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HellAway 地狱深处 Chpt. 3

F

Chapter 3. 进入地狱

事情真的来临之前,很多人都没有办法真正去想象它,只有真正体会了才会知道是什么滋味。

当初用每个人最突出的能力去战斗,如今变成了用每个人最极限生命去战斗,这便是加入凹地驻军第一天我们内心最真实的感受了。我们敬佩这些敢死队,但是内心十分抵触这样的作战形式。在他们看来,我们大概如温室中的花朵一样,从未真正战斗过。但是我们看来,为什么人总要把自己逼到这种绝路上呢?为什么上阵之前磨磨蹭蹭,却要求所有人在最后一段路程拼尽生命冲锋去赶路呢?为什么不多派一些人,而是要靠着三五个人上阵击杀超过自己十倍的敌人呢?在这种艰苦的、生死随化的恶劣环境中,每个人都拼尽了全力,为什么没有物质或精神上的补偿呢?一个接一个看起来很不合理的现象直冲我们心灵深处。

可能凹地驻军的士兵们也有这样得疑问吧,整个队伍都是一种压抑的气氛。到达凹地的第一天,还没有被环境吓倒的我们,却被军中的状态所吓到。在St John,我们的导师似乎无所不能,总是将最艰苦的战役留给自己,而教导我们上阵杀敌所花的时间和经历,比他们自己上场搞定还要多。然而在凹地驻军,每个人都被严格的控制,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分给了你,想再找个类似导师的人帮你可就难了。士官们在气势上压着战士,然后一起仰视着军官,人们一级压着一级,军官不说撤退,就算会战死,谁也不敢回头。这样的纪律,可能是最适合凹地这样艰苦的环境吧,但是却让从温室里来的我们这些花朵,每晚望着一望无际的黑暗和黑暗中汹涌翻滚的岩浆,暗自擦着眼泪,数着日子,思念着自己曾经的队伍。

一年又一年,时间消磨着凹地驻军的锐气与希望。有的人战死了,更多的人逃走了,而那些最奋力抵御黑暗的士兵,已成为了新的士官和军官,然后正慢慢变成了这片黑暗的一部分。

我想回去,真的干不下去了。到这里的第三天,我这样对和我一样从St John被派来的队友说。他说,他也想,他的处境比我还要糟糕,他们的军官比凹地的恶魔还要邪恶,他的班长、小队长也不会给他任何温暖和归属感。另一个同样被派来的曾经的队友也写了信给我们,他们已经死守要塞很长时间了,每天胆战心惊,只有3、4小时时间休息,正发着高烧的他也不能下场,已经默默哭了很多回了。

人比人得死,队比队得逃,难怪凹地驻军是逃兵最多的地方。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添加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