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7

2

2017.8.7

一直都想写些什么,可思来想去,却总是觉着会发生言不及义的错乱,生得一通笑话,自惭形秽,惹得一身的笑,一身的话

儿时曾试图采集一株木棉籽,想着,在来年春,埋下,三两年,没准就出了芽,生了树,长了花

三年后,家门口果真添了束棉花,蓬松极了,很是欢喜

我偷偷取下一枚棉铃籽,包藏好,束之高阁,虽好生喜爱,但顽劣秉性所致,终是忘了它了

一日,那神奇的纸包越蓬越大,变出了一大个棉花糖,好大的棉花糖,真的好大,从没见过两手捧不过来的棉花糖,大到甚至还有些发沉,惊得我们一屋子疯闹的“小疯子”全戳成了木头人,孩子们吞咽口水的巨响飘转出窗,飞过大人的耳朵、飞进脑子里,咕噜咕噜地翻起泡、生出花,大人们爽朗地笑起来,我们几人联手把它从柜子顶搬了下来,费劲极了,那东西越发地沉,我们弯着腰、踱着步,终是托不住了,将其横着个儿地摔到院子里,柱子说须使斧子劈开这诱人又沉甸甸的鬼东西,可跑出去了半晌也再没回来,兴许是路上碰见了什么别的东西,或是搬弄斧子被他爹拿了去教训了

怪东西打不开我们也便没了兴趣,转去其他地方,多的也记不得了,但记得很高兴,嚷着,我有个好东西你要瞧瞧么,无人理睬,便也再没关心过

那东西就这么撂在我家门前

十八岁那年,那儿生了株木棉,我愿其广生枝条,多发新芽,期满树繁华

 

栽青的桑,栽白的木棉,俟水而歌,寥寥儿歌……

 

 

 

 

 

 

 

2014.2.14

木棉·花·糖

一直都想写些什么,可思来想去,却总是觉着会发生言不及义的错乱,生得一通笑话,自惭形秽,惹得一身的笑,一身的话

我曾试图采集一株木棉籽,想着,在来年春,埋下,三两年,没准就出了芽,生出了一束花

三年后,家门口果真添了束棉花,蓬松极了,很是欢喜

我偷偷取下一枚棉铃籽,包藏好,束之高阁,虽好生喜爱,但顽劣秉性所致,终是忘了它了

一日,那神奇的纸包越蓬越大,变出了一大个棉花糖,好大的棉花糖,真的好大,从没见过两手捧不过来的棉花糖,大到甚至还有些发沉,惊得我们一屋子疯闹的“小疯子”全戳成了木头人,大人们从屋外听得里面此起彼伏吞咽口水声巨响,笑起来,这又是哪家的熊孩子想出的新主意,可别弄坏了喉咙,宝贝儿

我们几个人联手把它从柜子顶真的是费劲地搬了下来,各个儿横着将之抬到院子里,盘算着去狗子家使斧子重重劈开这诱人又沉甸甸的怪玩意儿,可我们小脑瓜壳里想的终究是好奇多一些还是“分赃”多一些,我已不记得,只知道那天挪到院门口都是气喘吁吁,重重扔下那玩意儿大口吐气,转头又都跑去另一个地方撒欢儿,但记得,玩的很是畅快

那东西就这么撂在我家门口

十七岁那年,那儿生了株木棉花

细想想,我还是得了株木棉,不是吗?

噫嚱~

 

栽青的桑,栽白的木棉,俟水而歌,寥寥儿歌……

关于作者

1个评论

G.C 作者 G.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