社会价值,垃圾分类这种小事留给垃圾场就行了。

新宿很快就到了,上一次在东京我基本见识了新宿的街景,这一次便直接走进新宿御苑,同时有了圣地巡礼的念头。新宿御园的地位有点像中央公园和奥森,但是三个大公园感觉又不太一样,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唯一的感觉就是北京的街道和景色都有那么一些刻意,不够自然,新宿御苑次之,美国的景色最洒脱,可能跟文化也有关系吧。

网上对于新宿御苑圣地巡礼的介绍写得都很详细,却都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点,那亭子在哪。我绕来绕去,终于在日本庭院区找到了。新海诚画得美啊,完全照不出来,但是细节都很到位,两颗高树和一棵小歪树都是一模一样的。亭子里人还不少。

这些人的公司真是以人为本啊,这样都没有开除他们。

从新宿御苑大木户门出来右转,绕一绕,就到了须贺神社。新海诚美化了多少,这个地方破得跟布鲁克林似的,毫无浪漫可言,匆匆照过发朋友圈的照片我便离开了。

还是札幌好。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2个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