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75

Z

一棵棵白杨树从窗外飞驰而过,我意识到,我即将离开这座城市。

我见过很多城市,极寒的、极高的、繁华的、不毛的、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全城戒备的、海风吹拂的……这座城市并不能排上多么靠前的名次—她诞生在黄河边,生长在风沙里,样貌、气候或是经济都并不出众。离这里不远就是一片无尽的大漠,我刚刚从那里回来,满鞋都是细沙,让我想起拉古那海滩的日落。这是我第一次和沙漠如此亲密接触,让我以后再写排比句时又能多一项了。

但我留恋的,是后排那个无比熟悉,而现在又似乎有些陌生的身影。我想伸手摸摸她,如果可以,再抱抱她,能再亲亲她柔软的脸蛋就更好了—当然,如果可以,我更愿揽她入怀,轻声告诉她,跟我一起走吧。

白杨渐少,一大片楼房出现在不远处。

“要到了,那就是银川站。”

我要走了。一个人。

 

To Yan

2017.6.27

#即将动笔的故事<<Z275次列车>>开头#

关于作者

Poeticalism

常年多次被开除人籍

添加评论

作者 Poeticalism