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吟

夜吟

1. 和老马吐槽的日常

“这大热天哎呦,真是,就应该在家里呆着!”
“你再说一句,就把博物馆门票钱给我!”
“气温36度,体感温度45度,我跟你跑天津来看大炮,真是服了。”
“不看大炮你不是更白来了么。”

“我宁可在商场里坐着呆一天!”
“走走走,现在你就走,直接坐城际回去。”
“看见了吗,这就叫卸磨杀驴。”
“儿子大了就是话多,敢顶撞爸爸了!”
“这是爸爸在教育儿子。”
“得了,赶紧摆个打炮的姿势,照个相该走了,去西安的高铁4点发车。明天早上西安起飞,今晚要在西安机场过夜了。”
“你加油吧,少年。哪天到青岛?”
“周一凌晨2点大概。”
“神经病!”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2. 夜之思考-上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折腾这一趟是要干嘛,完全归纳不出一个目的来。

事情要从一周前讲起。<<Z275次列车>>截稿搁笔,也受到了称赞。但是受到其中提到的某项认清自我的方法的启发,她想在现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波诡云谲充满不确定的状况下再尝试一次,然后在一周之后,也就是这周末,希望能够得出一些结论。

所以我是去听结论的?其实也不全是。越是临近大限,我憋得越难受,就好象弦一样,越拉越紧,然后最终要有触发爆裂的一瞬间。

所以我是去释放感情的?可能吧,但是似乎也不完全是,只是释放感情的话,这个代价有点大啊。那是什么呢?不明确目标,我坐在高铁上浑身不舒服。

算了,还是抓紧时间睡一觉吧,这一趟旅程我对自己是下了狠手,今夜怕是没有地方睡觉的。

高铁上,我依旧骚扰着已经到家的老马,希望他在即将到来的漫漫长夜帮我做做心理建设,感觉有点怕。但是老马可能是今天晒傻了,竟然在10点就睡了,那我晚上只能在机场自己默默看税法了。

11点半,我在西安街头,准备去吃个晚饭。我还真是喜欢取道西安去银川,不过这个偏好也是救了我,京津冀地区大雷暴天气飞机是无论如何起不来的,一个同学1点北京的飞机,等到9点没飞起来,决定来日去坐高铁了。

 

3. 夜之思考-下

现在该想想到时如何叫她下来了。怕她吓到,不下来,或者下来不高兴,我想了很多的理由,或奇怪,或甜蜜。比如说,打着打着电话,说到我想钻过去找找她,然后我惨叫一声,告诉她我到了;或者说装作给她寄了一个快递,让她下楼来拿,然后说,“快递丢了,我把自己装在箱子里送给你吧。”;亦或是针对z275次列车做一个现场回访…真是绞尽了脑汁。

其实直接一点就好吧,我又不是来抢她家粮的,大大方方出现在她家门口就好。只要别在此之间冷不丁在街上撞到就好,嗯我周六看来是不能出门溜达了,呆在屋里学学税法吧。

我怎么老想着学税法?我到底是来干啥的?…

我也不知道给自己下这个狠手是不是有一丝的想要让自己借助黑夜保持最清醒理智状态的目的。此时的我确实,格外的清醒,一点儿也没有凌晨2、3点的样子。

吃完夜宵的时间是12点,使劲磨叽,还是早到了4个小时。夜里,躺在床上会触发出无穷无尽的情感,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有斗志、或者最悲惨的人,而在黑夜包裹着的、灯火通明的机场里,却是另一番心性。我依然在努力琢磨着前两个问题,也在预测着我离开那座城市后,我们是一种怎样的景象。她会开心得重回热恋中的小女生吗?还是我会彻底失望,黯自离去呢?还是我们达成共识,我成为她最坚强的后盾,开始和她一起说服她家里?我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座城市呢?

人这种活在三维世界的生物,无比怀念过去,但又回不到过去,整日憧憬未来,能做的却也只是预言。

想点轻松的事情,周日晚上起飞去青岛。我是一直想在一个可以看得到日出的海滨城市,静静地等待一次日出的,这次可以实现了吧。12点半到达,平均延误1个半小时,再到海边坐坐,吹吹海风,然后看着太阳升起。可能只是单纯地想散散心吧,面临的不确定性太多太多,唯有海风与日出是亘古不变的。

3点了,坐得很累很热,去机场外面看看吧。这一次之后,我应该不会再害怕黑夜了。

 

4. 破晓与另一个夜晚的开始

自从过了5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看着看着税法开始生理上的恶心,于是吃了些东西。差不多到了吃早饭的时候了吧,相比起来西安机场还是远不如首都机场繁华,店铺都还是关着的。

到上飞机之前,整个人已经进入随时随地可以睡着的状态,已经无法再思考那些困难的问题。看着东边泛起的白光,我意识到,又到了飞越沙漠的时候了。

飞机顺利降落,我也轻车熟路地坐上大巴到了市区。有点怕被偶遇到啊,再怎么样登场,我也不要被在大街上撞见…

然后我在酒店睡了个黑夜白昼颠倒,彻底醒来看表2点半,想了半天才确定是下午而不是凌晨,去买了德克士和一些零食,打算坚持到明天早上了吧。

紧张。大家都告诉我说,这种情况她会惊喜开心,让我对自己有些信心,可是不请自来的惊喜,如此巨大和遥远的,我还从来没有试过。该如何出现,该如何让她下来,我们能在一起呆多久,去哪里……罢了罢了,这是她家门口,去哪里这样的问题让她做决定吧。

太阳西渐,又一个黑夜到来了,在这个黑夜的后面藏着的,是开满繁花的国度,还是回不了头的深渊呢?

 

5. 私语

从天津去青岛,路上路过银川…我想这个理由好像有点奇怪,不过思念之力是很强大的力量,扭曲了旅行路线也未尝不可。

我想把这一章的故事放到那个邮箱里,然后会像章节开头所写的那样,如果你能在黑夜中发现我的心事,那么我会点起烛火为你讲述一段故事。这段故事便是我在这两个夜晚,这些自己与自己的窃窃私语。

希望一切都好好的。我已经没有任何预想了,我只希望,我和她能好好走过这一段颠簸的道路,谁也不要颠坏或吓坏,然后继续一起走下去,让我满心喜悦地前往青岛看日出,而后某一天满怀期待地再次踏上这片土地。

黑夜里的这些窃窃私语,如果你看到了这里,想必该惊讶的也惊讶完了,那么,准备一会见证我从电话里钻出来的奇迹吧。

 

2017年7月15日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3个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